简体正體
包围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包围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一记耳光,打出真相,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8日】(作者:江峰)

山城 - 重庆

2012年的2月6日,历史上的今天,这一天是中国黄历的元宵节。

重庆南山的山坡上,腊梅花儿开得正浓,空气中弥漫着香气。早晨,广场上一批有组织的老人家,穿着统一购买的灰色红军军装,高声地唱着红歌,老大妈们的脸颊被涂抹上两块胭脂红。中国黄历新年期间的她们要到外地演出,宣传重庆唱红打黑的骄人战绩。

晨练的人们低着头,匆匆地从这高亢的声浪中穿过。

在高级干部们的住宅区,有一个男人掀开了窗帘一角向外张望,他的一幅时髦的眼镜并不能完整的遮掩他两腮的横肉,阴沉的双眼中透着一股杀气,那是被逼到绝处的孤狼才有的阴冷。楼下设定的监视哨,换岗后撤掉了两个。

这个男人迅速地穿上了一身女人的衣物,熟练地带上了女人的发套。这专业的手法让自己瞬间像变戏法一样,化身为一个老太婆。他扭头看电视上正在播放央视第8套的电视剧,剧名叫做《大戏法》。即便是在最落魄的时刻,这个男人没有忘记诅咒一句:

“演他妈啥玩儿,大戏法都笑话我,等我回来我整死你!”

他把音量调大了,悄悄地从一个窗户里拎着一个包裹钻出来,顺着消防楼梯下去,从花园的小门溜走了。街上一辆桑塔纳按照约定停在了附近,男人上车风驰电掣般地驶离了重庆。

过了重庆的地界,男人拿出了副驾驶座预备好的一部手机,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028-85583992,这是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电话。男人要求和领事通话:

“我找何孟德总领事。”

“领事不在,请问您是?”

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

美国领事馆当时就懵了,2012年的中国大陆这个王立军可是响当当炙手可热的人物。重庆这个大舞台,薄熙来唱红、王立军打黑,让这个地处偏僻西南的直辖市政治声浪直逼中南海。

“我有紧要的反恐情报要和领事通报,请立刻安排接洽。”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图片:U.S. Consulate General Chengdu)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图片:U.S. Consulate General Chengdu)

四川 成都

高速公路上王立军一把撕掉了头上的女人发套,疯了一般地直奔成都。成都美国领事馆迅速的用暗号通知了总领事,同时报告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图片:U.S. Department of State)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图片:U.S. Department of State)

而另一方面,重庆方面也开始警觉。市委书记薄熙来案头的红线电话响了起来,一出大戏眼看就要上演了。

王立军这个当红的政治新星,一个一跺脚整个重庆都会发抖的人物,为什么要突然用这个狼狈的打扮独自闯入美国领事馆呢?

王立军,蒙古族人,蒙古名字叫乌恩-巴特尔。1984年,从警之后从基层干起,10年之后,1994年升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被塑造成铁岭市的打黑英雄,后来担任了锦州市公安局局长。

当时辽宁省省长薄熙来搞反贪打黑,其实就是个忽悠老百姓的幌子。实际上是靠江泽民的势力选择性执法,排斥政治上的异已。专横残暴无底线的特质就让这王立军成为薄熙来重用的打手。

2008年6月,薄熙来在中央上位无望之后就被调动到了重庆,担任了市委书记。山高皇帝远,薄熙来开始了一场政治赌博,搞起了文革式的唱红打黑

王立军被调任重庆市担任公安局局长,把与对立派关系密切的官员、或者自己想拉拢拉不上、不肯出钱的这些民企就打成了黑社会。

2300万人口的重庆市打出了533个黑社会,数以10万计的人四处逃亡。打黑期间没收了数百亿的人民币资产,下落不明。

2011年底,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将家族的合作伙伴英国商人海伍德杀死了。

谷开来在案发后迅速地招来了王立军,把海伍德掌握薄熙来薄家的秘密并要挟,被自己和家奴张晓军处死的情况通知了王立军,让王立军包庇处理。

王立军是一面阴沉,一面把这双方的对话悄悄做了录音,为自己留了后路。王立军把经办案件的重庆公安局副局长换成了自己的亲信,并把海伍德迅速火化,让闻讯前来的英国政府也无可奈何。

然而,天性狐疑的薄熙来家族在北京却请王立军亲自挑选的办案人单独吃饭,并以中央政法委要对王立军调查为借口搜查王立军的办公室,并开始监视他。

薄熙来对掌握案情的王立军非常不信任,更是当着王立军的手下,当场打了王立军一巴掌。

薄熙来何许人啊?

文革的时候能够一脚把他的父亲薄一波的肋骨踢断的阴险冷酷的狼儿子。

王立军感到大难临头,于是才有了化妆成老太婆夜闯美国领事馆的事件发生,等到王立军进入美领馆的时候,天已经入黑了。两位副领事陪着王立军进入了小会议室。王军开口就说:

“我要政治避难,我的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

“哦,王副市长,您慢慢说。”

王立军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爆出了一个惊天大计,什么呢?薄熙来、周永康准备宫廷政变。

王立军打开了那个随身的包裹,拿出了一大堆的重要资料,在领事馆的30个小时里,中国政坛的黑暗让美国情报人员叹为观止。此刻,领事馆的同事匆匆的走进来,说:

“领事馆被包围了,外面大街上全是荷枪实弹的中国军人,还有装甲车。”

立刻进入一级安保,美国领事馆的海军陆战队员马上进入了战斗状态。

从1949年中共军队闯入美国沈阳领事馆以后,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阵势,这弄不好中美两国都能打起来。

怎么回事啊?

原来就是薄熙来接到了周永康的密报,深深后悔当时没有立刻干掉王立军薄熙来说:

“逼他走出来。”

“要是不出来呢?”

“那就破釜沉舟硬抢!”

薄熙来把脸一沉:“全部给我开过去!”

于是重庆武警70辆装甲车整整一支军队,开往成都。

中央得到消息后大惊,难道薄熙来造反了?

马上通知四川省,四川省委接到中央的指令之后迅速进行了布防,双方在美领馆外是剑拔弩张。

一边是重庆市带来的军队,一边是成都这边准备的车马。

美国领事馆最终是没有把王立军留下,根据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后来证实,王立军他有腐败和严重迫害人权的记录,这不符合美国政治庇护的要求法律上规定的任何类别。

王立军明白了自己处境,他希望能够把手头上的资料向中共最高领导层直接传递。

美国政府帮助他实现了这一愿望。

在得到中国政府对王立军的生命安全确切的保证之后,美国领事馆把王立军交给了国安部副部长邱进。邱进把王立军直接带回北京,王立军夜闯美国领事馆开启了中国政坛的一次大清洗,也掀开了巨大的黑暗内幕的一角。

除了政变、贪腐之外,王立军任锦州、重庆两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期间,先后创办了中国公安系统仅有的两个所谓“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并亲自担任中心主任、教授,还担任所谓的博士生导师。

什么是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呢?

就是利用公安系统特殊的执法管道进行人体器官摘除、移植的基础研究和临床试验。王立军在一次获奖致辞中无意透露了说他们的中心做了几千例实验。换句话说就是,仅仅在它的两家实验中心就进行了几千例的器官移植手术。

那可是几千条人命啊!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卡普兰教授,他说这是无法被国际医学界所接受的事情,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伦理上来说都是非人性的。

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就是现场杀人,活取他们的器官。

挪威法轮功学员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中心以模拟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体器官(图片:明慧网)
挪威法轮功学员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中心以模拟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体器官(图片:明慧网)

然而王立军这样一个毫无医学背景的公安局长,如何能够搭建一个处于世界科技前沿的器官移植研究所呢?这里又有怎样的背景、黑幕和后台呢?还到底有多少黑暗不为人知?

数年过去了,有组织的红歌演唱已经不再被政府所鼓励了,广场舞开始兴盛起来,红色音乐改成了舞蹈的节奏,晨练的人们低头从大喇叭前面跑过。

当然大自然是不为人间闹剧所动,重庆南山的腊梅花如约开放,傲立寒风中,香气依然。

历史上的今天,王立军夜闯美领馆

一记耳光,打出真相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