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包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包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一記耳光,打出真相,改變了中國的歷史進程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3月18日】(作者:江峯)

山城 - 重慶

2012年的2月6日,歷史上的今天,這一天是中國黃曆的元宵節。

重慶南山的山坡上,臘梅花兒開得正濃,空氣中瀰漫着香氣。早晨,廣場上一批有組織的老人家,穿着統一購買的灰色紅軍軍裝,高聲地唱着紅歌,老大媽們的臉頰被塗抹上兩塊胭脂紅。中國黃曆新年期間的她們要到外地演出,宣傳重慶唱紅打黑的驕人戰績。

晨練的人們低着頭,匆匆地從這高亢的聲浪中穿過。

在高級幹部們的住宅區,有一個男人掀開了窗簾一角向外張望,他的一幅時髦的眼鏡並不能完整的遮掩他兩腮的橫肉,陰沉的雙眼中透着一股殺氣,那是被逼到絕處的孤狼纔有的陰冷。樓下設定的監視哨,換崗後撤掉了兩個。

這個男人迅速地穿上了一身女人的衣物,熟練地帶上了女人的髮套。這專業的手法讓自己瞬間像變戲法一樣,化身爲一個老太婆。他扭頭看電視上正在播放央視第8套的電視劇,劇名叫做《大戲法》。即便是在最落魄的時刻,這個男人沒有忘記詛咒一句:

“演他媽啥玩兒,大戲法都笑話我,等我回來我整死你!”

他把音量調大了,悄悄地從一個窗戶裏拎着一個包裹鑽出來,順着消防樓梯下去,從花園的小門溜走了。街上一輛桑塔納按照約定停在了附近,男人上車風馳電掣般地駛離了重慶。

過了重慶的地界,男人拿出了副駕駛座預備好的一部手機,撥打了這個電話號碼:028-85583992,這是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電話。男人要求和領事通話:

“我找何孟德總領事。”

“領事不在,請問您是?”

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

美國領事館當時就懵了,2012年的中國大陸這個王立軍可是響噹噹炙手可熱的人物。重慶這個大舞臺,薄熙來唱紅、王立軍打黑,讓這個地處偏僻西南的直轄市政治聲浪直逼中南海。

“我有緊要的反恐情報要和領事通報,請立刻安排接洽。”

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圖片:U.S. Consulate General Chengdu)
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圖片:U.S. Consulate General Chengdu)

四川 成都

高速公路上王立軍一把撕掉了頭上的女人髮套,瘋了一般地直奔成都。成都美國領事館迅速的用暗號通知了總領事,同時報告了美國駐北京大使館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圖片:U.S. Department of State)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圖片:U.S. Department of State)

而另一方面,重慶方面也開始警覺。市委書記薄熙來案頭的紅線電話響了起來,一出大戲眼看就要上演了。

王立軍這個當紅的政治新星,一個一跺腳整個重慶都會發抖的人物,爲什麼要突然用這個狼狽的打扮獨自闖入美國領事館呢?

王立軍,蒙古族人,蒙古名字叫烏恩-巴特爾。1984年,從警之後從基層幹起,10年之後,1994年升任鐵嶺市公安局副局長,被塑造成鐵嶺市的打黑英雄,後來擔任了錦州市公安局局長。

當時遼寧省省長薄熙來搞反貪打黑,其實就是個忽悠老百姓的幌子。實際上是靠江澤民的勢力選擇性執法,排斥政治上的異已。專橫殘暴無底線的特質就讓這王立軍成爲薄熙來重用的打手。

2008年6月,薄熙來在中央上位無望之後就被調動到了重慶,擔任了市委書記。山高皇帝遠,薄熙來開始了一場政治賭博,搞起了文革式的唱紅打黑

王立軍被調任重慶市擔任公安局局長,把與對立派關係密切的官員、或者自己想拉攏拉不上、不肯出錢的這些民企就打成了黑社會。

2300萬人口的重慶市打出了533個黑社會,數以10萬計的人四處逃亡。打黑期間沒收了數百億的人民幣資產,下落不明。

2011年底,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將家族的合作伙伴英國商人海伍德殺死了。

谷開來在案發後迅速地招來了王立軍,把海伍德掌握薄熙來薄家的祕密並要挾,被自己和家奴張曉軍處死的情況通知了王立軍,讓王立軍包庇處理。

王立軍是一面陰沉,一面把這雙方的對話悄悄做了錄音,爲自己留了後路。王立軍把經辦案件的重慶公安局副局長換成了自己的親信,並把海伍德迅速火化,讓聞訊前來的英國政府也無可奈何。

然而,天性狐疑的薄熙來家族在北京卻請王立軍親自挑選的辦案人單獨吃飯,並以中央政法委要對王立軍調查爲藉口搜查王立軍的辦公室,並開始監視他。

薄熙來對掌握案情的王立軍非常不信任,更是當着王立軍的手下,當場打了王立軍一巴掌。

薄熙來何許人啊?

文革的時候能夠一腳把他的父親薄一波的肋骨踢斷的陰險冷酷的狼兒子。

王立軍感到大難臨頭,於是纔有了化妝成老太婆夜闖美國領事館的事件發生,等到王立軍進入美領館的時候,天已經入黑了。兩位副領事陪着王立軍進入了小會議室。王軍開口就說:

“我要政治避難,我的生命受到了嚴重威脅。”

“哦,王副市長,您慢慢說。”

王立軍不開口還好,一開口爆出了一個驚天大計,什麼呢?薄熙來、周永康準備宮廷政變。

王立軍打開了那個隨身的包裹,拿出了一大堆的重要資料,在領事館的30個小時裏,中國政壇的黑暗讓美國情報人員歎爲觀止。此刻,領事館的同事匆匆的走進來,說:

“領事館被包圍了,外面大街上全是荷槍實彈的中國軍人,還有裝甲車。”

立刻進入一級安保,美國領事館的海軍陸戰隊員馬上進入了戰鬥狀態。

從1949年中共軍隊闖入美國瀋陽領事館以後,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陣勢,這弄不好中美兩國都能打起來。

怎麼回事啊?

原來就是薄熙來接到了周永康的密報,深深後悔當時沒有立刻幹掉王立軍薄熙來說:

“逼他走出來。”

“要是不出來呢?”

“那就破釜沉舟硬搶!”

薄熙來把臉一沉:“全部給我開過去!”

於是重慶武警70輛裝甲車整整一支軍隊,開往成都。

中央得到消息後大驚,難道薄熙來造反了?

馬上通知四川省,四川省委接到中央的指令之後迅速進行了佈防,雙方在美領館外是劍拔弩張。

一邊是重慶市帶來的軍隊,一邊是成都這邊準備的車馬。

美國領事館最終是沒有把王立軍留下,根據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後來證實,王立軍他有腐敗和嚴重迫害人權的記錄,這不符合美國政治庇護的要求法律上規定的任何類別。

王立軍明白了自己處境,他希望能夠把手頭上的資料向中共最高領導層直接傳遞。

美國政府幫助他實現了這一願望。

在得到中國政府對王立軍的生命安全確切的保證之後,美國領事館把王立軍交給了國安部副部長邱進。邱進把王立軍直接帶回北京,王立軍夜闖美國領事館開啓了中國政壇的一次大清洗,也掀開了巨大的黑暗內幕的一角。

除了政變、貪腐之外,王立軍任錦州、重慶兩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期間,先後創辦了中國公安系統僅有的兩個所謂“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並親自擔任中心主任、教授,還擔任所謂的博士生導師。

什麼是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呢?

就是利用公安系統特殊的執法管道進行人體器官摘除、移植的基礎研究和臨牀試驗。王立軍在一次獲獎致辭中無意透露了說他們的中心做了幾千例實驗。換句話說就是,僅僅在它的兩家實驗中心就進行了幾千例的器官移植手術。

那可是幾千條人命啊!

美國著名醫學專家、國際醫學倫理研究泰斗,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生物倫理中心的主任卡普蘭教授,他說這是無法被國際醫學界所接受的事情,無論從法律上還是道德倫理上來說都是非人性的。

這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就是現場殺人,活取他們的器官。

挪威法輪功學員在挪威首都奧斯陸中心以模擬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體器官(圖片:明慧網)
挪威法輪功學員在挪威首都奧斯陸中心以模擬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體器官(圖片:明慧網)

然而王立軍這樣一個毫無醫學背景的公安局長,如何能夠搭建一個處於世界科技前沿的器官移植研究所呢?這裏又有怎樣的背景、黑幕和後臺呢?還到底有多少黑暗不爲人知?

數年過去了,有組織的紅歌演唱已經不再被政府所鼓勵了,廣場舞開始興盛起來,紅色音樂改成了舞蹈的節奏,晨練的人們低頭從大喇叭前面跑過。

當然大自然是不爲人間鬧劇所動,重慶南山的臘梅花如約開放,傲立寒風中,香氣依然。

歷史上的今天,王立軍夜闖美領館

一記耳光,打出真相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