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越南難民的血淚(圖片:youtube截圖/希望之聲合成)
越南難民的血淚(圖片:youtube截圖/希望之聲合成)

香港是越南難民避風港 臉書創辦人與越南華裔岳父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3月19日】(作者:江峯)

一股龐大的難民

東方之珠香港,20世紀的70到90年代,在越南難民潮這一國際難民危機事故中成爲了亞洲的難民天堂。

香港著名導演許鞍華曾經連續拍攝了《投奔怒海》這部片子,成爲中國電影百年最佳排行第8位的經典之作。電影集中反映了越戰結束後越南民衆尤其是越南華僑的曲折命運,也反映了香港社會對這一問題的關注。

從1975年到2005年,香港共接收了23萬多名的越南難民和船民,成爲名副其實的第一收容港。

  越南難民(圖片:PH2 Phil Eggman/1984年拍攝)
越南難民(圖片:PH2 Phil Eggman/1984年拍攝)

歷史上的今天,1979年的2月7號,這天一艘載着2600多名越南船民的“天運號”在夜幕中進入了香港水域。

船民不被允許登岸,於是四個多月他們待在船上、待在海灣中,實在是無法忍受的船民後來切斷了錨鏈,貨船再次駛向怒海,最終擱淺。船身下沉,船民紛紛游到臨近的岸邊,終於獲准登岸。

這個事情一下子升級爲了國際人道主義問題的象徵性事件,直接影響了香港接下來的難民政策。

越南難民問題是怎麼形成的呢?

越南統一之前,大約有100多萬華僑、越南華人聚集在西貢市,也就是現在說的胡志明市。隨着美國軍隊的撤出,持續了20年戰火的越南終於被共產黨奪得了統治權。

1975年的4月30日,越共游擊隊攻佔西貢

出於對共產主義的恐懼,越南開始了大規模的難民逃離。

5月4日,一艘丹麥貨輪把3000多名越南難民運往香港,拉開了越南難民投奔怒海的序幕。

越共執政後從政治上、從經濟上大舉迫害華人、華僑,於是華僑成爲了難民的主要構成,爲逃避迫害,數十萬計的越籍華人和華僑開始了亡命之旅,不少人葬生大海,舉世震驚。

從越南到香港船程不到10天,所以來香港就成爲了難民尋求國外庇護的理想的中轉點,“天運號”  就是剛纔提到的擱淺的這艘船。

原來香港總督是不願意接受它的,爲什麼呢?因爲船長聲稱他的船是從新加坡來香港的,可是新加坡到香港正常航期只有8天。

天運號” 開了多長時間了?28天。那多出來的20天干嘛去了,顯然有嫌疑,它是故意繞道去公海搭載難民偷渡。

當時很有意思,英國派來香港的總督叫麥理浩,經常讓新聞處查看中文報紙,看看社會反應,看看香港的人心所向。這一段時間的香港人非常矛盾,他們不希望港府允許“天運號”上的難民上岸。

爲什麼呢?

你是不是鼓勵更多的難民採用相同的方法到香港來嗎?

不讓上岸,我把船沉了,你就得救我了吧。

另外,香港市民難以理解港英政府的區別對待。

爲什麼呢?

越南難民可以得以輕鬆的來港暫居,甚至被允許滯留,甚至還可以工作。但是偷渡來港的內地人,就是大陸過來的也是從共產主義國家跑出來的,他們還往往都有香港親戚,一經逮捕就會被遣返大陸。

您知道那個年代遣返大陸什麼下場?

如果說這個村子多數人都跑香港了,那還好說,你批斗的人都沒有,對吧?

你要是比較靠內地的村子,或者廣東省以外的內地的村子,還要當做叛國份子批鬥,那日子就難過了。香港人心裏就特別的不舒服,要遣返就都遣返嘛,憑什麼對大陸來的同胞就那麼苛刻呢?

但是隨着“天運號”擱淺,人道救援成爲了香港市民良心和政府良知的考驗。

1979年7月,英國政府在日內瓦簽署了一項關於處理越南難民問題的國際公約,其中包括將香港列爲第一收容港,意思是什麼呢?

就是隻要難民來了你就先收下,經過甄選之後再從香港轉去西方國家,剩下的的自行遣返。儘管同意成爲第一收容港的還有泰國、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和新加坡,但是他們卻公開拒絕難民登岸。

條約是簽了,我不讓你登岸。甚至什麼?發現有難民的船隻靠近了以後,還把它給推出公海去。

啓德難民營及新秀大廈(圖片: Tksteven /維基,CC-BY 2.5)
啓德難民營及新秀大廈(圖片: Tksteven /維基,CC-BY 2.5)

香港和這些國家相比,對越南船民一直實行的來者不拒的政策,是最爲安全的終結地和落腳點。香港市民的這份寬容和接納度,他們說什麼,叫“有我一食。有你一食。”意思就是“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香港人的這份義氣豪情,擔當了30年!讓人感動。

紅潮乍起 西貢也遭殃

1998年的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宣佈取消第一收容港的政策。

2000年6月1日,香港特區香港最後一個越南難民營關閉了。最後一批滯留在港的1400多名越南人,也沒有西方國家接受他們,越南肯定是回不去了,對吧?沒有故土的他們最終領取了香港身份證,香港最後成了他們的家。

在這個幾乎影響到全世界的難民潮當中,有些歷史的碎片,值得我們一起去把他們撿起來,在我們的靈魂深處存下來。

聯邦德國(西德)收留的第一批越南難民,是由下薩克森州州長以個人名義收留的,一共136人。西德的老百姓購買了一艘醫療船,有很多醫生、志願者要到中國的南海去,去救助難民,這什麼意思?就是到海里去撈中國人。

這個世上就是這樣的,所謂同生共死的共產運動的戰友們,一個下重手迫害對方的人民;一個是把頭扭過去,看着自己的人民被無情的大海吞沒。

而這艘來自德國老百姓的船,11年從太平洋上撈回來了1萬個難民,今天您在德國的很多小鎮都可以看到中餐廳,有年頭的老餐廳,您去吃飯,什麼酸甜咕嚕肉、西蘭花炒牛肉、越南粉(就是酸湯米粉)。您一吃要是這個口味的,肯定就是越南老僑開設的。

20世紀70年代末,總共175萬越南、柬埔寨、老撾的難民逃離家園,其中大概80%的難民移居西歐、北美和澳大利亞。其中美國最多,它接納了越南難民總計102萬,其中華裔30萬。

成爲難民前的越南華僑,是怎樣的一個生活狀態呢?

在投奔怒海之前,他們是怎麼過日子的呢?

20世紀50年代,法國撤退之後,華人把居留地建設得跟自己的家鄉一樣。

70年代,鄧麗君還到越南爲華人公立的中正醫院籌款義唱。

 臺北捷運蘆洲站鄧麗君銅像(圖片:Outlookxp/維基,CC BY-SA 4.0)
臺北捷運蘆洲站鄧麗君銅像(圖片:Outlookxp/維基,CC BY-SA 4.0)

當時她說,來到西貢就好像回到自己的家鄉一樣,當時越南的重要工業還有進出口商都是華人掌控,100萬華人的西貢有14家天天出版的日報和晚報,今天的逃亡出來的越南華人他們在海外辦了很多的中文報紙,也辦了很多的中文學校,遍及五大洲。華文作家是如滿天星斗。華僑還開了6間設備完善的現代化醫院,完全沒有政府一分錢的資助,每間醫院門診還免費,您到這看病,要是家裏情況不好,還能夠帶上一兩個療程的藥回家。

可是東南亞華人400年的傳承、血淚功績,一夜之間完全被中共竭力支撐的越南共產黨奪了個精光。工廠沒收了,學校改成軍營了,就連這個華僑建的這個廟裏面的香油錢也歸共產黨管。

鄧麗君義演的那間醫院“中正醫院”後來被改爲了軍隊醫院,14家華人報館中13家停刊,只留了一家改名“越南人民日報”。

越共驅趕華僑,甚至把你趕出去還要你上繳金條,才能夠讓你出海偷渡。人出了公海就只能望天打卦,都是那種小魚船,哪能經得起大海的風浪。大批的華僑葬身魚腹,還有碰上海盜的、劫財劫色。十幾年的南中國海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人間煉獄。

拷問良知

Dennis Chan,上個世紀70年代,他與他的越南妻子Yvonne,與百萬越南難民有着一樣的經歷移民美國,在波士頓開了一家中餐館,叫做“亞洲風味”生意做得不錯,掙了錢的兩口子的培養他們的女兒上了哈佛大學,女兒的名字叫做Priscilla Chan,她嫁了一個女婿,叫做扎克伯格,臉書(Facebook)的創始人。

扎克伯格顯然因爲妻子的原因,有着對中國文化的嚮往,就是不知道他的這位越南華僑老岳父有沒有機會跟這個女婿,跟這個計劃大舉進軍中國市場而不惜在北京跑步來證明北京空氣好,而且請習近平給孩子起名字的這個女婿扎克伯格,好好地跟他談談,過去華人是怎樣在越南失去了他們的天堂,他們又是怎樣九死一生逃出怒海的。

歷史上的今天   “天運號” 越南船民投奔香港

一朝紅潮起,百年基業盡

天涯能安家,怒海風浪急

落葉尋根難,只待春風起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