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华日记者
中共报复性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在白宫举行的高级官员会议上,前《华尔街日报》记者、现任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马特·波廷杰在发言。(图源:AP photo)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中共外交部3月18日发表书面声明,针对川普政府对中共大外宣的限制举措进行报复,要求《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和《时代周刊》5家美国媒体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财务、经营、所拥有不动产信息等,还要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2020年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从即日起4天内向中共外交部新闻司申报名单,并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

美国国务院早在3月2日宣布,对5家中共官媒驻美员工人数设定上限,根据这个规定,这五家中共官媒机构需要裁员60人。这5家中共官媒分别是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和海天发展公司(《人民日报》美国总代理)。它们已于2月18日被美国国务院宣布为“外国使团”。

海外知名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人江峰先生从多个方面分析了中美媒体战涉及的多个方面,并做出了精彩点评。

江峰认为,首先要看清楚,这一轮中共的报复行动始于今年2月。2月19日,中共政府以《华尔街日报》一则评论文章具“种族歧视”为由,吊销了《华尔街日报》3名驻京新闻记者的记者证,并限他们在5天内离境。而这三位记者却都与那篇评论文章没有任何关联。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表示,这是自1998年以来首次有外国驻华记者被驱逐,而同时吊销3张记者证是「前所未有的报复形式」。

中共不满的是怎样一篇文章呢?华尔街日报刊登的是美国保守派外交学者米德的文章,里面主要是讲当下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而文章的题目《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大大刺激了中共。

“东亚病夫”其实是中国人为激发民族主义情绪所做的自我污名化

怎样的原因让“东亚病夫”成了伤害中国人感情的词汇?江峰从分析语言和讲述历史事实的角度,还原了“东亚病夫”的演变过程。

其实“东亚病夫”这个词儿在英语世界里面很罕见,也就是说这个概念本来就不存在于外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里的。英语里面有“sick man of”(什么什么病夫),是用来批评政府的。比如英国人当年批评土耳其;19世纪的时候德国政府也被称作病夫。唯一见诸历史用“病夫”来批评满清政府的外国人,是一个叫做李佳白的传教士,他的文章将满清政府比做病夫,然后自己开出几味方药来,实际上就是对清政府的财政、教育和官员腐败提出的一些改革意见。所以西方文化中这个词儿针对的是政府,不是百姓。

江峰讲述了在中国有记录的最早外国医生高登和德贞对中国人体格和生活习惯的称赞,以及欧洲医生对中国人表现出的强大免疫能力的评论,都与“东亚病夫”无关。

那么从何开始,这个词就具有了“辱华”色彩?江峰的历史揭秘,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实际上开启使用这个词来羞辱中国人先河的是中国人梁启超。他在他的杂志《新民说》里面用“病夫”来形容中国人,后来在“五四运动”前后的文宣作品开始出现,并顺延到半个世纪前鸦片战争时期,把那份战争失败的羞辱与中国人自己鸦片烟鬼的形象联系起来,成为了一种民族主义情绪。

历史学家杨瑞松教授研究认为,当时“社会达尔文主义”引进到中国,人要跟人斗,民族要跟民族斗,就把国民身体和民族兴旺联系起来,“东亚病夫”其实是中国人为激发民族主义情绪所做的自我污名化,有点儿像过去打架找人,自己想称王,自己打不过别人,找人呀,说他们骂我们这条街的都是脓包,草包,于是这条街的人都被骗的回家拿菜刀。

1956年,毛泽东在《增强党的团结》一文里面说:过去说,中国是东亚病夫,我们把中国的面貌改变了。三个字“过去说”,毛泽东就把“东亚病夫”的真实来历给盖起来了。紧接着郭沫若,那个五毛鼻祖赶紧写诗:「中华儿女今舒畅,东亚病夫已健康。」

美中对抗走向全面冲突是这个时代的最主要旋律

还原了“东亚病夫”的历史,江峰继而谈到,中美媒体战实际是当今中美关系大环境改变的反应。

他说,现在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从战略伙伴发展到战略对手的调整,导致了美国川普政府从2018年开始,就已经进行非常细化的部署。川普总统上任后,采取不同以往的对华政策,指责中共通过间谍活动、窃取知识产权,以及政治干预等,损害美国国家利益。与此同时,美国更多两党政治人物对中共的幻想破灭。影响所及,美国开始拒绝中国学术界人士入境美国,怀疑他们来美国的真正目的是为中共进行间谍工作。

中共在美国的大外宣也遭遇了同样的围堵,2018年,美国要求中共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与「环球电视网」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江峰表示,2018年是个很有意思的时间点:一方面,那一年是中共把所有的外宣机构进行重组。把很多掩护性很强的媒体,很多中共各个派别都插手的宣传媒体都打碎,整合到「环球电视网」这艘大外宣航母上来;从邓小平时代以来的韬光养晦策略,开始大张旗鼓进军海外。

另一方面,同一年,川普也吹响了贸易战的号角,同时在科技和意识形态方面开始动手。2018年就已经是双方第一轮交锋了。这种对抗,随着双方在军事领域,比如台湾地位的强化,中导条约废除,和随着政治事件的激化,比如香港「反送中」、台湾大选、新疆问题等的催化,双方在争夺宣传制高点方面也是下足功夫。

他指出,“中美对抗走向全面冲突,是这个时代的最主要旋律。美国为了维护自己和西方盟友的国家安全,必须对抗到底;而中共为了维系自己的独裁统治,也必须坚守到底。”

中共打击美媒是干了不能再蠢的事,其如意算盘有三

江峰强调,需要注意的是,美国限制的是中共的真正官方媒体,对商业和民间媒体是宽厚的,尽管其中还有大量隐性的中共媒体。而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在体制外生存的媒体,中共在海外的所有媒体,根都长在中共这一个盆里。”被中共所谓对等惩罚的除《美国之音》是政府资助的以外,其余四家都是地道的商业媒体,是世界著名的报纸杂志和西方的思想领袖。

他认为,中共对这样的媒体的打击是“又干了一件蠢得不能再蠢的事情。”而中共的算盘则有三个方面:

第一,美国的媒体和他们手中的资源,正在积极调查中共对于病毒制造方面的惊天秘密,以及近期中共隐瞒疫情发展的实际情况,目前这些媒体应该正在酝酿重量级的报导。鉴于这几家媒体在整个西方世界的口碑卓越,所以一旦这些报导拿出来,对中共政权的打击是不可估量的,所以中共要趁机以对等报复的借口把他们采访的空间彻底打压掉;

第二,国际互动交流目前已基本陷于停顿,美国政府对于人员交流方面的最大打击手段就是取消中方人员签证。中共自以为可以有几个月的缓冲,避免可能遭到的有效报复;

第三,也最为重要的是,中共已经做好了进入全面闭关锁国的政治准备;1949年天翻地覆的历史时期,中共采用“一拉一推”的手段,把国际上有利于中共政权建设的人才都骗回去了,把西方的传教士、记者、商人都给推出去了;然后向苏联一边倒。如今也是“一拉一推”,海外数十万留学生、学者、华侨,在中共最低级的欺骗下,竟然也相信了那些低级骗术回国避疫了。

江峰直言,“人啊,你选择相信什么,你就选择把未来交给谁,“ “今天可以说是中共历史上最孤独孱弱的时期,大厦将倾。”当初“‘东亚病夫’是自己的污名化,中共企图用民族主义愚化民众,好来强化自己的统治力。那么现在呢?”

如希望了解江峰谈到的高登、德贞医生的故事,习近平上台后对国内海外媒体的整肃,以及川普对中共栽赃美军携带病毒到中国的反应,请观看如下视频。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