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央視春晚:誕生了成語“劉謙換壺”(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央視春晚:誕生了成語“劉謙換壺”(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央視穿幫的魔術表演 老山英雄自稱活得像條狗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0日】(作者:江峯)

穿幫

過新年您有沒有聽到過一句新的成語,叫 “劉謙換壺”。

2019年春晚,央視攝影不小心來了一個鏡頭切換,全國人民都睜着眼睛看見劉謙的助手哈着腰跑上來把劉謙手中的神壺給換了。於是就誕生了“劉謙換壺”這個成語。

網上的意思就是說,一個傻子帶着一堆傻子去糊弄全國的傻子。

我覺得咱們可以更準確的表達,就是:利用人們對於權威的服從和信任來進行欺騙,這個權威一個是指像劉謙這樣的的確有點本事的專業人士。他要一點本事也沒有,也上不了這個檯面,另一個權威就是央視春晚這樣一個國家級的宣傳平臺。

我們今天就圍繞着春晚這個話題說說,其實劉謙的換壺最早是英國有名的魔術師丹尼爾斯表演的,英國BBC爲他錄製了專場的Show,被視爲聖誕節必看的節目,也是西方的一個常青節目。

83年的那一年聖誕節的那次表演中,保羅就拿着一隻熱水壺,倒出來各種飲料,白葡萄酒、紅葡萄酒、牛奶,到了節目後程,他還甚至把觀衆席上的一小夥子給叫起來了

其實也是劉謙那種隨機選取的路人甲,就是一個託,他自已從壺裏先倒出一杯飲料  然後問小夥子 :“你心裏想喝什麼”?

那個托兒就說了:“我想喝朗姆酒”,一喝,“真的是朗姆酒,哇,好神奇哦。”

由於這個節目又神奇、又很應景,所以在聖誕節前夜很喜慶,大受歡迎。

也有輿論說,丹尼爾斯的魔術有人表演過了,19世紀英國的魔術之父德溫特就發明瞭這個神奇水壺。咱們當然知道了,英國19世紀當個寶,我們中國早有了。

 楊家將之一的楊延昭(圖片:Xiong Damu (熊大木)/上海文選書局)
楊家將之一的楊延昭(圖片:Xiong Damu (熊大木)/上海文選書局)

當年楊家將忠烈報國反遭冤殺,後來朝廷了結《潘楊案》,皇上要立《潘楊案》中主持正義的八王爲太子。想當太子的七王就不幹了,他找了京城技術高超的工匠,打造了這麼一個壺,轉心壺(陰陽壺),裏面裝着毒酒和好酒。

上面有個簧,往左邊一推,毒酒;往右邊一推,出來的是好酒。七王請八王赴宴,準備毒殺八王奪太子位。人機關算盡難敵老天安排,一陣風“呼”一吹來,酒杯灑了,酒灑了一地,八王逃過一劫。

這是說書故事,做不得正史來聽。只是告訴大家,這個神奇轉壺早就有了。

咱們說,一門早有的工藝,一個早有的魔術形式,一個36年前很應景、很神奇、喜慶的表演,受到世界觀衆的歡迎。

爲什麼到了央視的春晚就走了形呢?就遭來這麼多的吐槽呢?

春晚的來歷

這裏要從央視春晚的來歷說起了。1983年除夕之夜,老百姓除了家家包餃子過年,放鞭炮辭舊迎新,有一樣新鮮事物,那就是在大城市居民家中已經普及12寸黑白電視了,對吧?

在這銀幕當中中央電視臺向觀衆直播第一場春節文藝晚會。在那臺晚會上,當時被稱爲靡靡之音的《鄉戀》應觀衆點播,李谷一現場演唱,全國老百姓高興壞了,民心舒暢。原來的靡靡之音都上了電視了,看來天真的要變了,感到了思想解禁的春風。

誰知道第二年,84年春晚就已經觸動了中國政治的敏感神經了,當時全國上下有一陣叫什麼清除精神污染之風,文藝界又不知所措了。

怎樣的節目不算精神污染呢?又能夠吸引觀衆呢?

晚會導演黃一鶴當時有個靈感,他發現什麼呢?

 撒切爾夫人(圖片:Margaret Thatcher Foundation/維基,CC BY-SA 3.0)
撒切爾夫人(圖片:Margaret Thatcher Foundation/維基,CC BY-SA 3.0)

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要到北京的和鄧小平香港迴歸,咱們能不能找個香港明星來演出,可以體現開放的精神,又符合當下的政治走向。

不過你想當時街上鄧麗君的歌也不許聽,港臺明星的都是洪水猛獸,兩岸溝通不暢,你上哪去找香港明星去?黃一鶴正犯愁,從廣州去深圳,在沙頭角中英街上聽到了《我的中國心》。

這個好啊,用國語唱的,有黃河有長江,這很符合國內的政治氛圍呀。歌手是香港的,通過香港新華社分社進行政治審查,一查,太好了。張明敏不是資本主義腐朽歌星,而是一個電子廠上班的工人,就他了!

這首歌就這樣一夜之間傳遍大江南北,中共宣傳部敏感的意識到這是一個絕對不容錯過的宣傳平臺。咱們就說一點,您知道這80年代之前的人還習慣地說:“過年了,過年了!”

在80年之後不自覺就隨着春節晚會的進行,人們就習慣於中共建政之後提倡的說法,叫做“春節”了,把黃曆中年的傳統含義不知不覺就拋棄了。你看春晚都能改變民俗,這影響力有多大!

傳統過年,家庭、村舍爲單位,大家各自進行各自的傳統的習俗活動。誰也沒有說你包着餃子就想起愛國主義來了,對不對?

就是春晚它做到這一點了,春晚佔據了年夜飯。這箇中國人傳統文化中最爲神聖、最爲重要的時間段。你說奧運會、國慶閱兵說國家主義宣傳,你說得多少年纔來一次,而且大家已經知道了你是在搞宣傳,心理上已經防着你了。過年不一樣的,年年都要過的。人們在對文藝表演中這喜慶的氣氛、民俗風情歌舞,在這個期待當中是不會再有對國家主義、民粹主義、黨文化的警覺的。

歷史上的今天,1986年2月8號,春晚開播。

這一屆春晚央視從組織上、宣傳口徑上對春晚進行了國家項目建設。當時廣電總局出了一則通知,說:禁止各地方臺在除夕製造播出同類的晚會節目。

這一下子好,全國人民一臺戲。您知道電視媒體的特點,同步性、內容呈現一致性,每個人、每個家庭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任何時區。你看到都是同樣的表達、同樣的內容,這樣子中國大陸跟世界上任何一個地區和族羣就不一樣,大衆話語、思想定勢上高度一致。儘管他們經常琢磨琢磨  我明明不是這麼想的,說出來就跟宣傳的一樣了。

你想想啊,春晚的歌是不是最容易上口?春晚的小品的段子都能成了中國社會生活中的名言。還有,春晚上會出現海外華人華僑發賀電、拜年,我們在海外的朋友知道,那些僑社、同鄉會本身就是中共的外圍組織,國內沒有幾個人知道啊。加上外國人還登上春晚,大家一看 “全世界都是一樣啊”。我們的和諧就是全世界的和諧,這氣氛就這麼營造出來了。

1990年之後,春晚的政治生態在8964之後徹底改變,文藝完全讓位給政治任務。不知不覺中,全球華人,你看春晚你就跟黨中央保持一致了。

開頭咱不是說 “劉謙換壺” 嘛,其實,春晚營造的虛幻有很多,假唱、假紅軍、假觀衆,但所有的虛假都有穿幫的時候,所有的虛幻都有破滅的時候。

當年央視春晚坐在輪椅上唱《血染的風采》,聞名全國的戰鬥英雄、法卡山、老山的英雄,徐良,20年後出現在了老兵維權的隊伍當中。他說:他怕人們認出他來,他活着像一條狗。

而當年徐良和他的戰友們付出生命鮮血戰斗的老山:法卡山,在1999年《中越邊界條約》中,中國打下來的老山七個高地中的四個還給了越南。協議簽訂之後,您知道嗎?越南電視臺直接播放簽署的協議文件,舉國上下一片歡騰,海外越僑也廣外宣傳。

中國老百姓有幾個知道這條約簽署這個事啊?更別說內容了。

徐良的遭遇、國土的喪失,春晚不會再告訴你。因爲傳播真相,從來就不是他們的職責,而對春晚不斷升級的吐槽,正是不斷瞭解真相之後的百姓拒絕謊言與洗腦的行爲。

歷史上的今天,春晚來歷

你不一定要拿起槍才能當英雄

當你放下關着的麥克風,拒絕假唱

當你放下虛假的道具,拒絕騙人的幻術

你就已經是人民心中的英雄了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