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胃全切除患者的奇遇

【希望之聲2020年3月19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他是中國大陸河北人,退休工人,七十多歲了,爲人誠懇、善良、勤勞。他有兩個弟弟,老伴有兩個妹妹,兩邊他都是老大,弟妹們都敬重他,有事喜歡找他商量。

也許是因爲一生辛苦勞作吧,他的身體很差,中年時就患有心臟病和肺病,因爲痔瘡經常便血,動不動就感覺頭暈,還總好做噩夢。2006年被查出患有膽結石,不得已將膽囊摘除了,從此後身體更差了。2015年8月,在當地醫院又查出患有胃癌,這下可把全家人嚇壞了。

兒子趕緊帶他到省城第二醫院掛了專家號進行會診,同時上網查詢有關信息,尋找最好的治療方法;女兒、女婿也通過熟人聯繫最好的醫院讓他住院,沒想到醫生說“歲數大了,不建議做手術”,其實就是放棄治療了。老伴失望的對孩子說:“如果你爸要是走了,我也不活了。”全家人都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都陷入了悲痛之中。因爲病痛的折磨,他的脾氣也變得暴躁起來,全家人都籠罩在悽慘、絕望的氣氛中。

其實在他的親屬中,之前已經出現過胃癌病例了。

2009年4月,他夫人的三妹患了胃癌,五分之四的胃被切除,身體已經很弱了,但出院後在朋友的推薦下開始煉法輪功,很快就停止化療和打針、吃藥,身體逐漸恢復了健康。之後不管食物是冷的熱的、軟的硬的,什麼都能吃,一切正常,甚至比手術前還吃得多。當三妹聽說大姐夫的病情後,就對大姐說:“姐呀,我那麼嚴重的胃癌都好了,你們不是都親眼見過了嗎?你就讓大姐夫煉法輪功吧,只有大法能救他。”

第二天晚上,兩個妹妹(都是法輪功學員)就帶着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和法輪功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去了大姐家。只見大姐夫面黃肌瘦的躺在牀上,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他還說他每晚都做噩夢,夢到的全是死去的人,心裏好害怕。

三妹對他說:“你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救命法寶。只要你相信大法,師父就會管你,我的身體不就是一個活見證嗎?”

他疑惑的問:“你們師父真會管嗎?”

三妹誠懇的對他說:“只要你心誠師父就會管,什麼都別怕。不信再有噩夢的時候你就念念試試。”

當晚他們一起觀看了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他還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紙上,貼在屋裏的牀頭上以及桌子靠着的牆上等明顯之處,看見就念。

之後在他身上發生了兩件事,讓他徹底信服了。

一次是他在醫院做胃鏡檢查時。之前他曾做過胃鏡,知道那個痛苦滋味,心裏一直擔心害怕,於是就在心裏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想到一點兒難受的感覺都沒有檢查就做完了。

另一次是做股骨頭穿刺時。他知道這個滋味更難受,嚇得只打哆嗦,檢查沒開始呢,他就攥着拳頭閉着眼,十分緊張的坐在凳子上等候,心裏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等了半天沒動靜,感覺坐了好長時間護士也不搭理他,於是他忐忑的睜開眼睛問護士:“你怎麼還不給我做呀?”護士微笑着說:“老爺子,已經做完了。”可他一點感覺也沒有。

打那之後他就徹底相信了,他對老伴說:“我可體會到真的是師父保護着我哪!”打那之後他的身體慢慢開始好轉,臉色也正常了,還能到外邊遛彎兒了。

沒成想一年之後,也就是2016年7月,他的病情又嚴重了,不僅吐血還便血,不得已又住進了醫院。醫生對家人說:“他歲數大了,又有心臟病和肺病,建議保守治療,聽天由命吧!”家人一聽,就知道醫生是不想給治了。

兩個妹妹聽說後趕緊趕到醫院,三妹問他:“你有沒有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呀?”他打了一個愣怔,不好意思的說:“哦,我忘了,好久沒唸了。”三妹趕緊說:“看來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去年犯病時你不是都體驗到了嗎,這麼重要的事怎麼能忘了呢。你只有堅定的相信大法,誠心敬念,才能走出此劫難。”

經與醫生反覆商量,還上了一些“手段”(即送“紅包”),終於在7月13日,醫生決定爲他做胃全切手術。這次手術危險性很大,家人都抱着賭一把的心態,因爲即便手術成功了,沒有了胃,以後飲食也會很困難,能活多久也很難說,假如真下不了手術檯,做兒女的花了錢也算盡孝了。其實醫護人員的壓力也很大,手術前半小時還在開會討論手術方案。

手術前兩個妹妹一直在耳邊提醒他:“啥都不要想了,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相信大法就有希望。”手術由主任醫師親自主刀,手術進行的很順利。手術後主任對家人說:“手術是沒問題,但以後啥樣就不敢說了。”

手術後他住進了重症監護室,每天下午只有四十分鐘探視時間,兩個妹妹每天都去探望他,每次都提醒他不要忘記念“九字真言”。他說:“我只要是睜開眼就想、就念,除非睡過去了。”

神奇的是,做了這麼大的手術,無論他是躺着、坐着,或者下地走動,刀口都沒疼過。尤其是剛做完手術的那幾天,他每天都會咳出很多痰,並且每次都需要用力的使勁兒咳,但刀口就是不感覺疼。

出院回家後,因爲沒有胃了,不僅飯吃得少,還經常被噎着,有時連喝水都噎,要用拳頭使勁捶打胸部,飯和水才能慢慢嚥下去。而醫生給開的藥裏有化療藥,吃了就嘔吐,連咽口水食道都很疼,人又變得非常虛弱了。因爲每天晚上都要不停的咳嗽、吐痰,總感覺背痛、嗓子痛,出的氣兒全是藥味兒,幾乎整宿睡不着覺。此時妹妹又建議他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他就躺在牀上聽,聽着聽着,他的眼圈紅了,彷彿明白了什麼。

這一次他是徹底醒悟了,表示要正式走入法輪功修煉,因爲他知道延續來的生命就是讓他修煉的,不修煉只有死路一條。老伴看他如此果斷,表示要跟他一起煉。

從那天起,妹妹們就跟他們一起學法、煉功,二十天后,他的身體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出院時醫生曾反覆叮囑:第一週只能吃流食,第二週只能吃半流食,少吃菜。剛到家時他總感覺食道痛,喝水都疼,最多喝一點點芝麻糊和麪片湯之類的食物。可煉功後慢慢的就什麼都能吃了,饅頭、素包子、肉包子、烙餅、天津麻花、手擀麪、燉肉、燉排骨、燉豬蹄、紅燒豬尾巴、花生豆、核桃、水果,什麼都能吃了,幾乎每頓飯都要有肉,吃得還很香。體重在一週內就增長了五斤,臉色變得白裏透紅了。這期間老伴的體重也增長了五、六斤,他倆身體的神速變化,讓家人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尤其他的兒女們,都很支持他倆修煉。

修煉後他的心性也有很大變化。在家庭矛盾中,以前他總是看着兒媳婦不順眼,現在他說:“以後再不能說兒媳婦不好了。其實兒媳也挺不容易的,什麼都給咱買,以後要多看人家的優點,不能再挑人家的不是了。”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