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762年,身着军服的俄国女王叶卡捷琳娜二世(图片:丹麦画家Vigilius Eriksen所绘)(局部)
1762年,身着军服的俄国女王叶卡捷琳娜二世(图片:丹麦画家Vigilius Eriksen所绘)(局部)

大瘟疫面前 与乾隆同时代的俄国女王亲身试验疫苗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1日】叶卡捷琳娜二世(Catherine II,1729年—1796年,港台译为凯瑟琳二世)是俄国史上和彼得一世齐名的被尊为大帝的一代英主,她在位(1762年—1796年)的34年是俄罗斯帝国的黄金时代,与其文治武功旗鼓相当、媲美辉映的欧洲女性君王,只有英国的伊莉萨白一世。

叶卡捷琳娜大帝执政初期,不仅面临国库空虚、危机四伏的局面,而且还连遭瘟疫的袭击。

被史学家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事件不是靠枪炮实现的,而是长期肆虐欧亚大陆的天花(Smallpox),这种由天花病毒引起的烈性传染病,重症感染者三五天内就会死亡,即使痊愈后脸上也会留下难看的疤痕和麻子,甚至失明或发疯。18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人数高达1.5亿,几乎家家都有阴影不散的惨痛记忆,连尊贵的王室也难逃厄运,英国女王玛丽二世、法国国王路易十五、15岁的俄国君主彼得二世都因天花而亡,染天花而破了相的(叶卡捷琳娜的丈夫)彼得三世更加病恹恹。

 1762年,身着军服的叶卡捷琳娜二世,维吉留斯•埃里克森(Vigilius Eriksen)所绘。(Andrey Korzun/Wikimedia commons)
 1762年,身着军服的叶卡捷琳娜二世,维吉留斯•埃里克森(Vigilius Eriksen)所绘。(Andrey Korzun/Wikimedia commons)

1764年春的天花病魔来势汹汹,举国人心惶惶,叶卡捷琳娜对疫情极为重视。她了解到1721年在英国已开始使用预防天花的人痘术,即把天花患者的少量脓液,用小刀划拭输入皮下。刻意接种人痘病毒,以毒攻毒产生抗体,从而获得免疫力。 对于人痘术, 欧洲和西亚诸国的反对声浪也很大,有宗教的理由,也有不安全的因素,有的国家甚至严令禁止。但是法国哲学家伏尔泰目光敏锐,他称赞这免疫术来自富有礼仪的睿智民族,中国人开启种痘之先河已有数百年历史,确实挽救了成千上万的生命。而在精神上对叶卡捷琳娜影响深远的是伏尔泰,她不仅读遍伏尔泰的著作,而且彼此长期有通信联系。与乾隆同时代的叶卡捷琳娜还对雍正帝极为钦佩,她看了雍正的《传子遗诏》,那期望继承者励精图治的谆谆教诲,深深打动了女王的心。

不能眼睁睁看着成千上万的人随着瘟疫大规模爆发而纷纷毙命,叶卡捷琳娜当机立断,聘请英国的医学专家托马斯•迪姆斯戴勒(Thomas Dimsdale)来到圣彼得堡,她决定亲身试验,如有效就在全国推广疫苗

朝臣们纷纷劝阻:吉凶难卜,代价太大了,陛下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不容有任何意外闪失。陛下还是放弃推广,民众对输入天花病毒的做法惊恐得难以接受,根本不相信能防治天花。一旦出现伤亡事故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政局不稳。

从德意志小公国的公主到俄国太子妃,从王后到女王,风风雨雨一路走来,勤勉好学的叶卡捷琳娜都能经得起磨砺,很快称职胜任。可谓步步为营,百炼成金。彼得三世一系列对内对外政策不得人心,尤为荒谬的是把七年战争胜利成果化为乌有,引起王公贵族和军队将士的强烈不满,一场宫廷政变把彼得赶下台,拥戴叶卡捷琳娜为王,她远比整天摆弄玩具兵偶的丈夫靠谱、更有治国才能,俄罗斯需要明君贤臣来掌舵护航。

叶卡捷琳娜力排众议,既然上天安排她带领国民前行,那么她就要为众人的福祉挺身而出,应该冒这个风险!她知道因痘痂毒性大小、剂量是否适当和个体差异等复杂状况,接种有可能导致死亡。但她对来自英国的医学专家有信心,乐观开朗的神情似乎在告诉众人:放轻松,大可不必忧心忡忡。

倍感压力的迪姆斯戴勒想先咨询御医们的意见,叶卡捷琳娜认为不必要;他又请女王允许他在同龄妇女身上先进行试验,再一次被否决。迪姆斯戴勒表示责任重大,必须严谨,恳求女王等两个星期,好让他找一些俄国年轻人做测试,叶卡捷琳娜勉强答应。为防种痘失败,会殃及迪姆斯戴勒和儿子,叶卡捷琳娜私下准备了快马接力,接种后就护送他们父子安全出境。

康熙帝大力推广种痘术,福惠万民。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俄国曾派人到中国学过人痘术。学成归来的人或许机缘不足、人微言轻,就鲜为人知地隐没在历史长河中。但只要对大多数国民抵御天花有利,叶卡捷琳娜就不会因噎废食。要改变人们任由迂腐观念蒙蔽而裹足不前的状态,一国之君带头种痘很有必要,大胆尝试的现身说法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史载,叶卡捷琳娜曾发表演讲:「我的目标是,通过我的榜样,让更多的人了解这种医术的价值,打消恐惧顾虑,使处于危险之中的子民们免于死亡。」舆情哗然,民众震惊不已。

当英国医师的手术刀在叶卡捷琳娜的手臂上划了两下时,整个宫廷都似乎一颤。不少大臣替女王捏了一把汗,禁卫军官兵暗骂嘀咕:「那个英国江湖骗子要是让我们陛下毁了容,他和他的子孙将永远被诅咒!」更多的人开始默默祷告。

二十年前,纤秀的少女苏菲亚从气候宜人的普鲁士来到冰雪茫茫的俄罗斯,不仅放弃路德教、皈依了东正教、改名为叶卡捷琳娜,而且认真努力地学习俄语和宫廷礼仪,甚至夜深人静,侍女们都睡下了,她还在抱书苦读。不料,她却因此着凉,得了肺炎。高烧昏迷了十多天,采用放血疗法也无济于事。弥留之际生死头关,叶卡捷琳娜拒绝路德教牧师为她做临终祈祷,请求把教她东正教的神父老师找来,此举赢得了宫廷上下的一致好感,从此不再把她当异邦外人,而是可亲可信的自己人!一个月后叶卡捷琳娜便奇迹般地康复了。

 1745年的叶卡捷琳娜公爵夫人,由乔治•克里斯托弗•高斯( Georg Cristoph Grooth)所绘。(Mrlopez2681/Wikimedia commons)
 1745年的叶卡捷琳娜公爵夫人,由乔治•克里斯托弗•高斯( Georg Cristoph Grooth)所绘。(Mrlopez2681/Wikimedia commons)

整整九天过去,女王安然无恙,种痘成功了!!人们喜出望外,欢欣鼓舞。接着,叶卡捷琳娜的忠臣良将、儿子和其它王室成员纷纷竞相伸出胳膊进行免疫接种。不久,从医院到学校,从军队到弃婴收容所,疫苗推广开了,在俄罗斯蔓延的天花瘟疫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

疫情消失后,叶卡捷琳娜再次邀请迪姆斯戴勒到圣彼得堡,封他们父子为男爵,并给予了丰厚的奖金。

叶卡捷琳娜不仅赢得民众的敬爱拥护,她的胆识魄力连政敌都佩服。俄罗斯的开明女王令西欧国家也刮目相看。伏尔泰赞叹:陛下给我们上了多么好的一课!叶卡捷琳娜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做的不过是一个小女生也能为家人做的事。

一个凝聚民意、带领潮流的领袖,一位号令千军万马、叱诧风云的女王,必有其非凡的人格感召力,那是历经生死考验,危难中身先士卒的表率啊!

叶卡捷琳娜二世去世的1796年,英国乡村医生爱德华•琴纳(Adward Chinner,1749年—1823年)发明了更安全有效的牛痘接种法,逐渐取代了人痘接种。后来的新生儿接种的是不含天花病毒疫苗

1780年的叶卡捷琳娜二世,J.B.兰皮(Johann Baptist von Lampi the Elder)所绘,现藏艺术史博物馆。(Atomojvi/Wikimedia commons)
1780年的叶卡捷琳娜二世,J.B.兰皮(Johann Baptist von Lampi the Elder)所绘,现藏艺术史博物馆。(Atomojvi/Wikimedia commons)

参考数据:

《俄罗斯历史》、《俄罗斯帝国兴衰》

[美]罗伯特•K.迈锡《通往权力之路:叶卡捷琳娜大帝》

卡•瓦利舍夫斯基《叶凯瑟琳二世回忆录》

智仁编着《千年俄罗斯的世纪轮回》

胡三元 《凯瑟琳大帝:世界名人传记系列43 Kathleen the Great》

文章来源:沉静/大纪元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