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曾国藩面对女色曾动心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曾国藩面对女色曾动心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面对女色曾动心 曾国藩历炼官场修心修身践贤人

【希望之声2020年3月30日】(编辑:吴永健)享有“千古完人”美誉的清朝重臣曾国藩极具争议,夸他的把他立为圣人,骂他的说他是元凶。

不过他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是:谨慎。

正如民国著名的清史学家萧一山将曾国藩与左宗棠对比:“国藩以谨慎胜,宗棠以豪迈胜。”

修身方面,曾国藩写过很多关于为人处世的家书,他的部分家书得到很多读者的青睐。

曾国藩(图片:Hosea Ballou Morse 1918年画作/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Chinese Empire)
曾国藩(图片:Hosea Ballou Morse 1918年画作/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Chinese Empire)

他为自己立下课程十二条:

主敬:整齐严肃,清明在躬,如日之升。

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四刻,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恋。

读书不二:一书未完,不看他书。

读史:念三史(指《史记》《汉书》《后汉书》),每日圈点十页,虽有事不间断。

谨言:刻刻留心,第一工夫。

养气:气藏丹田,无不可对人言之事。

保身:节劳、节欲、节饮食。

日知其所无:每日读书,记录心得语。

月无忘其所能:每月作诗文数首,以验积理的多寡,养气之盛否。

作字:饭后写字半时。

夜不出门。

不过,曾国藩并非生来就是能人。年轻时,他血气方刚和寻常人一样,有着难以抑制的七情六欲。在美色面前,他承认自己也很动心,甚至会去调戏美姬。最终,他又是如何自我约束,让自己脱颖而出呢?

曾国藩曾经说,人有两种,即圣贤和禽兽。为了能进入圣贤之列,他给自己定下三戒:戒色、戒烟、戒妄语。整个大清的官场,就像是他的炼丹炉,他一直不断地改善着自我的修为。在这三戒中,他最难戒、也最难过的就是第一关——戒色

那时,他的妻子欧阳氏体弱多病,曾国藩正值血气方刚的青春年华,家中病怏怏的气氛很让他压抑。一次,他参加同学的聚会,令他大开眼界:一名进士同学的家非常豪奢,一派钟鸣鼎食、姬妾如云的景象。这次聚会,曾国藩大动色心,眼睛不由自主地到处乱看。

当他回到家,离开聚会的热闹气氛,冷静下来时,他坦白写道:白天,我老是斜着眼睛看人,真是不成体统,全然忘了廉耻之心。当天晚上,妻子犯病严重,整夜都在痛苦地呻吟,令曾国藩心烦意乱,难以忍受。

次日一早他就出门,找朋友聊天去了,一直到深夜才回到家。因他满脑子都是美人色欲,虽然还没有实际行动,肾精就已经开始自我消耗,骨髓的精气无法通过脊柱上升到大脑,所以他精神不佳,理学功夫迅速下滑,连别人说什么,他脑子都像是隔着一层膜,听不清楚。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曾国藩受邀到汤鹏家做客。宴席上,他看到两个美人非常可人,一时色心难掩,就在席上调戏她们。类似这些调戏的片段,他在日记中多处提到。为了成就大业,他立志断掉色念。所以,他常在日记中检视自己的念头和行为。

家中病怏怏的妻子,或许就是他心灵世界的反映吧。曾国藩决心改过自新,将戒色列在三大戒的首位。他认为色心不去,难成大事。色心一旦膨胀,就难以收拾,最终会妨碍他的事业成功。从他的日记来看,戒色的决心,就像跟色魔打仗一样,必要历经一番血战,才能彻底斩断色欲的根。

为了戒色念,甚至连闺房逗趣,在外人面前和妻子过分的亲密,他都会认为心不净。

“去年,我已经发誓要戒掉这一恶,今天又犯了,真是可耻,可恨!这么久都还不能克治,面对朋友,都会觉得汗颜。”

这是曾国藩在日记中写的,话语中能够感受到他悔恨和要改的决心。

曾国藩修心修身约束自己。(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曾国藩修心修身约束自己。(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曾国藩的严格自律,表现在每天都要做上文提到的12件事,每天记录自己的心得体会,给自己多留反思的余地。

他通过这样的历炼,修心修身约束自己,最终实现他的志向,成为晚清一代重臣。他在实践通向完人的路上,也成就了立言立德立功的不朽之事。

责任编辑: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