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可不可以別讓我演戲”良心陸媒記者的在疫情一線的處境
資料圖片:官方媒體記者採訪中國疾控中心負責人(美聯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可不可以別讓我演戲” 良心陸媒記者在疫情一線處境難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0日】(本台記者陳默綜合報導)近日,一篇揭露武漢醫院疫情爆發內幕的調查報導在《環球時報》發佈後立遭刪除。“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共官媒上也曾系列出現講真話的報道,雖在中共宣傳部門的管控的管控下均遭刪除,但生存在中共官媒裏的記者裏,仍有一些想說真話、做真實新聞的記者們。

在中國大陸新聞審查的高壓下,那些報道“中共病毒疫情真實新聞的記者們所面對的處境是怎樣的呢?

陸媒良心記者的表達

因擔心自己的安全,這位陸媒記者在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使用了英文名。

Henry Jiang是一名中共黨媒的記者,目前正在武漢採訪報道“中共病毒疫情。他採寫完一篇關於志願者如何在小區服務的報導後,以爲報道講的是“正能量、溫馨、中國小人物的故事”,

應該符合編輯的需求,但最後還是“被斃了”。

Henry Jiang說,“領導的意思是……不讓宣傳民間的力量。怎麼說呢?就是稿子也不知道怎麼寫。”

Henry Jiang還披露說:“我們在一線,現在疫情素材很多,到處都是故事素材能寫,照事實寫…….也不行。”

Henry Jiang表示,類似這種抱怨,在黨媒內也在不斷滋長。他自嘲道:有能力的人離職,沒有能力的人就繼續配合黨機器“當演員”。

樊巍是《環球時報》特派武漢的記者。3月16日,他曾發出一篇題爲《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鏡》的調查報導。

樊巍透過採訪一線醫生,揭露了此次疫情上報遭隱匿、李文亮醫生遭威脅開除、醫療人員不被允許穿防護服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導致的種種事實。

但文稿刊出不久後也遭到刪除。

另一位陸媒記者CindyYu的領導直接要求她交出受訪者“誇讚中國”的影片。她在形容自己的採訪工作時,也同樣充滿自嘲的說:“像是導演一樣”。

有一次,她私下向領導抱怨說,“有政治任務我瞭解,但可不可以不要讓我演戲?”

《紐約時報》報道,大陸官媒記者王雅各(Jacob Wang)最近看到有關報道稱“中共病毒疫情發源地武漢市的生活越來越好時,他“非常生氣”,因爲他知道武漢仍然處於危機之中,他說:“人們在等死,對此我感到非常生氣。我是一名記者,但我也是一個普通人。”

王雅各曾親身前往武漢,記錄中共政權抗疫失敗的點滴,並在社交平臺發表文章。他上個月的一篇文章指,在失敗的官僚主義下,武漢病人正在掙扎着尋求醫療救護。

他告訴紐時,“看到這些駭人的故事,你真的會在晚上無法入睡,感到非常沮喪。”

另一位黃先生(Tenney Huang)是曾在武漢逗留數週的中共官媒記者,他說,隨着審查制度的日益猖獗,記者改成在社交媒體平臺和其它工具,繼續分享他們的報導:“每個人都處於被壓抑和委屈的狀態,自由表達是我們反擊的一種方式。”

他指出:“事實就像柴火,堆的越多,當遇上火花時,燃燒的力道就越大。”

這位在武漢待了幾個星期的國營刊物記者說:“每個人都處於被壓抑和委屈的狀態,自由表達是我們反擊的一種方式。”

《紐時》報道說,除了上述記者外,公民記者方斌也曾在武漢封城後深挖當地疫情實況,但在2月8日左右“被失蹤”。

《紐時》指出,在公衆的大力支持和廣泛呼籲言論自由的鼓舞下,中國記者正在反擊,罕見地挑戰中國共產黨。

“越少人願意說真話,這個社會就越加危險”

自由亞洲指出,“失去完全獨立性、調查性的中國官方媒體,成爲公權力機構的直接傳聲筒。”

前南方週末記者、助理教授方可成在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當政治忠誠被提升到一個很高的地位,監督報導被視爲一個不忠誠的體現……比如你去報導一些災難事件時,你對這個事件的追責、反思,能夠到什麼程度?你是隻能去追責到一個基層官員?還是到第一個主政的地方官員?還是能追責、反思背後的體系?”

方可成是畢業於北大新聞學院80後,目前在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任助理教授。他向自由亞洲表示,他能觀察到課堂中這些即將或可能進入中國新聞界的00後的焦慮與糾結。

他說:”比起我讀書的時候,防火牆沒那麼高,社會上還是有活躍的公民社會、NGO,當時學生想參與公共事件、跟這些人交流是有管道的。但現在可能這種無力、顧慮的感覺,更加強烈。”

方可成還說,另一方面,隨着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這些新聞人還要面臨來自同學、或在網上被舉報的壓力。

方可成曾創立了一個“新聞實驗室”的微信公號,一直是大陸媒體人及學生們的重要閱讀指南。但這個號在2020年2月29日晚上遭到永久封禁。

不過,方可成依舊錶示,他還是會繼續書寫,繼續鼓勵學生成爲負責任的訊息傳播者。他說:“我不是擔心大家太過冒進,反而是擔心大家太過小心。"

方可成指出,中國媒體人現在是一個過度謹慎的狀態。而越少人願意說真話,這個社會就越加危險。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治下的中國,由於北京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可稱“中共肺炎”。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