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從中國蔓延至全世界。(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佚名:中共病毒易感染人羣分析結論:親共者易得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1日】中共病毒爆發後迅速在中國大陸擴散,並在短時間內蔓延到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人們常說:劫難無情,瘟疫有眼。看一看中共病毒在國際上的蔓延趨勢,就不難發現,這次瘟疫很明顯是衝着中國共產黨而來的。

上述曲線好象在告訴人們,中共病毒在國際上直奔“親共點”去感染。有人可能覺得,親共與否與人體的免疫力、疫情流行有什麼關係呢?認爲沒關係。其實關係很大。

《黃帝內經·素問·刺法論》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幹。”疾病是否發生、是否惡化,關鍵取決於人體內的正氣。一個人的體內正氣充沛,則疾病的淫邪之氣就上不了身,反之亦然。一個國家也和一個人類似,人體是由很多細胞組成的,國家的肌體是由許多個人組成的,這些人就好像組成國家的細胞一樣;如果相當一部分人積累了足夠的邪氣,這個國家就會遭殃。

瞭解中共“假惡暴”本性的人都知道,中共之毒之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幹不出來的。無論是國家還是個人親共,從中共那裏接受和感染的淫邪很容易致命。這不是無神論者的一個“不信”就能了斷的。

截至3月18日,除中國外,中共肺炎累計確診病例人數最多的幾個國家分別是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國、法國和韓國。從資料看,這幾個國家都是跟中共走的非常近的國家。

首先看意大利。作爲G7世界七大工業國之一,意大利不顧西方盟友的反對,於2019年3月與中共簽約,併成爲歐洲首個簽署中共“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2019年,由於大陸游客的激增,羅馬街頭竟然出現了中共警察。

而伊朗呢,則是國際公認的中共小兄弟,它的軍火、導彈、核武、電子產品等由中共輸入。在“一帶一路”計劃中,伊朗是中共滲透歐亞非的戰略樞紐。過去10年中,中共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貿易伙伴。

中共在六四屠城之後,西班牙是第一個派外交大臣訪問北京的歐盟國家。2017年,西班牙首相出席中共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2019年6月,西班牙沃達豐(Vodafone)正式啓動了該國的首個5G商用移動網絡,並採用華爲作爲核心設備供應商。2019年1月,在中共黨魁訪問西班牙之後,馬德里王室劇院在中共的施壓下,強制性取消了即將在該劇院上演的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

再來看看德國和法國這兩個疫情比較嚴重的歐洲強國。近年來兩國政府都很親共。“華爲”是中共背景的ICT(信息與通信)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提供商。在海外華爲一直被質疑創辦人原身份和解放軍背景。而德國和法國卻選擇了無視美國的鄭重警告,最近雙雙決定允許“華爲”參與本國的5G網絡建設。2019年3月26日,德國總理在巴黎記者會上大讚“一帶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計劃”、“我們歐洲人想要參與”。而法國總統在2017年3月3日接受《巴黎人報》採訪時,自稱是“毛澤東主義者”。

再來看看亞洲地區除中國外疫情最嚴重的韓國。近年來,韓國政府大幅向中共靠近。甚至在大陸疫情被曝光後,韓國政府擔心會損害與中共的關係,堅持不在邊境設限,也不對旅客進行檢疫。在過去10幾年中,因爲中共的淫威和滲透,韓國的首爾、大邱等城市多次拒絕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

與以上親共國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香港、俄羅斯、印度、和臺灣。這些國家和地區雖然是中國的近鄰,但因其都選擇了拒絕中共或不相信中共,所以基本上都成功抵禦了中共病毒。

提起香港,很多人馬上會想到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儘管香港每天有近10萬的大陸人入境,而且港府一直不全面封關,香港本地人因爲堅持抵制中共而保護了自己的平安。

截至3月18日,香港確診的100多例中共病毒感染者中,大多是從大陸來的人,香港本地人中也多是傾向支持中共的人士被感染。

而一提起臺灣,人們可能馬上會想到2020年1月剛結束不久的臺灣大選。臺灣人民用選票向中共說不,徹底拒絕了中共。雖然與大陸經貿往來異常緊密,但臺灣的確診人數一直相對較低,使得臺灣一舉成爲全世界抗擊瘟疫的典範。

印度是一個走民主路線的國家,與霸權主義的中共長期處於對峙狀態。雖然是中國的近鄰,且人口數量僅次於中國,但印度的確診人數一直相對較低。

俄羅斯表面是中共的“老大哥”,實際上是最不相信中共的。在1月20日中共表態要控制疫情時,第二天俄羅斯就把武漢疫情定性爲“生物威脅”。儘管現任中共黨魁稱俄羅斯總統是他“最好的知心朋友”,但俄羅斯對於來自中國的中共病毒疫情仍然採取了最嚴厲的措施。

作爲一個前蘇聯國家,波蘭深受共產主義恐怖之害對共產主義深惡痛絕,每年悼念共產主義恐怖的受害者。11月11日是波蘭獨立日。2018年,一份波蘭民意調查報告顯示,波蘭人把共產主義崩潰視爲100年來最爲重要和最爲成功的歷史事件。截至3月17日,波蘭確診中共肺炎的人數只有17例。

再反觀中國大陸國內,中共病毒的擴散路線(如圖三)同樣彰顯了大疫有眼直奔中共的昭昭天意。瘟疫爲什麼非要從武漢開始,而不從其它地方開始呢?

早在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暗中唆使武漢電視臺臺長趙致真,拍攝一部長達六個小時的惡意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從99年7月22日起在全國滾動式播出,並強迫各機關、學校、企事業單位組織全體成員觀看,以謊言煽起了民衆對法輪功的仇恨。

這部栽贓嫁禍法輪功的電視片從武漢做出,毒害全國和世界,使無數世人對法輪佛法產生了很深的誤解、甚至仇恨,失去了得到這部高德大法的萬古機緣,它給武漢和武漢人民帶去了多大罪業?

無獨有偶,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大罪,從武漢同濟醫院發源。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國際上稱爲“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而武漢同濟醫院是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

今天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遵循同樣的模式,從武漢向全國和世界擴散,如此“巧合”,是不是一種警示和提醒呢? 瘟疫的蔓延路線是不是上天在告訴人們“抵制中共 才能遠離病毒”呢?

在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中,中國人敬天畏神,相信天災人禍是上天在警示人。中共70年暴政,害死8000多萬中國人,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從整風運動到土地改革,從三反五反到文化大革命,從八九年屠殺大學生,到九九年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再到現在對全體廣大民衆的欺凌打壓,中共用暴力和謊言給中華民族和世界帶來深重災難。中共壞事做絕,如今內外交困,氣數已盡。

上天有好生之德。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安危,頂着迫害的壓力,二十年如一日的向民衆講清真相,就是讓民衆看清中共本質,從而遠離中共。

截止到今天,已經有超過三億五千萬的中國人,從高官到平民百姓,都做了“三退保平安”,也就是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共產黨讓人加入黨、團、隊的時候,都讓人舉着胳膊握着右拳在鮮血淋淋的紅旗下發一個毒誓,要把命獻給它,要爲共產主義奮鬥終生。這個毒誓是跟着人走一輩子的,如果不能及時三退,毒誓遲早都要兌現的。聲明“三退”就是聲明不再做中共的墊背、替罪羊。

願看到此文的有緣人都能夠抓緊退出黨、團、隊與中共切割,從而在天滅中共的大淘汰中得到上天的保護和救度。用真名,小名或者化名做三退都可以;也可以寫在一元紙幣上並把它花出去;或者寫在紙上貼出去,或者也可以告訴法輪功學員來幫聲明三退,神佛看的是人心。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咱們得保護好自己,別讓自己被每天撲面而來、送到掌中的中共宣傳(電視、微博、抖音)淹沒。希望在這次針對中共而來的兇猛瘟疫過後,您會慶幸自己因爲衝破了謊言、瞭解了真相而平安的走入未來。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