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麥克亨利要塞(Fort McHenry)戰鬥,誕生美國國歌:《星條旗》(圖片:Dr.frog/en.wikipedia)
麥克亨利要塞(Fort McHenry)戰鬥,誕生美國國歌:《星條旗》(圖片:Dr.frog/en.wikipedia)

美國首都被攻陷!英軍享用總統早餐後一把火燒掉了總統官邸

【美國史話系列42】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5日】(編輯:文長)雖然麥迪遜堅持要打,但公平地講,1812戰爭是在缺乏準備的情況下開始的。美國倉惶出擊,想奪取加拿大,因爲英國在北美的勢力都集中在加拿大。戰爭初期,形勢對美國很不利,畢竟英國的軍事實力比美國強得多,而且人家是聯合了加拿大殖民者,再加上美國中西部的印第安人聯合作戰。

詹姆斯•麥迪遜(圖片:美國畫家John Vanderlyn1816年畫作)
詹姆斯•麥迪遜(圖片:美國畫家John Vanderlyn1816年畫作)

美國一沒錢、二沒訓練有素的正規軍,另外東北部聯邦黨人的州根本不想打仗。這樣一來,前三次進攻加拿大的計劃都失敗了,而且美國自己還丟了幾座城池。

儘管地面作戰中,美國連連失利,但美國的海軍卻很爭氣。別看美國海軍的戰鬥力比不了英國,打了幾個回合之後,美國的戰績卻遠遠好於英國,這一結果出人意料,連美國人自己都難以相信。打了半年,美國一共還捕獲了六艘英國戰艦,而美國只損失了一艘戰艦。看到英國軍艦被押送回美國,將士們歡欣鼓舞、士氣大振。在海上作戰的可不止是軍艦,美國的商船也參與戰鬥。那時候美國商船都配有大炮,主要的進攻對象是英國的商船,他們一共捕獲了三百多艘英國商船,戰果累累。

面對海上的挫敗,英國不敢再小覷美國了,不斷往北美增派戰艦。其實,英國要是一開始就把全部主力戰艦都派過來,美國還真不一定能頂得住。可是誰讓他們在歐洲非要跟拿破崙死磕不可呢?在英國人眼裏,北美殖民的重要性大概比不了歐洲的霸業。拿破崙威脅的可是大英帝國的霸主地位,所以兩頭同時開戰只能顧一頭的時候,寧願先保住歐洲。(其實歷史學界有一種觀點一直認爲,英國人覺得在北美經營殖民地本來就是個賠本的買賣,所以當年美國獨立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損失)如果說拿破崙戰爭是歷史的必然,那美國在1812戰爭期間逃過一劫也是冥冥中註定的安排。言歸正傳,1813年英國已經明顯加強了對大西洋戰場的控制,美國海軍的戰鬥力突然顯得捉襟見肘。整個東海岸幾乎都被英國封鎖了,除了新英格蘭地區個別幾個港口以外,美國船隻無法正常進出任何港口。

在五大湖戰場上,印第安納州州長威廉·亨利·哈里森率領着大批部隊,試圖從英國人手中把底特律奪回來(上集講過,威廉·赫爾將軍沒守住底特律,棄城而逃)。這個哈里森我們以後還會講到,他是美國的第九位總統,他曾經受傑佛遜總統指派,專門負責和印第安部落首領談判,爲美國領土向西擴張起到了關鍵作用。他本人對開發西部土地也饒有興趣,當然也因此經常遭到印第安人的伏擊,所以他對於1812戰爭很支持,也表現得非常勇敢。他不但是大敗英軍,搶回了底特律,讓英國人從底特律一路逃回了加拿大;他還乘勝追擊,在加拿大境內打了個大勝仗。在那場戰役中,印第安酋長特庫姆塞(Tecumseh)喪生。

 特庫姆塞(Tecumseh)(圖片: Owen Staples/Toronto Public Library)
特庫姆塞(Tecumseh)(圖片: Owen Staples/Toronto Public Library)

特庫姆塞就是我們上集中講的那個印第安人領袖,他一個人就把所有印第安部落聯合起來,共同對付美國。特庫姆塞也因此成爲了美國人尤其是哈里森的眼中釘、肉中刺。其實哈里森的部隊以前經常遭到印第安人的打劫,而且印第安人可不像英軍,有完善的交換戰俘的政策,他們抓到了美國士兵一般就是打死,很殘忍的。現在,印第安人的戰爭統帥兼精神領袖—特庫姆塞死了,對美國人來說是一次大的勝利。哈里森將軍因爲他在1812戰爭中的英勇表現,在戰後被授予了很高的榮譽,這是後話。

與哈里森幾乎同一時間,另一位勇敢的海軍將領叫奧利弗·佩裏,他在伊利湖上也打了個大勝仗,把英國戰艦打得落花流水。美國想趁著這股旺盛的勢頭,再一舉收復安大略湖,並且跨國尼亞加拉河,再次入侵加拿大。但是這回沒那麼幸運,他們失敗了。1813年底,英國人過了河,佔領了美國的尼亞加拉堡,並放火燒燬了布法羅(Buffalo,水牛城)。

1814年,歐洲局勢發生了大的逆轉。拿破崙當年4月份被迫退位,英法戰爭結束。英國終於騰出了精力,來打美國。這一回英國人來勢洶洶,他們兵分三路:一批趕赴加拿大作後盾,另一批加強封鎖美國海岸線,第三撥人順海上南下,直取牙買加,準備進攻新奧爾良。英國人的計劃是派遣一萬多人從加拿大南下,進攻紐約。但是在此目的達到之前,他們先要進攻切斯比克灣,這對首都華盛頓和巴爾迪莫地區構成了巨大威脅。大約有四千英軍在華盛頓特區東南面登陸,迅速向首都進發。當時美國那雄獅般的英雄部隊分散在五大湖地區,離華盛頓1000多英里,遠水解不了近渴,眼看老家就要被別人抄了。

美國將軍威廉·溫德爾將軍雖然率領着一支兩倍於英軍的部隊拼死抵抗,還是沒能擋住英國的迅猛攻勢,美國首都危在旦夕。千鈞一髮之時,溫德爾將軍竟然下令撤退,而當時的前線距離華盛頓只有10公里,撤退就意味着放棄。有一小批勇敢的海軍官兵拒絕後退,寧死保衛國家。領導這支敢死隊的將軍叫喬舒亞·巴尼。可是,他們畢竟只有兩千人,而他們面對的卻是四千人的英軍。

英國人沒有繼續和這批敢死隊正面交火,他們繞道他們的背後,繳了他們的械。巴尼身受重傷,寧死不降。英國人十分佩服他的勇氣,把他擡到英國戰地醫院治療。巴尼後來說,英軍長官對待他就像親兄弟一樣。畢竟,那是個崇尚英雄的年代。經過激烈的戰鬥,英國直搗華盛頓,美國首都淪陷。

英軍統帥Robert Ross和George Cockburn準備放火焚燒白宮和國會。英國人這麼做,其實也是一種報復行爲,他們認爲美國人在拿破崙戰爭期間,在背後挑釁英國,就是在英國後院裏放火,所以必須得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他們在白宮放火之前,還拿走了麥迪遜總統的一頂帽子和麥迪遜夫人的一個坐墊。雖然這都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對美國來說是一種莫大的侮辱。當年八國聯軍攻佔北京的時候,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的東西也是被人拿走,國人認爲這是極大地羞辱。不知爲什麼,雖然麥迪遜提前離開了白宮,但總統的晚餐還是準備完畢,結果英軍享用了總統的這些食物。

麥迪遜穿過Potomac河,向着老家弗吉尼亞方向逃走。第二天,他才與夫人匯合,他們決定在距離華盛頓25公里的地方靜觀事態發展。英軍放火之後徜徉而去,他們下一個進攻的目標是巴爾的摩。三天后,麥迪遜總統回到了首都,這裏已然滿目瘡痍,像是廢墟里的古希臘和古羅馬,殘垣斷壁中隱隱浮現著曾經的輝煌,令人唏噓過後悵然若失。

美國獨立戰爭之後,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大的創傷。首都淪陷,被人付之一炬,大有亡國之兆。如果巴爾的摩再次失守,英軍就可以長驅直入,後果不堪設想。俗話說,哀兵必勝,美國人在面臨着生死存亡的考驗時,同仇敵愾,英勇抵抗。麥克亨利堡巴爾的摩港的重要防守陣地,英國戰艦密集炮轟之下,它竟然巍然屹立。

麥克亨利堡(Fort McHenry)是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的一座沿海五角形堡壘(圖片: 麥克亨利堡社交媒體團隊)
麥克亨利堡(Fort McHenry)是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的一座沿海五角形堡壘(圖片: 麥克亨利堡社交媒體團隊)

巴爾的摩保衛戰中,有一位年輕人,受到了巨大的鼓舞,他將滿腔愛國熱情寫成了一首流傳千古的歌。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請看下集。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