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二戰集中營的死亡 VS 中共器官移植的死亡
二戰毒氣室的死亡 VS 中共器官移植的死亡(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細思極恐:當年集中營分揀送往「毒氣室」的納粹醫生和當今「換肺」的陳靜瑜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9日】(編輯:吳永健)

歷次重大事件

下面這張圖片應該是新做出來的,真的很好。頂部字體比較模糊的,難不成是提醒人們所發生過的事情已漸漸淡出人們的記憶?它們分別是:長春圍城、鎮反運動、文化大革命、三年困難、天安門事件。

末尾附上:你爲什麼還堅信共產黨代表中國?中國人,請不要再視而不見

紅色字體是後來補上的:新疆集中營活摘器官

紅色醒目扎眼,似在警醒人們它們今天仍在發生着,而且變得更加隱蔽地進行。

尤其是活摘器官這種罪行,是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邪惡,超越斯大林和希特勒。

納粹醫生

提起納粹,網友分享了下面這麼一段闡述的話語。

這些納粹醫生之所以強調自己的“演員”身份、而不是「作者」身份,不僅僅是因爲他們急於洗脫罪行,也因爲這個「接龍恐怖故事」的作者如此之分散,似乎——大約除了希特勒——不會有任何作者真的認爲自己是作者。

所謂「沒有一片雪花會認爲是自己造成了雪崩」。

猶太人的正常生活到毒氣室這漫長的道路上,誰會覺得自己有罪呢?

登記收集猶太人信息的官僚?

撰寫各種反猶太文章的編輯記者?

猶太人遣送到“特別居住區”的警察?

把他們送上火車的黨衛軍?

集中營裏的醫生?

納粹醫生只不過是把已經送來的人按照「上面的指示」,分揀成立刻送往「毒氣室的」和「留下來幹活的」而已。在這個漫長的迫害鏈條中,每個人都不過是在「執行公務」而已。然而,罪責只應由「元首」一人承擔?「元首」就是有三頭六臂,又怎能屠殺幾百上千萬人?

納粹的罪惡,與其說是納粹的危險,不如說是我們每個人自身所蘊藏的危險。歷史上奧斯維辛集中營這樣的恐怖時刻並不多見,但是現實中「微納粹」時刻卻比比皆是——警察的刑訊逼供、強拆中的打手、打人的城管......有多少「普通人」在完成「角色轉換」之後可以若無其事地作惡?遊行中打、砸、搶、燒、網絡世界的語言暴力,又有多少人在「集體」的遮蔽下施暴?當一個人「脫下」作爲個體的自我,「穿上」他者的身份,並隱身於集體的庇護,作惡行就變得輕鬆自如。而對於小惡匯聚成大惡,有時候「普通人」所需做的全部就是「別過頭去」。

器官移植

納粹之惡不僅僅存在於歷史中,它一直在文明的外衣之下蠢蠢而動。

回到現實中的中國大陸,就在當下,如果說感染中共病毒做移植手術的換器官、換肺,就象到菜市場買個豬腰、豬肚,或者說到汽車零配件部門購買零件那麼輕巧和簡單,你不覺得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嗎?事實上,十多年來供體來源被當作國家機密,對公衆一直是個謎。

因此,更有網友坦言:無錫的肺,天津的肝,武漢的腎。這三家是公開的,這些地方神醫一年移植的器官數量比世界其它地方同類器官移植數量還多。全世界富人每年慕名而來的就很多,所以纔會有那麼多洋人舔共。

另一位網友分享道:因爲肺炎已經開始器官移植了。

這個就是在微博上翻出來的那個被列入追查國際名單中的陳靜瑜所做的病例之一。

這位經過26天肺移植治療的患者提到,陳院長(陳靜瑜)說過國外的理念換肺是爲了提高生活質量,中國人換肺是救命,所以我也想說換肺提高生活質量應該是對的,沒有質量的生活不叫生活。叫受罪。

可是這位患者有沒有想過,如果供體來源是他的親友怎麼辦?真實的感受是如何呢?

大紀元網站報道了「終止中共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執行主任蘇西‧休斯(Susie Hughes)的擔憂。

2020年2月29日,中國江蘇無錫市一家醫院對一名59歲的男性武漢肺炎重症患者,進行了雙肺移植手術。病人在該醫院的手術等待時間僅爲5天,主刀醫生陳靜瑜

一天之後的3月1日,中國浙江一家醫院對一名女性武漢肺炎患者,進行雙肺移植手術。主刀醫生韓威力。

3月10日,陳靜瑜再次主刀,對一名73歲的男性武漢肺炎患者,施行雙肺移植手術。手術等待時間不到5天。

華府「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VOC)」3月10日在美國國會山發佈一份最新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研究報告。終止中國濫用移植國際聯盟執行主任休斯受邀參加了這一活動。她表示,近日,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患者接連快速雙肺移植,令人擔憂其器官來源。

終止中共移植濫用國際聯盟執行主任蘇西‧休斯(Susie Hughes)。(圖片:Samira Bouaou/大紀元)
終止中共移植濫用國際聯盟執行主任蘇西‧休斯(Susie Hughes)。(圖片:Samira Bouaou/大紀元)

休斯在發言中說,「最近發生在中國的雙肺移植,令人擔憂;重要的是,如此快速獲得這些肺,並且是完美的(器官)匹配。」

「這是令人憂心的,尤其是所有的證據(顯示)——在中國發生了強摘人體器官(的罪行),而(中國的)器官捐獻率非常低。」

「他們如何能夠使用肺移植來治療中共肺炎(武漢肺炎)?」

「你馬上會想到,他們從哪裏獲得的器官?這個時機非常令人關注。」

「我認爲,(中共肺炎疫情下,)肺移植的發生是中國器官移植系統不透明的另一個例證……是一個警鐘。(中共)沒有明確的跡象顯示,這些器官來自何處。」

休斯引用2019年6月英國獨立人民法庭就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指控所做出的判決說,「人民法庭做出的結論包括:大規模強摘人體器官,在中國已經存在多年;法輪功學員是一個,並可能是主要的器官來源。」

「有關對維族人士的迫害和醫療測試,是最近的。」

「當有這麼多證據顯示,這些器官來自良心犯的時候,人們真的願意相信中共所說的嗎?」

中共肺炎患者雙肺移植疑點重重

陸媒報道,這些中共肺炎患者移植的雙肺供體都是「腦死亡」,但是,陸媒的報道,沒有說明供體腦死原因以及供體的身份背景。

文首提及的大陸器官移植主刀醫生陳靜瑜、韓威力,都因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而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對象。

外界注意到,不僅僅陳靜瑜、韓威力,中國器官移植醫生所用器官,也似乎主要都來自「腦死亡」。

2017年10月2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對外公佈了105個電話調查錄音。接受調查的醫院稱,異體移植供體來源,主要是腦死亡捐獻器官。再追問下去,對方或閃爍其辭,或三緘其口。

2020年3月,「追查國際」發佈一份2019年的電話調查報告,報告顯示,醫院繼續用所謂的「腦死亡捐獻器官」大量做移植手術,但黑箱操作,器官來源完全不透明。醫院對外統一口徑:沒有司法器官,都是腦死亡捐獻器官。

腦死亡,令人不禁想起中共的「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

2017年11月,TV朝鮮(TV Chosun,韓國的綜編頻道,正式名稱爲朝鮮放送)紀錄片《調查報告7》欄目播出專題《殺了才能活》,《調查報告7》採訪了南韓「器官移植倫理協會」會長兼外科醫生李承原(音譯),李表示:「『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除了爲摘器官令人進入腦死狀態外別無它用……」

中共「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的發明者是中共重慶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局長、錦州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王立軍創辦了「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研究人體器官移植王立軍曾追隨落馬的薄熙來,大肆抓捕和迫害法輪功學員。

自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黑幕被曝光以來,國際社會紛紛譴責這一非人行徑。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衆議院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爲。

2016年7月,歐洲議會通過48號書面聲明和「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緊急議案。

此外,澳洲、意大利、加拿大、愛爾蘭等多國政府部門、機構相繼通過決議案,制止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

專家建議美國立法 國際社會公開調查中共器官來源

在3月10日的報告發佈會上,終止中國濫用移植國際聯盟(ETAC)執行主任休斯(Susie Hughes)表示,雖然美國國會通過了343號決議案,歐盟也通過類似的議案,但是她認爲,「在制止(中共)強摘器官方面,顯然人們還沒有采取足夠的行動。」

一、建議美國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遊。

休斯說,「非常重要的是,美國要參考其它國家的做法,制定法律,將器官移植旅遊業定爲犯罪。」

「此舉將保護美國公民,也將教育美國公民:如果他們在中國去做器官移植,將有人會因他們移植的器官而被殺害。所以,這將是一個重要的立法。」

二、建議成立調查委員會,對中共強摘器官行徑進行調查。

休斯表示,「另一件需要做的事情是:我們需要建立一個調查委員會。」「我認爲,強大的國家,如美國,今年真的應該在聯合國大會上就此大聲疾呼。」

責任編輯:文思敏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