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漢肺炎病毒傳播(圖片:pixabay)
中共宣稱零新增,但民間傳出不同說法(圖片:pixabay)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何清漣:自吹的“抗疫神話”如何煉成?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3日】歐美疫情日趨嚴重,WHO不再象優待中國那樣優待歐洲,及時宣佈歐洲已成爲世界疫情的震中。與此同時,中國通過外宣內宣外加五毛大軍打造了一個已將疫情控制住的神話,比如全國已經陸續復工,武漢方艙醫院已經撤除,湖北各地已經陸續解除封城措施。在抗疫戰中大獲全勝的中國,已經派出抗疫專家組分赴伊朗與意大利援助,將意大利人感動得齊唱中國國歌(已經被意大利證僞)。世界還在半信半疑之時,中國卻得到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穫:出於相信中國此刻比美歐更安全,不少留學生組團包機回國。

回國避疫:祖國不歡迎你

中國宣佈,3月15日當天新增武漢肺炎確診病例16例,累計確診超過8萬例。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數據顯示,全球總感染人數已經接近17萬,這意味着中國境外的病例數量已超過中國境內。爲了防止“疫情倒灌”,3月12日,上海市政府宣佈對來自多個重點國家的旅客實行居家或集中隔離。北京市政府亦於3月15日宣佈,所有從境外抵達北京的旅客一律要求集中隔離14天,費用自理——這對滿腔愛國熱情的中國留學生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自從春節後想方設法來到西方國家避疫後,雖然沒被真正隔離,就診全部由醫保包了,還可以抗議西方社會視他們爲病毒傳播者的“種族歧視”。

BBC在《中國加強入境管控,大批留學生“組團”回國》一文描述了他們的遭遇:回國者有相當數量是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而非已經在國外定居的華人。對待這些人的回國,國內流傳最廣的“歡迎標語"是:“國家有難你不在,千里投毒你第一,這就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被要求自費隔離的留學生們深感委屈,有人表示“在當初疫情爆發時,我和很多其他人都參與了給國內捐口罩和防護服。”——當然,他們在親愛的母國,已經沒有抗議的權利了。

中國國內的人已經忘記正是當初在武漢封城前從武漢天河機場飛往全世界的6萬人,足跡遍佈全球40多個國家主要城市,就是他們“千里投毒”讓武漢肺炎滿世界;海外留學生們也有意忘記海外口罩與防護物質短缺,就是他們這種狂購造成的後果。比如美國只有5000萬隻口罩存貨,一直被中國政府的宣傳機器與五毛大肆譏嘲。更可惡的是不少人還在意大利與巴黎街頭掛上“我不是病毒,我是人類”求擁抱,由於武漢肺炎是無症狀傳播,此舉不知害了多少人。

90後留學海外的中國留學生大多都非常愛黨愛國非常出名,只要他們認爲哪個國家有某件事不利於中共,立刻就藉助西方國家的自由空間舉行集會自由表達愛國義憤。這些人刻意忘記了中國是個嚴厲管制輿論、迫害政治異見人士的國度,日常信息來源主要是同類交流的微信,以及大外宣媒體。不少與政府宣傳不合的消息,他們都認爲是“獨運輪“的造謠。出於相信中國政府宣傳的抗疫神話,這些留學生花了數萬元購買機票回國。這些一帆風順的中國青年,不知道這其實只是他們在極權中國的人生中經歷的一次極小的挫折。

中國的疫情數據姓黨不姓實

中國對武漢肺炎總病例的公佈覈查,全由政府掌控,外部世界無從瞭解真實數據。這是中共應對災情的慣例,當年汶川地震時,有民間人士想調查死亡人數,後來都被抓進監獄判了刑。這次進入湖北的三位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現在都處於“失蹤”狀態。李澤華觸犯中共當局禁忌的P4病毒所與武漢火葬場。武漢P4 病毒所全稱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國外生化界一直懷疑武漢肺炎病毒是該所泄漏。李澤華關於武漢火葬場的採訪視頻觸及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這個敏感問題。爲此他暗訪了武漢的“青山殯儀館”,在相關視頻裏他通過採訪一個負責招聘農民擡屍工的人佐證武漢的殯儀館需要高價聘用“擡屍工”的網傳消息。

李澤華在這段視頻的最後用幾個數據算了一筆賬,暗示中國政府其實隱瞞了死亡的人數。李澤華根據官方的資料算出,武漢在1月12日首例確診病例死亡到2月19日爲止的38天內平均每天因疫情死亡的人數爲40人。根據官方的數據,武漢市平均每天非病毒感染死亡人數爲137人,而武漢市區共有74個火化爐,日常情況下,每天每個火化爐只需火化1.74具屍體,每具屍體火化需要60分鐘的時間。漢口殯儀館專門負責火化新冠病人的遺體。這家殯儀館共有30臺火化爐。按照上面的數據,李澤華推算出,漢口殯儀館每天需要處理的52 具非感染者遺體(每個火化爐每天火化1.74具X30座火化爐)加上40具病毒感染者遺體應該是92具,遠遠低於這家殯儀館的火化能力。如果每天工作八小時的話,漢口殯儀館有能力火化240具遺體。

李澤華的結論是,如果官方有關武漢肺炎死亡的人數是真實的話,非但漢口殯儀館不需要加班,其他殯儀館(青山殯儀館)更不需要加班。

李澤華的調查戳到了中共的痛處,這是他被抓之緣由。關於中國疫情數據造假,我寫過兩篇文章,一篇是《武漢肺炎疫情中的數據烏龍》,其中一節根據官方殯葬業數據與殯葬業超負荷工作現狀,得出的結論與李澤華相同,但他的更有現場感。另一篇《看懂中國疫情數據的“黨性”》也是分析中國的統計數據爲何不可靠。總之,中國的統計數據不可靠,連現任總理李克強也不相信,2007年他在遼寧省委書記任上,曾對來訪的美國大使雷德說過,他不相信中國的GDP增速,只依據耗電量、鐵路貨運量和銀行貸款發放量這三個數字來判斷經濟增長情況,這三個指標被西方炒作成“克強指數”。

購買WHO,中國從疫情輸出第一國成了抗疫第一國

WHO幹事長譚德賽在中國武漢肺炎疫滿全球上立有三大功勞:一是竭力推遲將武漢肺炎 宣佈爲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讓世界盡皆染疫,與中國在疫情上“風月同天”。美國在其宣佈PHEIC的當天對中國斷航,還遭到譚德賽的批評,直到疫滿全球130多個國家,武漢肺炎在譚德賽的家鄉非洲叩關時,他才宣佈爲大流行,同時立刻伸手向世界要錢幫助非洲;二是將武漢肺炎去地名化,刻意模糊病毒源頭,爲中國後來諉過於美國埋下伏筆;三是將中國冠名爲抗疫第一國,爲世界做出了犧牲,並在今年2月中旬的慕尼黑世界安全會議上聲嘶力竭地爲中國鍍金。

由這個WHO當家人親自選派的世衛專家組自然是對中國抗疫高度首肯,這種首肯的語言近於肉麻,《紐約時報》全部照登在《疫中訪問中國,WHO專家組組長看到了什麼》一文中,比如在2月的一次爲期兩週的訪問中,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Bruce Aylward)“感覺自己已經登上過巔峯——看到了應對的可能性”;艾爾沃德“看到了中國如何迅速遏制一場吞沒武漢、對全國各地構成威脅的冠狀病毒爆發。中國的抗疫方式可以被複制,但這需要速度、資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氣”——很難想象曾登出過《總理家人的財富》這種文章的《紐約時報》,竟然幼稚到認爲這位世衛專家看到了中國疫情的真相。如果說這位世衛專家因爲太閉塞,不知中國是世界上少有的極權國家,完全依靠政治暴力與控制輿論在統治,但《紐約時報》作爲一家世界大報,在中國派駐記者長達30多年,經常面臨因批評性報道而取消其駐華記者簽證的刁難,不應該幼稚到忘記中國抗疫依靠“低人權優勢”的體制性特點,更不應該忘記中共爲應付檢查發展出一套檢查文化,這套檢查文華源遠流長,1940年代赴延安的美國軍事考察團就是這樣被毛澤東矇騙而導致“美國失去了中國”。

中國財新網也許對《紐約時報》的專家訪談頗有腹誹,找來了中國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袁是國家衛健委第三批暨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正是這批專家定性了新冠病毒“人傳人”的特性,成爲整個疫情的轉折點。儘管輿論環境非常不自由,《財新》還是壯着膽子登了袁國勇說的一句話:“我要講一個真實說法,我們在武漢到訪的地方可能都是“示範單位”,我們問他們什麼,他們就答什麼,似乎已準備好”。

接下來,要討論一下現任世衛總幹事長譚德賽與中國是什麼關係?有三件事情足以說明,中國一直將譚德賽當作一份“戰略資產”在經營。據中國官方《人民日報》8日透露,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陳旭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祕書長譚德塞,並捐款2000萬美元,譚德賽立刻在推特上向中國致謝。這一天,正好是武漢肺炎病毒傳遍世界110個國家之時。世界爲這種拋棄道德與責任的赤裸裸的利益交易感到憤怒。

譚德賽被非洲聯盟與中國合謀推上WHO幹事長的位置之後,將這個聯合國機構當成了一個變相尋租的工具。根據世行顧問張倩燁女士在《WHO:專業外衣下的政治底色》一文中的揭露,譚德賽於2017年擔任世衛總幹事之後,立即到北京拜訪習近平,習近平非常大方地向WHO捐了2000萬美元。當時,中國政府是爲了讓譚德塞將臺灣阻攔在WHO門外,這件事情雖然不值這麼多錢,但中國政府做政治投資向來慷慨,考慮到SARS疫情出自實驗室泄漏時拉着病人滿街跑逃避世衛檢查的尷尬,後來香港衛生局長 陳馮富珍被中國力推成爲WHO的掌門之後的甜頭,中國很願意花錢結善緣,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夠獲得回報。譚德賽果然不負所望,兩年多之後, 等來了報恩與獲取更多酬庸的機會。中國買來了世界抗疫第一國的榮銜,還得到世衛專家們的背書。

中國明面上對譚德賽的WHO共投資4000萬美元,從中國政府來說,對外援助的冤枉錢花了無數,翻眼就成白眼狼的國家不知多少,但廣種薄收,對譚德賽的這兩筆政治投資,可算是一筆少有的超值回報。譚德賽偏袒中國,被西方社會批評爲喪失獨立性與公信力,中共黨媒《環球時報》於3月12日發佈題爲《守護譚德賽!他因力挺中國正遭西方瘋狂圍攻!》的評論,進行無恥辯護。

以上,就是中共煉成抗疫成功超級神話的幾大祕訣。最後,我將以林肯總統那句名言爲本文作結:“你可以一時欺騙所有人,也可以永遠欺騙某些人,但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人。”報應正在開始,等中共意識到自己的愚蠢之時,一切都爲之已晚。

——轉自《自由亞洲》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