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狐精(示意圖片:Sawaki Suushi 1737年畫作)
狐精(示意圖片:Sawaki Suushi 1737年畫作)

邪淫色心招來災禍 一思一念當心神目如電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4日】(編輯:吳永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何況三尺頭上有神明,不要說揹着人做的見不得人的事情,就是人的一思一念也是神明盡知。

俗話說:酒是惹禍的根苗,色是刮骨的鋼刀。色慾之心人人都有。人的一念之中的齷齪想法也許會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災禍。   

《螢窗異草》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

清朝時新城有個縣府官吏名叫杜梧。一到雨夜,他就在迷迷糊糊中覺得有美女來和他同牀共枕,他自己也覺得不對勁,知道被妖怪迷住了,然而卻無法擺脫,時間一長,杜梧就顯得病弱不堪。

一天,他昏昏然地昏迷了過去,昏迷中元神離體來到了一處官署,很像是縣上的衙門,再仔細一看,原來是當地的城隍廟,進進出出的都是陰間的差役。接着他看見一位年老的官吏來了,仔細一看原來是位已去世的同僚。杜梧於是走過去詢問,老吏非常驚異,連忙領着杜梧來到了東邊的廊屋。

杜梧見到裏面有一位判官,老吏進去說了杜梧被妖精迷住的情況,併爲他說情。

判官便將杜梧領進屋,親自翻檢書冊,纔看了一眼,就感慨地說:

你因年少好色,想姦淫一位寡婦,狐精於是便乘隙而入迷惑你。

你的病雖說可治,但狐精卻無法趕走,怎麼辦?杜梧自思並無此事,便竭力爭辯。

判官取出書冊給他看,只見上面寫着:某月某日,杜梧見鄰舍婦女王氏,心裏暗想:她丈夫剛死不久,假如越牆過去摟抱她,就能尋歡作樂。杜梧見此才知人的思想念頭都被神知道得清清楚楚,頓時感到驚恐萬分。

判官接着說道:當時你幸虧有差事外出,便擱下了這一念頭,不然禍患還不止這些。如今我替你把狐精召來,以禮相責,或許可以免去災禍。說着他在一張紙上寫了幾個字,朝室內一個人說:快將東城破廟裏的狐精召來。那人就拿着帖子走了。

過了一會兒,果然有一隻比狗還大的狐慢慢地走了過來。判官把它叫過來與它說話,狐精似乎顯得很不服氣的樣子。判官揮手讓它退下後,又對杜梧說:妖由人興,狐精之所以能來迷惑你,是因爲你心生邪念,幸好你的命數還留有很大的餘地,如今趕快回去端正心思以除去禍患,並請醫生診治,病還能痊癒。

最後判官又叮囑他道:你以後尤其應該嚴肅謹慎地祛除那些邪惡的念頭!然後那位老吏就過來把杜梧送出,一路上他也反覆告誡杜梧說:一定要端正心思,不要再動邪唸了。

 香港筲箕灣城隍廟(圖片:MarkStHo/維基,CC BY-SA 3.0)
香港筲箕灣城隍廟(圖片:MarkStHo/維基,CC BY-SA 3.0)

杜梧元神出了城隍廟走了沒多遠,就突然一下子回到了肉身,他這邊的人身就甦醒了過來。醒來一看,家人都沉浸在哀痛之中,正圍着他捶胸頓足地哭呢。

從此以後,杜梧以道德倫理嚴格約束自己,又請來名醫開了藥方,身體果然慢慢地強壯了起來。後來當他獨自就寢的時候,狐精又化成美女的形像來和他調笑,顯得異常親熱。杜梧口中只是念着“妖由人興”這句話,一點也不爲之心動,力拒狐精的騷擾。幾次下來,狐精哀嘆道:幾天不見,你已不再是吳下阿蒙了,說完它就轉身離去,從此沒敢再來。

後來,杜梧因爲時時嚴格要求自己,成了一個被人稱道的人。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