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圖片:pixabay)
中共病毒(圖片:pixabay)

良典:就中共病毒起訴中共當局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4日】去年,美國司法部起訴了中共的爪牙——華爲;今年,美國民衆則直接起訴了邪惡的中共當局。

3月12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博達曼法律集團代表四名當地民衆和一家企業,對中共當局提出了集體訴訟,控告其隱瞞疫情,掩蓋真相,導致中共肺炎在全球蔓延。該法律集團自提交起訴書以來,已接到幾十個人的電話要求把他們追加爲共同原告。

雖然目前起訴的人數並不多,但是點滴的正義呼聲都是意義非凡,極可能引發更多的世人去訴訟邪惡的中共。這起訴訟,給以世人很好的啓示,不能只顧在疫情中慌亂,不能因爲慌亂而疏忽了真正的禍源。就中共病毒起訴中共當局,天經地義!用不着等到疫情徹底結束,再去追責,現在就正當其時。

日前,又有美國著名的保守派大律師、前司法部檢察官拉里.克萊曼在美國德州北區法院對中共當局在疫情中的“不光彩”行爲提起訴訟,將中共國、中共軍隊、中共少將陳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及該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列爲被告,要求中共當局向全世界賠償20萬億美元。

病毒就是衝着中共邪黨及親共分子來的,遠離中共就是遠離病毒。林政月娥遲遲不封關,就是想把禍水引進香港,香港的疫情卻奇蹟般的並不嚴重,香港人返送中高喊天滅中共的口號,贏得了天佑香港。臺灣的疫情情況也同樣證明瞭,拒斥中共就是遠離病毒。海外民衆訴訟中共就是在聲討魔鬼。以此類比,真正認清中共罪惡,訴訟中共就相當於和共產黨劃清了一道界限,正氣升起,疫毒遠離。希望,有越來越多的海外民衆能站出來指控中共在疫情中犯下的危害人類的罪惡,同時要求經濟賠償。尤其是那些已經身染中共肺炎病毒的人們,更應該爲了自身的權益和未來,站出來指控中共當局的罪惡。

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組織以至政府,參與共同訴訟,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那將會有力的揭露和抑制中共的罪惡。隨着事態的逐步明晰,會走到這一步的。訴共大潮早晚都會出現。

《江澤民其人》中寫到:“某年月日,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聯絡各國大法官組成陪審團,在天安門廣場對江澤民進行公審,其時法輪功真相已大白於天下,陪審團宣讀江澤民罪狀達上千頁,最後以叛國罪、貪污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羣體滅絕罪等等判處江澤民極刑。”

很多年前,不是很明白,江澤民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和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並沒有直接迫害外國人,爲什麼別的國家的法官也要來參與審判呢。如今就很清楚了,中共江氏集團泄露中共疫毒,給全世界帶來了災難,各國人民都成了直接受害者。以後,各國都會對中共進行訴訟。訴訟中共是順應天意,順藤摸瓜,將會發現中共營盤裏的最後魔窟與終極黑手——江氏集團。這將應驗《江澤民其人》一書所言,世界各國的大法官都要來公審江澤民。

希望,各國民衆都能一道訴訟中共當局。訴訟中共既是維護自身權益,也是應盡的義務,作爲這個星球上的一分子,都有義務爲清除惡魔而盡力。

說句實在話:向中共追責,本應是各國政府分內之事,應率先而爲。海外老百姓已趕在前面做出了表率。海外民選政府,代表民意,莫讓人失望。

五年前,21萬法輪功學員在身處中共的邪惡迫害的情境下,尚以實名控告了罪魁江澤民。可惜,習當局沒能借勢運用天賜神器,以致今日困局,荼毒中國、貽害全球。如今,各國政府,真應該硬氣起來,反思過往對中共罪惡的綏靖、對法輪功等人道災難保持沉默的過錯。現在都成了直接受害者了,如果還不反醒過錯、認清中共,還怕和中共把關係弄僵,豈不可嘆。

縱使,中共不會馬上應訴;但是,那被告席上絕對少不了它們……。

——轉自《新唐人》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