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馬道立(左一)與張舉能(右一)見記者。(香港電臺)
馬道立(左一)與張舉能(右一)見記者。(香港電臺)

張舉能獲委任香港終院首席法官 泛民議員不滿任命政治化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4日】(本台記者鄭銘綜合報導)司法獨立一向被認爲是香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但這個核心價值近年面臨來自北京的政治打壓越來越大。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24日)宣佈委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張舉能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林鄭點名批評內會(內務委員會)至今未選出主席,將阻礙有關任命。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批評林鄭將任命政治化,意圖挾司法機構威迫立法會,務求滿足一己政治企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早上出席行政會議時,宣佈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推薦,任命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張舉能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接替明年退休的現任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這將是香港九七後,第三位終院首席法官。

由於有關任命需得到立法會同意後,根據《基本法》第88條作出任命,任命2021年1月11日生效。林鄭點名批評主持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的身兼大律師的郭榮鏗議員,至今一直未選出主席,令立法程序停頓。又說,郭榮鏗應該比其他人更明白司法制度的重要性,應樂意促成終審法官早日獲得任命,呼籲內務委員會爭取在今年7月休會前完成終審法官任命,令交接順利完成。

公民黨郭榮鏗迴應林鄭月娥的言論,批評她將法官任命政治化:「由現在距離明年一月,2021年(馬道立)他才正式退休,所以時間上是仍然有十個多月。我不太明白爲何林鄭月娥爲何今天突然撲出來談這事,逼使內會儘快選出主席,但她運用首席法官任命,嘗試解決政治問題、政治化了法官任命,極度不智、亦非常可恥。就選舉主席的問題,只要不是違反《議事規則》,我也不會扼殺每位議員在議會內發言的權利。」

郭榮鏗又說,林鄭月娥指他身爲大律師,應該更加明白司法制度重要性,以及樂意促成任命,這反映了林鄭期望其他人因其身份,以一己的好惡,試圖運用權力來操控制度的腐敗思維。郭榮鏗嚴正指出,林鄭月娥本人及其政府,是香港法治的最大破壞者,正如林鄭月娥知悉,郭榮鏗是大律師,因此林鄭月娥並無資格及能力,去提醒他應該如何主持會議。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陳淑莊批評林鄭將任命政治化,旨在挾司法機構威迫立法會,務求滿足一己政治企圖。

她強調,當年任命馬道立,由宣佈到立法會通過相距不足三個月。首任首席法官李國能的任命,相距只有30多天。因此今次的任命是明年1月11日起生效,完全無迫切性在本屆立法會會期內通過。

陳淑莊質疑林鄭居心叵測:「既然不迫切,唯一原因就是製造輿論,脅令內委會選出主席。但是,即使內會選出主席,都不會先討論張舉能任命,因爲正準備上議程的有『國歌法』,甚至可能包括近期建制派已經公然自揭底牌的廿三條。這一切都是爲了選前幫建制派助攻,爲了向北京示忠!」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樑家傑認爲,張舉能是個較保守的法官,又指,張在樑頌恆及遊蕙禎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上訴案中,有關人大釋法的判決引來爭議,判決亦影響深遠,容許行政手段作政治篩選,是挑戰香港的人權自由及選舉。

但他仍希望張舉能明白自己在法治風雨飄搖的兇險時刻,接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有氣魄承受各方壓力,有決心捍衛香港自由、人權、法治、司法機關獨立。

58歲的張舉能2001年獲委任爲區域法院法官,03年獲委任爲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2011年成爲高院首席法官併成爲上訴庭庭長。他處理過不少有爭議的司法複覈案件,例如龔如心和梅豔芳的遺囑案,以及05年天主教香港教區指《校本條例》削弱辦學團體對學校的自主權,他當時在高院裁定港府沒違反《基本法》,令教區敗訴。 

2014年雨傘運動「佔領行動」期間,的士及小巴業界申請在旺角的臨時禁制令,有佔領人士申請上訴許可被拒。張舉能在判詞指佔領人士根本無權佔領及阻礙道路。

此外,港府當年拒絕「美國神韻藝術團」六名關鍵技術人員的入境申請,導致神韻演出被迫取消的司法複覈案中,時任香港高等法院主審法官張舉能批評入境處「拒籤理由明顯失焦」,2011年3月判決港府敗訴。

責任編輯:鄭欣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