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蘑菇(pixabay)
民國人做奇夢 找到病的根源 惡疾愈(pixabay)

民國人做奇夢 找到病的根源 惡疾愈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4日】在現代社會,科技很發達,製造的醫療器械越來越精良,醫療體系也日益完善,但人們仍會得不少醫藥無法治療的怪病。有些病,用現代的診療手段和儀器,根本無法檢測,也找不到對症之藥。比如正在全球肆虐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目前就沒有特效藥可以治療,有的患者即使治癒了,還會復發。

美國有一位著名的預言家名叫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1877-1945),是美國最著名的特異功能者之一。他能夠在催眠狀態下,爲人診病,能夠看到病人得病的根本原因。由此發現了引發疾病的原因,很多並不在今生今世。凱西一生中解讀了14,306個案例,發現了“病”與“業報”的關係。

愛德加‧凱西(public domain)
愛德加‧凱西(public domain)

預言家解讀病與業的關係

他解讀的案例中,有個癱瘓的青年,他因車禍受傷,脊柱遭到重創,只能坐輪椅。在治療和復健都無效的情況下,他的母親請凱西爲他做生命解讀。

凱西在“睡着”狀態下,回溯了青年轉世的情況。看到有一世,他是一個羅馬士兵。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時,這名士兵對遭難的基督徒幸災樂禍,還親自參與對基督徒的迫害。因爲迫害正信造下的罪業,隨着輪迴轉生帶到了今世。羅馬士兵轉生爲這名青年。前世造下的罪業,上天藉着車禍降罰,讓他在癱瘓的痛苦中,償還前世的業債。

在另一個案例中,有一個女孩因髖關節結核病,被病磨得痛苦不堪。凱西解讀她的前世,發現她有一世也曾出生在羅馬帝國,而且是尼祿王朝的一名貴族。尼祿迫害基督徒,下令將信徒投入競技場,任由獅子撕咬。那一世,她竟常到競技場邊觀看基督徒被獅子咬死的過程,以之取樂。有一次,她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被獅子撕爛時,竟縱聲大笑,沒有絲毫憐憫之心,以殉道者的痛苦爲樂。今世,她髖關節的病痛就是昔日累積的罪業,帶到今世的果報。

在中國古代,也認爲病是業報,也就是前世做了壞事,造下了黑業,致使人生病,多災多難。《因果報應實錄》記載了不少例子。其中,有一個例子發生在民國。

遭受病磨 堅守禮神信心

浙江紹興樊江鄉廣仁寺,有一位寶光和尚,俗姓陳,名幼清,家住紹興城朝東坊。

幼清很有善根。十四歲時,接受別人的勸化,萌生修行的願望。十九歲時,他開了一家菸葉店,常勸店裏的夥計吃長齋(即長期堅持素食或過午不食),並另給葷菜錢。

然而不幸的是,這年秋天,幼清的兩眼忽然都瞎了。到第二年,他的脖子罹患了瘰痢(俗稱老鼠瘡,淋巴腺結核),又患了鶴膝風(結核性關節炎,膝關節腫大)。

爲了治好病,他曾從臘月初一起,每天五更時就跪在庭前,在露天中向菩薩禱告,然而禱告了四十九天,都沒有效驗。由於那時天寒地凍,家人怕他病情加重,就勸他保重身體,但是未能勸阻他。幼清說如果大限到了,情願快死;若壽數未盡,願上天賜福快好。併發願病好後甘願出家作和尚。

禱告(pixabay)
禱告(pixabay)

到了第二年正月底,五更時分,他像往常一樣跪地苦苦禱告,忽然昏厥過去。恍惚中,他看到一名男子向他走來,說道:“陳先生,你生病了嗎?”繼而對他說:“病是前世罪業的果報,你跟我來。”幼清跟着他走,看見兩邊都是黃沙灘,還有很多房屋。

白髮婆婆示意“空”

二人走了一里多,來到一處地方,那裏有一座大廳,七間屋屋,其中一間設有公案及兩張椅子。跟其它民間記載不同的是,他看見坐在公案前的不是威嚴的王者或者大官之類的人物,而是兩位老婆婆。白髮婆婆坐在左邊,黑髮婆婆坐在右邊。

黑髮婆婆起身走進裏屋。白髮婆婆叫幼清坐在右邊的椅子上,並對他說:“你想修道,可否曉得‘道’字怎麼寫?”幼清說首字加走字邊就是。然而,白髮婆婆卻說:“不是。我說的道字,可是三個直字。”對這句話人們有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爲,直字的古義是十目所見,十隻眼睛都在看着,也就是天上、地上加上四面八方,這十方世界的神明都在注視着人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三直形容神明的眼睛非常多,遍及各地。三個直字疊加爲“矗”字,古義形容草木繁盛,可引申爲家財豐厚。直字還有豎的意思,三直即三道豎線,不偏不屈,很正。告訴人們,在日常生活中,要保持身、口、意這三項要直道而行,即身正、口正、意正。

幼清聽了白髮婆婆的話,一臉茫然,沒聽懂她的意思。當他說到他作生意,賺了不少錢,家裏累積了不少財富時,白髮婆婆聽到這兒立刻起身,做了一個動作,先向左右兩邊看了一下,又坐下來。幼清還是看不懂,這時那名引路人說:“太太的意思是說,人世間的一切轉眼都是空的。”白髮婆婆用這個動作比喻“空”,周圍什麼也沒有。她提醒幼清勿要執著世間的一切,最終你還是要回到你來的地方,什麼也帶不走。

一場另外空間之旅 療愈了惡疾

白髮婆婆指着廳外的月洞門,叫幼清去看。幼清走入洞內庭中,頓覺寒氣徹骨,而庭後的屋中,卻是人聲嘈雜。再往裏面走,又有五間大廳,外面圍着紅色的木柵欄,中間放着一張公案。一位身穿黃大褂的人坐在上面,下面跪着一個人。幼清又看見有兩個人拖着一個大漢來到柵內跪下來,命大漢將舌頭伸出來。這時有兩個陰差,一個如同常人,一個卻是紫黑人。其中一人從袋裏掏出鐵鉤,鉤出大漢的舌頭,另一人則掏出小刀割大漢的背脊。或許,那人生前不修口德,造下深重的口業,以此方式償還吧。

場面實在太驚悚、悽慘了,幼清嚇得不敢再看。忽然,有一人急速地跑過來要捉幼清。幼清嚇得轉身就逃,卻被一條大河攔住了去路,幼清無路可逃,只好把心一橫,拚命地跳了過去,這時忽然從夢中驚醒。

幼清夢醒後的第二天,身上不斷地發寒熱,一直持續了半個多月,病況卻奇蹟般地漸漸好轉,一隻眼睛也恢復了視覺。他曾發願,病好後就出家,可是他的老母親不同意。

民國元年八月,陳幼清的母親去世了。第二年二月,他就到廣仁寺剃髮出家,時年二十六歲。從此一心真修佛門,希望儘早返回神佛的世界。《因果輪迴實錄》記載此事時,幼清依然在世,時年四十四歲。

幼清從夢中得知,病是前世罪業的果報。慶幸的是,他今世向善,立志修行。痛苦的業報,通過一個奇夢,奇蹟般得以化解。這或許是他在病魔的折磨中,依然能堅持信神的善報吧。

花(pixabay)
痛苦的業報,通過一個奇夢,奇蹟般得以化解。(pixabay)

文章來源:——大紀元

責任編輯:田喆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