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网民自发悼念李文亮(美联社图片)
网民自发悼念李文亮(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4日】有史以来,中共标榜自己一贯正确,为此也一贯使用替罪羊给自己顶罪,这是中共本性决定的。不幸,中共治下,替罪羊资源丰富,因为被每天洗脑的许多中国人,至今尚未把中国人和中共区别开来,以至于随时都被中共提出来替罪。李文亮医生是,训诫李文亮的警察也是。

李文亮作为替罪羊被牺牲

回顾中共承认疫情爆发之前的近两个月中,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拍下一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并将其中“SARS冠状病毒”字样画上红圈,传给自己的同学以及医生群组,希望他们注意防范。

这报告影印件很快在医生圈内广为流传,其中包括李文亮在内的八名医生也转发了这份报告影印件。后来的故事很多人已经知道了:武汉市公安局查处八名医生,称其散布有关疫情谣言。中国官媒央视跟进,高调报道了此事。

这八名医生,包括李文亮,遭到警方训诫后,用书面形式承认自己“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属实的言论”的“违法行为”、“严重的扰乱了社会秩序”。李文亮后来感染了武汉肺炎,确诊不久便去世。

说李文亮是中共的替罪羊,是因为李文亮从大学二年级就入了党,一直听党话跟党走,在疫情即将爆发的关键时刻,中共为了满足党的需要,而瞒骗中国人牺牲中国人时,李文亮听信了党、配合了党的安排,牺牲了自己的尊严;之后无防护上班,感染了中共病毒,牺牲了自己的健康。最终,作为中国人,被党牺牲了生命。

基层派出所警察被提升为替罪羊

李文亮去世后,他的遭遇在中国引起公愤,因为当时中共病毒已在全球蔓延,疫情信息瞒不住了。为此,中共国家监察委装模作样,经过四十多天的“调查”,三月十九日公布了武汉疫情“吹哨人”李文亮事件的所谓调查通报。通报中称,“武汉中南路派出所对李文亮出具训诫书不当,建议武汉市监察机关对此事进行监督纠正,督促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武汉公安局在通报公布后,立刻宣布撤销对李文亮的“训诫书”,向李文亮及家人道歉,并火速惩处了涉事警察。涉事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长杨力及警察胡桂芳,分别给予记过和申诫处分。

一个基层派出所,是怎样将训诫令安排到央视新闻播出?并转发全国各省级电视台的呢?

作为一个派出所,肯定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杨力和胡桂芳对李文亮进行“训诫”,显然是执行的上级命令,但是不会有上面领导的“文字通知”和上级的“红头文件”。但是,出了问题了,就得找个替罪羊。

所以,一旦要追责,基层办案警察随时都可能被上级选择替自己背锅。警察执行的命令是他下达的,而惩处涉事警察的人还是他。

很显然,办案的基层派出所警察就是那个最好的替罪羊。

历史的教训:中共历次运动都使用替罪羊

自中共篡权以来,哪次运动不是如此呢!

当年文化大革命中,那些“红卫兵造反者”,自以为是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革命者,迫害“反革命”是党让干的。后来“反革命”被平了反,“革命者”却上了断头台。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革委会头目被秘密枪决,各地打手纷纷被枪决,入狱,惩处,付出惨重的生命代价,成为中共平息民愤的“替罪羊”。

由此看来,在李文亮事件中,只对办案的派出所警察追责,也就不足为奇了。类似的事件一次次上演,也在警醒着世人。

可是,到现在仍有一些基层的公检法人员,不去吸取这样的教训,而是抱着侥幸心理,听信中共的谎言,听从中共“610”的操控,仍在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没有法律依据、没有犯罪证据、并且他们自己都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的前提下,仍然对法轮功学员抓捕、关押、判刑,甚至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判重刑。

这些公检法人员应该好好想想:迫害二十多年来,为什么凡是布置迫害法轮功的会议或通知大多数都是口头传达,甚至不允许做会议记录呢?

即使有书面的文件,在执行命令后为什么还要叫销毁掉呢?

很明显,下达文件者早已意识到,迫害法轮功迟早有一天会被清算,只是为了逃脱干系而有意不留下犯罪证据罢了。而所有执行命令的基层人员不过是被操控的棋子,替罪羊而已。

李文亮事件中,基层警察作为替罪羊被惩处,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眼前,我们的身边,基层的公检法人员们是应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远离中共,用小名、化名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暗中保护大法弟子,搜索610人员的犯罪证据,不再做伤害大法弟子的事,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有一个好的未来,在这场瘟疫中,你就会保住性命。

——转自《明慧网》作者:章明、向善,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