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網民自發悼念李文亮(美聯社圖片)
網民自發悼念李文亮(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4日】有史以來,中共標榜自己一貫正確,爲此也一貫使用替罪羊給自己頂罪,這是中共本性決定的。不幸,中共治下,替罪羊資源豐富,因爲被每天洗腦的許多中國人,至今尚未把中國人和中共區別開來,以至於隨時都被中共提出來替罪。李文亮醫生是,訓誡李文亮的警察也是。

李文亮作爲替罪羊被犧牲

回顧中共承認疫情爆發之前的近兩個月中,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拍下一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並將其中“SARS冠狀病毒”字樣畫上紅圈,傳給自己的同學以及醫生羣組,希望他們注意防範。

這報告影印件很快在醫生圈內廣爲流傳,其中包括李文亮在內的八名醫生也轉發了這份報告影印件。後來的故事很多人已經知道了:武漢市公安局查處八名醫生,稱其散佈有關疫情謠言。中國官媒央視跟進,高調報道了此事。

這八名醫生,包括李文亮,遭到警方訓誡後,用書面形式承認自己“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的“違法行爲”、“嚴重的擾亂了社會秩序”。李文亮後來感染了武漢肺炎,確診不久便去世。

說李文亮是中共的替罪羊,是因爲李文亮從大學二年級就入了黨,一直聽黨話跟黨走,在疫情即將爆發的關鍵時刻,中共爲了滿足黨的需要,而瞞騙中國人犧牲中國人時,李文亮聽信了黨、配合了黨的安排,犧牲了自己的尊嚴;之後無防護上班,感染了中共病毒,犧牲了自己的健康。最終,作爲中國人,被黨犧牲了生命。

基層派出所警察被提升爲替罪羊

李文亮去世後,他的遭遇在中國引起公憤,因爲當時中共病毒已在全球蔓延,疫情信息瞞不住了。爲此,中共國家監察委裝模作樣,經過四十多天的“調查”,三月十九日公佈了武漢疫情“吹哨人”李文亮事件的所謂調查通報。通報中稱,“武漢中南路派出所對李文亮出具訓誡書不當,建議武漢市監察機關對此事進行監督糾正,督促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武漢公安局在通報公佈後,立刻宣佈撤銷對李文亮的“訓誡書”,向李文亮及家人道歉,併火速懲處了涉事警察。涉事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長楊力及警察胡桂芳,分別給予記過和申誡處分。

一個基層派出所,是怎樣將訓誡令安排到央視新聞播出?並轉發全國各省級電視臺的呢?

作爲一個派出所,肯定沒有這麼大的能力。

楊力和胡桂芳對李文亮進行“訓誡”,顯然是執行的上級命令,但是不會有上面領導的“文字通知”和上級的“紅頭文件”。但是,出了問題了,就得找個替罪羊。

所以,一旦要追責,基層辦案警察隨時都可能被上級選擇替自己背鍋。警察執行的命令是他下達的,而懲處涉事警察的人還是他。

很顯然,辦案的基層派出所警察就是那個最好的替罪羊。

歷史的教訓:中共歷次運動都使用替罪羊

自中共篡權以來,哪次運動不是如此呢!

當年文化大革命中,那些“紅衛兵造反者”,自以爲是效忠中共“紅色路線”的革命者,迫害“反革命”是黨讓乾的。後來“反革命”被平了反,“革命者”卻上了斷頭臺。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革委會頭目被祕密槍決,各地打手紛紛被槍決,入獄,懲處,付出慘重的生命代價,成爲中共平息民憤的“替罪羊”。

由此看來,在李文亮事件中,只對辦案的派出所警察追責,也就不足爲奇了。類似的事件一次次上演,也在警醒着世人。

可是,到現在仍有一些基層的公檢法人員,不去吸取這樣的教訓,而是抱着僥倖心理,聽信中共的謊言,聽從中共“610”的操控,仍在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沒有法律依據、沒有犯罪證據、並且他們自己都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的前提下,仍然對法輪功學員抓捕、關押、判刑,甚至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都判重刑。

這些公檢法人員應該好好想想:迫害二十多年來,爲什麼凡是佈置迫害法輪功的會議或通知大多數都是口頭傳達,甚至不允許做會議記錄呢?

即使有書面的文件,在執行命令後爲什麼還要叫銷燬掉呢?

很明顯,下達文件者早已意識到,迫害法輪功遲早有一天會被清算,只是爲了逃脫干係而有意不留下犯罪證據罷了。而所有執行命令的基層人員不過是被操控的棋子,替罪羊而已。

李文亮事件中,基層警察作爲替罪羊被懲處,這件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眼前,我們的身邊,基層的公檢法人員們是應該做出選擇的時候了!

遠離中共,用小名、化名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暗中保護大法弟子,搜索610人員的犯罪證據,不再做傷害大法弟子的事,心中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會有一個好的未來,在這場瘟疫中,你就會保住性命。

——轉自《明慧網》作者:章明、向善,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