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是中国令华人与亚裔被歧视(自由亚洲图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林忌:是中共 令华人与亚裔被歧视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4日】在中国外交部公然说谎,把病毒责任推给美军,被美国反驳,升级到侵侵(特朗普)一再把武汉肺炎,称作“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之后,海外华人以至一众香港本地的“大中华胶”,就再一次“左毒发作”,加入声讨美国总统的行列,纷纷指责美国总统这叫法,令华人以至亚裔人士在全球会“更被歧视”,令华人与亚裔不敢上街,仿佛好似一连串的被歧视与袭击,是因为美国总统的说法引起,而不是中国政府隐瞒疫情造成全球大流行所引起,完全是荒谬之极。

首先这种说法,以一贯左翼常强调的“科学标准”而言,完全经不起考验;全球针对亚裔人士的暴力行为,在这两个月暴升,是由于几个不同的因素所组成,而最当前的因素,就是中国隐瞒疫情,所造成武汉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以周一(3月23日)计算,最少三十几万人被感染,万多人死亡,当全球经济受到如此大的冲击,各国股票市场暴跌,亲朋戚友的生病以至死亡,失去工作等经济损失,甚至失去收入要挨饿挨冻的惨况,当然会引发仇恨。

而当中国制造了这种仇恨,有些人无法找中国复仇,因此转移视线,迁怒凡见“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这种所谓华人自称属于“中国”的特征来仇恨,原则上当然是错误之极;然而这种仇恨,是纯粹的种族主义吗?反过来看,中国人仇视日本以至日本人,这种“国仇家恨”,又可以叫作种族主义吗?为何从未见华人质疑“仇日”是“种族主义”?甚至事隔82年,都仍然要不断强化呢?反过来问,为何当年日本教科书把“南京大屠杀”改称“南京事件”,要避中国人示威抗议,甚至引发反日的暴力“歧视”行为呢?为免82年前的旧事令中国人“歧视”日本人,为何中国人从不把“屠杀”改名,如改作“新型死亡事件”,或者“死亡事件19371209”呢?

其次“黄皮黑眼黑发”即“中国人”的印象,又是否纯粹是西人的“误会”?还是华人自己有份制造出来的“种族神话”呢?当你自称“黄皮黑眼黑发”就是中国人时,你又有没有想过日本人、韩国人与越南人,以至各地的华人面孔者?如今别人连累其他人,究竟华人自己又有没有责任?

种族主义当然是错,甚至把对中共的愤怒,迁怒到普通的亚裔人口身上,也当然是不应该;但如果纯粹讨论欧美各国内种族歧视,或亚裔的问题,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不止是白人,连黑人或南亚人,也和东亚裔常有冲突;近日所发生的衡突,其源头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的所作所为,而不在于“武汉肺炎”或“中国病毒”的名称;记得疫情初起之时,全球都把病毒叫作武汉肺炎,当时是没有华裔被针对的新闻;然而当中国改了名之后,当全球跟随世界卫生组织等改名后,为何反而类似的歧视个案,却急剧上升?这现象正说明,引起歧视的,由始至终都和病毒名称无关,而是疫情的严重与否。一些人基于自己的想像,幻想病毒改了名,就可以减少亚裔被歧视;幻想美国总统叫两次“中国病毒”,就会令亚裔更被歧视,这完全是自行想像,完全没有任何数据支持。

更严重的问题,就是为何这些人对中国隐瞒疫情没有批判,对中国窜改病毒来源地,胡乱指控美军没有批判,对后来中国又发动民宣,说病毒来自意大利,也没有批判,却只针对反驳中国所作所为,而用口还击的侵侵呢?这种态度正说明有些人是非不分,不分轻重,对制造出病毒疫情,隐瞒疫情令全球流行,甚至因此加剧歧视的罪魁祸首,避而不谈,却走去谴责说出真相,踢爆“皇帝的新衣”的美国总统,把过去所有歧视的责任,推到事后美国总统的一句“中国病毒”上去,这是完全的逻辑混乱,更是颠倒是非黑白。

“中国”就是中国人的宗教式信仰,简单而言就是千错万错,都不是中国的错;中国错连累他们,当别人把“中国”的帐算到他们的头上,就又忽然变成了别人歧视、不包容、排外的错;这种平日无事天天拿中国红利,有事就拿出外国护照,变回“非中国人”的双重标准,当然是令人讨厌之极。

更何况长期以来,在欧美各地的华人,有更多是拿了欧美的公民身份,或者永久居留权后,却仍然以中国人自居,声称自己只是“旅美”;平日“中国”有荣耀,他们沾沾自喜之余,甚至拿出五星红旗,在别国的土地上挥舞,甚至以此打击其他被中国政府欺压的族裔,如台湾人、藏人、维吾尔人以至香港人;到今日中国自己得罪全球,变成了有辱无荣,就忽然不认是中国人,认为自己是被“歧视”的美国公民、加拿大公民、英国公民、欧洲公民了!这种双重标准,令人“刮目相看”!

——转自《自由亚洲》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