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是中國令華人與亞裔被歧視(自由亞洲圖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林忌:是中共 令華人與亞裔被歧視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4日】在中國外交部公然說謊,把病毒責任推給美軍,被美國反駁,升級到侵侵(特朗普)一再把武漢肺炎,稱作“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之後,海外華人以至一衆香港本地的“大中華膠”,就再一次“左毒發作”,加入聲討美國總統的行列,紛紛指責美國總統這叫法,令華人以至亞裔人士在全球會“更被歧視”,令華人與亞裔不敢上街,彷彿好似一連串的被歧視與襲擊,是因爲美國總統的說法引起,而不是中國政府隱瞞疫情造成全球大流行所引起,完全是荒謬之極。

首先這種說法,以一貫左翼常強調的“科學標準”而言,完全經不起考驗;全球針對亞裔人士的暴力行爲,在這兩個月暴升,是由於幾個不同的因素所組成,而最當前的因素,就是中國隱瞞疫情,所造成武漢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以週一(3月23日)計算,最少三十幾萬人被感染,萬多人死亡,當全球經濟受到如此大的衝擊,各國股票市場暴跌,親朋戚友的生病以至死亡,失去工作等經濟損失,甚至失去收入要捱餓挨凍的慘況,當然會引發仇恨。

而當中國製造了這種仇恨,有些人無法找中國復仇,因此轉移視線,遷怒凡見“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這種所謂華人自稱屬於“中國”的特徵來仇恨,原則上當然是錯誤之極;然而這種仇恨,是純粹的種族主義嗎?反過來看,中國人仇視日本以至日本人,這種“國仇家恨”,又可以叫作種族主義嗎?爲何從未見華人質疑“仇日”是“種族主義”?甚至事隔82年,都仍然要不斷強化呢?反過來問,爲何當年日本教科書把“南京大屠殺”改稱“南京事件”,要避中國人示威抗議,甚至引發反日的暴力“歧視”行爲呢?爲免82年前的舊事令中國人“歧視”日本人,爲何中國人從不把“屠殺”改名,如改作“新型死亡事件”,或者“死亡事件19371209”呢?

其次“黃皮黑眼黑髮”即“中國人”的印象,又是否純粹是西人的“誤會”?還是華人自己有份製造出來的“種族神話”呢?當你自稱“黃皮黑眼黑髮”就是中國人時,你又有沒有想過日本人、韓國人與越南人,以至各地的華人面孔者?如今別人連累其他人,究竟華人自己又有沒有責任?

種族主義當然是錯,甚至把對中共的憤怒,遷怒到普通的亞裔人口身上,也當然是不應該;但如果純粹討論歐美各國內種族歧視,或亞裔的問題,卻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不止是白人,連黑人或南亞人,也和東亞裔常有衝突;近日所發生的衡突,其源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本身的所作所爲,而不在於“武漢肺炎”或“中國病毒”的名稱;記得疫情初起之時,全球都把病毒叫作武漢肺炎,當時是沒有華裔被針對的新聞;然而當中國改了名之後,當全球跟隨世界衛生組織等改名後,爲何反而類似的歧視個案,卻急劇上升?這現象正說明,引起歧視的,由始至終都和病毒名稱無關,而是疫情的嚴重與否。一些人基於自己的想像,幻想病毒改了名,就可以減少亞裔被歧視;幻想美國總統叫兩次“中國病毒”,就會令亞裔更被歧視,這完全是自行想像,完全沒有任何數據支持。

更嚴重的問題,就是爲何這些人對中國隱瞞疫情沒有批判,對中國竄改病毒來源地,胡亂指控美軍沒有批判,對後來中國又發動民宣,說病毒來自意大利,也沒有批判,卻只針對反駁中國所作所爲,而用口還擊的侵侵呢?這種態度正說明有些人是非不分,不分輕重,對製造出病毒疫情,隱瞞疫情令全球流行,甚至因此加劇歧視的罪魁禍首,避而不談,卻走去譴責說出真相,踢爆“皇帝的新衣”的美國總統,把過去所有歧視的責任,推到事後美國總統的一句“中國病毒”上去,這是完全的邏輯混亂,更是顛倒是非黑白。

“中國”就是中國人的宗教式信仰,簡單而言就是千錯萬錯,都不是中國的錯;中國錯連累他們,當別人把“中國”的帳算到他們的頭上,就又忽然變成了別人歧視、不包容、排外的錯;這種平日無事天天拿中國紅利,有事就拿出外國護照,變回“非中國人”的雙重標準,當然是令人討厭之極。

更何況長期以來,在歐美各地的華人,有更多是拿了歐美的公民身份,或者永久居留權後,卻仍然以中國人自居,聲稱自己只是“旅美”;平日“中國”有榮耀,他們沾沾自喜之餘,甚至拿出五星紅旗,在別國的土地上揮舞,甚至以此打擊其他被中國政府欺壓的族裔,如臺灣人、藏人、維吾爾人以至香港人;到今日中國自己得罪全球,變成了有辱無榮,就忽然不認是中國人,認爲自己是被“歧視”的美國公民、加拿大公民、英國公民、歐洲公民了!這種雙重標準,令人“刮目相看”!

——轉自《自由亞洲》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