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海边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海边炼功(网络照片)

“大小姐”蜕变后的艰难历程(下)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4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国家安全部的两名官员直接到公司找她。他们先是假惺惺的作关心状,问她父母的身体状况如何,然后旁敲侧击的暗示她,父母的年纪已经很大了,需要她照顾等等。后又“语重心长”的对她说:“你有这么好的工作,这么好的职位,你要考虑自己的前程,不要去做不该做的事情。”看她还是不动心,就提高声音严厉警告说:“希望你放弃法轮功!否则,你目前的一切可能在一夜之间都会失去。”看她还是不表态,就扔下一句“太可惜”找老板去了,最后逼迫老板要监视她在公司的一言一行。她的女上司本来是因为她的变化才对她很信任,一直对她赞赏有加,此时也不得不告诫她不要在公司提“法轮功”的事儿。

她的内心感到非常痛苦,也非常挣扎。她想做一个好人,并且已经由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好人,这样的变化却要受到来自国家安全局的威胁,甚至还包含着对她人身安全的威胁!为什么?作为一个对中共的本质还不甚了解的年轻人,她当时的确是想不明白。

回到家里,父母也逼迫她放弃信仰。当时她和母亲住一个房间,每当凌晨她起床准备炼功时,被中共谎言蒙骗的母亲就吓得半死,怀疑她是否有什么不好的动机,甚至是怀疑要杀她!这种匪夷所思的举动令她心痛不已。法轮功师父教导弟子都要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是绝对禁止杀生的,怎么可能去杀人?又怎么可能去杀生她、养她、从小就给予她很多爱的母亲呢?她真是欲哭无泪啊!

她的母亲年近七旬,已经白发苍苍,身体十分不好,看她不肯放弃信仰,居然跪下来给她磕头,求她放弃,好让她在有生之年过一个安稳的晚年!而她的父亲则对她咆哮,并说了很多反对法轮功的话来刺激她。她感到异常痛苦和孤独,好像一下子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了,包括家人、同事、老板、邻居、朋友和亲戚等,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

面对种种责难她反复思考: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政府为什么要这么残酷的迫害无辜善良的只不过是坚持信仰的普通百姓呢?我今后该怎么办?

经过反反复复、千百次思索,最后她确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不然我的变化也就不会赢得人们的尊重了。既然没有错,我为什么要放弃呢?更不可能背叛!做人是要有良知底线的,如此才能分清善恶。失去了这个底线,那做人还有何意义呢?她决定要坚持修炼下去。

母亲也许是因为极度恐惧吧,渐渐的出现了老年痴呆症,照顾好母亲成了她义不容辞的责任。她每周都给母亲洗澡,陪她聊天,安慰她,同时利用一切机会,让母亲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母亲开始重复她说的话,喃喃的说“女儿好,大法好”。2008年,她还特地带着母亲去了一趟澳大利亚,这是她第一次出国旅游,整个旅程她们都十分开心。

渐渐的她也开始对中共有了更多更深入的认识。其实这些方面父亲有更深刻体会,只是以前不愿意跟她说罢了。

她父亲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军队担任俄语翻译,只是因为父亲有一个哥哥在美国,文化大革命就被扣上一顶“里通外国”的帽子,最后不得不离开部队来到上海,在一个小化工厂当工人。因为被中共的历次运动整怕了,听说最疼爱的女儿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国安施压时,他几乎失去理智,整天为她担心,因为他太清楚共产党是如何整人的了。

后来她为家中安装了新唐人电视台(一家独立的海外中文媒体)接收器,父亲慢慢了解到海外媒体对法轮功的真实报道,不由自主的说“这些节目真不错”。有一次,她问父亲是否愿意为之前对法轮功的不敬之词道歉时,他非常肯定地说“愿意。”

2009年9月30日,都晚上十一点了,她已经睡觉了,突然来了七、八个警察冲进她家,其中一个警察还拿着录影机拍摄。几个警察先把她困在卧室,然后开始抄家。三、四个警察把她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最后将她绑架到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因为当时她是一个人住,家里人不知道,一直到次日清晨,才允许她给家人打电话。第二天她被关入看守所,最后由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对她实施非法批捕。

在看守所里,她与吸毒、贩毒犯人以及小偷关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屋子里。监狱规定犯人不允许跟法轮功学员说话,她就尽最大努力去跟那些罪犯讲述法轮功的美好。慢慢的犯人开始转变态度,愿意听她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她的行为和善心感动了她们,犯人都对她非常信任。在她身体出现状况时,主动给她洗衣服,扶她去厕所,帮她洗澡等。最后终因她出现严重的皮肤病,监狱才被迫对她予以取保候审。

2009年12月,长宁区检察院两次对她非法传唤,她不承认所谓的“犯罪事实”,不在笔录上签字,后不得不离家出走,从此流离失所。

她说:“我不懂政治,通过家人以前的遭遇,以及被共产党迫害的经历告诉我,在中国大陆,远离政治是老百姓求得平安的最好途径。我自从炼了法轮功,思想境界有了很大提高,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善良人。为什么政府要绑架我?要执意迫害我这样一个不偷不抢的好人呢?非要逼迫我放弃信仰呢?难道政府就这么害怕好人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呢?打压迫害良善的人那又是什么行为呢?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良知底线,与动物又有何区别呢?如果一个政府没有了基本的道德底线,这样的政府会是什么样的政府呢?”

然而中共的邪恶是任何善良人都无法理解和想象的。

在被迫流离失所六年后,2016年5月9日,她再次遭到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国保警察的绑架。7月19日下午两点三十分,长宁区法院对屠明进行非法开庭审判,她被判刑四年。

为了反抗监狱的无理迫害,她不得不以绝食抗议。之后她被强行插管灌食,造成喉咙受伤,几乎不能讲话,不断呕吐,身体极度虚弱,以致无法正常行走,只能坐轮椅。关押期间警察还禁止家人探望,至今仍然被关押在监狱里。

她的哥哥屠永年表示:妹妹曾在外企工作,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修炼法轮功后很幸福,她的心灵得到净化,她明白了返本归真的人生意义!她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她愿意为此舍去一切而在所不惜,这样的人本应该受到尊重,可是却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面对这样一个惨无人道的政府,真是天理不容啊!

几年来,哥哥一直在到处奔走,呼吁外界能关注和帮助他营救这位因信仰被抓的善良的妹妹。

责任编辑:靳同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