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乒乓外交:挽救了垂死的中共(示意圖片: pixabay)
乒乓外交:挽救了垂死的中共(示意圖片: pixabay)

被毛澤東稱爲“爺爺”的中國運動員 挽救了垂死的中共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5日】(作者:江峯)

中國乒乓球

1971年3、4月間,第31屆乒乓球世錦賽在日本名古屋舉行,在比賽之前國際乒聯和日本方面多次邀請中國隊參加比賽。

1964年的徐寅生與莊則棟(右)(圖片:《人民畫報》 - 《人民畫報》1965年第1期)
1964年的徐寅生與莊則棟(右)(圖片:《人民畫報》 - 《人民畫報》1965年第1期)

當時的國際乒聯主席羅伊·埃文斯與周恩來聯繫,表達了“儘管中國緊緊地關上的大門,但是國際上還是歡迎中國迴歸體育運動的賽場。”

“Dear Mr. Zhou,我們一直記得您說過“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爲什麼不把你們的孩子們派出來跟世界交流呢?”

周恩來大聲地回答:

“對於國際朋友的友誼,我們一直是重視的,對您的要求我們也是同樣重視的。”

埃文斯在周恩來放下電話之後覺得:“哎呀,這話說的真溫暖。”

不過他摸了摸腦袋瓜子,也沒搞懂這政治上極度圓滑的周恩來到底說了什麼,到底是派,還是不派球隊出來比賽呀?

周恩來其實也真的犯愁,外交雖然歸他管,那毛澤東要拍板的。

再說了,乒乓球這個國球,哪有人呀。

文化大革命的原因,中國隊已經連續兩屆沒有參加比賽了。這中國乒乓球三傑,中國乒乓球領路人容國團、國家隊主教練付其芳、主教練姜永寧,這三位都是當年響應中共號召懷着報效祖國的心願,從香港返回大陸的。因爲他們從香港回來被視爲有特務嫌疑,遭受了殘酷的折磨、毒打,最後都自殺了。

不僅國家乒乓球隊,中國的體育也走到了絕境上。當時的中國在世界上也走到了絕境上,非常孤立。

因爲它自己直接出兵朝鮮戰爭、支持越南戰爭,並在東南亞輸出革命,遭到了西方國家全面的貿易制裁和禁運,投靠的共產主義老大哥蘇聯的中國反而邊境那邊部署大量的兵力,虎視眈眈地進行戰爭威脅,你說怎麼辦?

毛澤東在國際形勢研判上,找到了一個全國人民絕對想不到的潛在的盟友。

誰呀?

中共樹立的最大的敵人:美帝國主義。

毛澤東自己很清楚,他和自己的戰友們實際上爲了贏得政權,在1949年以前是多麼的熱烈地讚美美國,他說:

“我愛美國,因爲在這裏我看到了那使人生活高尚的自由的光輝;我愛美國,因爲我看到了在別的國家裏要經常成爲戰爭的原因,在這卻能夠有條不紊的用民主的方法來解決。”

就是到了現在,朋友們有幾個人相信,我剛纔說的這是毛澤東帶頭喊出來的口號呢?

現在,從越南戰爭中走出來的美國,總統尼克松表達了願意與中國聯盟對抗蘇聯的願望。

毛澤東需要國際空間來盤活中共垂死的政權,他告訴周恩來,把乒乓球隊放出去,去交朋友。

可是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中國人有幾個能理解,中共這種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做法呢?

出去比賽,那可是跟一大羣帝國主義、跟反革命在打交道啊。

周恩來親自召集國家隊開會,給大家解除自己的心裏的疑惑,告訴大家:

“你們要主動出去接觸外國的代表隊,要動動腦筋。”

然後跟每個球員還準備了一些小紀念品備着。這球員腦袋都大了,咱們自己那大師父容國團、咱們兩位教頭都因爲特務嫌疑剛弄死沒多久,現在要我們去接觸外國代表隊。誰知道咱們一握手,回了會不會又當成特務嫌疑呀?惹什麼禍還都不知道呢!惹不起,有辦法,咱們躲得起!

隊員們心裏就默默的唸叨,不過那個年頭上帝和如來佛都被打倒了,所以隊員們就默默地念:毛主席保佑,毛主席保佑。不要讓我碰到外國人,不要讓我碰到外國人,求毛主席保佑。

比賽的第一天,打完比賽一扭頭就走,也不跟這個對手打招呼。總算熬到了當天賽事結束了,總算可以坐車回賓館了吧?球員們往座位上一坐,好好地喘了一口氣。

就在這當口,出事了!

大巴突然停下來,原來有個其他代表隊的球員要搭便車回賓館,“蹭”,門開了,“哧”,溜上來一個小夥子,媽呀,藍眼珠子,一扭身,球員的衣服上面寫的什麼“USA”。

天吶,上來一個美帝國主義,上來一紙老虎!越怕什麼越來什麼。

很快這個紙老虎就勢坐在了前排,這第一排坐的球員,名字叫做莊則棟,當時是國家隊的主力選手、世界冠軍的選手,文革鬧得最兇的那兩年,因爲拒絕披露賀龍,受到了牽連。說他是賀龍的狗,是保皇派,也捱過整,被禁過賽。

從體育賽場到賓館15分鐘的車程走了10分鐘,車裏面異常安靜,大家連呼吸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突然,石破天驚,文雅好學的莊則棟開口了!

“My name is 莊則棟,What is your name?”

這美國球員一下子從可怕的尷尬中逃生出來了,高興地告訴莊則棟:他叫科恩

這下子寒暄上了,送個什麼禮物吧。莊則棟這邊臨行前的組織上部已經安排好了:印有黃山迎客鬆的杭州織錦大方出手,交給科恩了。科恩下車的時候就拿着杭州織錦,結果這場景就被記者給拍下來了成爲當時的爆炸性新聞。

這個拿着織錦的新聞比當天所有的比賽都吸引人的眼球。

當天晚上乒乓球隊和莊則棟無語,誰也不知道即將來到的命運是什麼?第二天,科恩准備了一件印有和平標誌、上寫“Let it be” 的運動衫作爲禮物送給了莊則棟,兩人還擁抱呢,科恩對記者說:他非常想去中國。

就這樣中國外交部收到了國家隊的報告,說美國隊希望中方邀請他們訪華,外交部提交了一份報告交給了周恩來,表達了外交部對這個邀請函的意見,說:

“美國政府跟蔣介石穿一條褲子,不能請他們過來。”

周恩來批示同意,請毛主席閱視,於是這份報告就轉交了毛澤東毛澤東呢?圈閱,也就畫個圈,意思就是齊了,你們就這麼就辦吧,報告退回外交部。

乒乓外交

這個時候已經是4月6號了,4月7號這個錦標賽就要結束了,代表隊各自回國了,那看來美國隊無緣訪華了。眼看一切將歸於平淡,突然歷史的轉點來到了。

當晚毛澤東服用了安眠藥準備睡覺,睡覺前聽參考消息,當讀到了國外媒體關於莊則棟科恩互贈禮品的報道的時候,毛澤東突然大喊:

“我的莊爺爺!球打得好,還會辦外交,此人有點政治頭腦。”

立即指示:邀請美國乒乓球隊訪華。

王海容身邊工作人員都不敢相信,說:

“主席呀,您這都吃了安眠藥了,剛纔的話算數嗎?”

毛澤東說:

“算!快辦,來不及了。”

爲什麼毛澤東是先否定,後同意美國代表團訪華呢?

中共從奪得政權開始就以美國爲敵。你想,如今政權安危走到了懸崖邊上,不得不再次轉投美國獲得執政安全。

但是蘇聯會不會藉此徹底跟原來同一陣營的朋友中國崩裂呢?中國人民被愚弄了幾十年,突然發現敵人成爲朋友,能接受嗎?黨內的這一大羣高級幹部需要時間去說服嗎?

莊則棟的突然出現“唰”解決了所有的問題,就像當年讓中共軍隊出兵朝鮮改名“志願軍”一樣,都是他們自己願意去打仗的,你攔都攔不住,人民的意願很容易被代表。現在也一樣,是中美人民自己願意交往的啊。

是老百姓要握手,萬一不成,莊則棟當成一小撮壞人打倒就是;如果成了呢,中共就可以順勢搭上美國這條船,獲得政權的安全,打破國際孤立的形勢。

於是,乒乓外交最後成就了中美外交,從此中共擺脫了蘇聯爲首的共產主義陣營的威脅,並順利地在亞非拉這些長期經濟援助和革命輸出的國家和美國爲首的西方陣營的支持之下,取代了用民族抗戰和心血贏得國際地位的中華民國,成爲了聯合國的代表。

小小乒乓球轉動了地球。

乒乓外交:一場高水平的乒乓球比賽(圖片: tsor,/維基,CC BY-SA 3.0)
乒乓外交:一場高水平的乒乓球比賽(圖片: tsor,/維基,CC BY-SA 3.0)

2013年2月10號,歷史上的今天,這個重大曆史事件的製造者莊則棟在北京因病去世了。

因爲毛澤東一句說:“莊爺爺呀、懂外交、懂政治”,他迅速地成爲當年中國最炙手可熱的政治明星,官拜中國國家體委主任。當然是好景不長,74年當的主任,76年文革就結束了。

文革結束後因爲涉案“四人幫”入獄,世界冠軍和鋼琴家結合的金童玉女的婚姻離散了,莊則棟回到了少年宮,先外放到山西去的,後來回到北京少年宮,當乒乓球教練,迴歸了平靜,最後收穫一份來自日本的異國情緣。

莊則棟臨終的時候在國內接受醫療,當時家庭經濟困難。媒體曝光後,社會上要援助他,但是老人了謝絕了外界的最後援助。

歷史上的今天,莊則棟乒乓外交

個人的命運是一顆小石子兒,

你選擇隨波逐流,你就會成爲更害人的泥石流;

你選擇不服,哪怕是個笑話,

我們就會成爲阻擋洪水的大山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