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疑为研制疫苗做“秘密人体实验”武汉监狱400有姓名服刑人员被“无名氏”
武汉蔡甸监狱隔离点一天检测近三千人,诡异的是,其中378人有姓名被作为“无名氏”记录;外界忧心,中共是否会进行“秘密人体实验”。(制图/新唐人)

疑涉“秘密人体实验” 武汉监狱400服刑人员被“无名氏”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5日】(本台记者陳默综合报导)近日,纽约评论员呼吁关注中国武汉蔡甸监狱被“无名氏”的400名有姓名的服刑人员的生命安全,担心中共为了赶制药物或疫苗,可能会用其做“秘密人体实验”。

据大纪元3月14日独家报道披露,“中共肺炎”病毒核酸检测在武汉市各区的统计数据,仅设在中国武汉蔡甸监狱的一隔离点,检测病毒一天就达近三千人,结论竟然全是“零确诊”,令人质疑。尤其诡异的是,其中有姓名的400人被列为“无名氏”记录在统计数据内,恐有被消失的危险,处境令人担忧。

纽约评论员朱明,呼吁国际关注调查并指出,中共为了研制抗病毒的药物或疫苗,很可能会做“秘密人体实验”。

在武汉蔡甸监狱资料中,序列169到546的378个样本都是有名有姓,却全都被加上“无名氏”标签。例如:545号无名氏是49岁的洪新、546好无名氏是44岁刘姚,他们的身份证号码一栏都显示空白;在“第几次检测”一栏中,也只有中共内部看的懂的四位数字编号。

疑为研制疫苗做秘密人体实验武汉监狱400有姓名服刑人员被“无名氏”
武汉蔡甸监狱隔离点3月14日的病毒检测数据中出现378名“无名氏”。(截图/大纪元独家取得文件)

而在武汉蔡甸监隔离点的其余88%人员检测样本中,从547到3145号,都有具体人名、身份证号码、检测次数。被挑选的378个所谓“无名氏”,处境令人担忧。

对此,台湾的国会议员、中华民国立法院外交国防委员会立委王定宇也表示非常忧心。

王定宇指出:“中共过去对于不同信仰的,像法轮功,器官都可以摘出来卖。它现在为了超前部署它的疫苗,(疫苗涉及)不管经济利益、国际影响力那太大了,(中共)为了‘超英赶美’,会不会拿些你看不到的黑暗角落,监狱里面的人,方舱医院它(中共)掌握的人口数,来做一些并不是医学伦理上容许的人体实验?按照它过去‘活摘器官’的习性,我的答案我觉得百分百一定会。”

由于中国监狱的集体感染情况严峻,王定宇非常怀疑武汉蔡甸监狱资料显示的所谓“零确诊”数据。

王定宇说:“用无名氏的意思,就是让你无法追踪,”他认为,“这会付出很多代价,甚至在研发过程会不会造成二次感染,或者无谓的人命损失。”

王定宇还说,3月16日,美方疫苗人体测试注射第一针后,中共16日也发布做疫苗临床试验的消息。他认为,之前中方网络上炒作中共少将、生化武器专家陈薇注射第一针疫苗,让人很怀疑是不实消息。

王定宇强调指出:“我们在海外的各国要去注意(中共作法)。台湾跟美国合作开发疫苗,我们期待能早一步完成,让中国不必做这种(可能存在)无谓的、违反医疗伦理的作为,至少少牺牲一条人命是一条。”

疑为研制疫苗做秘密人体实验武汉监狱400有姓名服刑人员被“无名氏”
大纪元获得的武汉市内部检测数据显示阳性率为2.29%。(截图/大纪元独家取得文件)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