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遼寧瀋陽“楊媽媽粥店”,竟然掛出大橫額 ,慶祝美國、日本發生疫情,引發衆怒。(推特圖片)
遼寧瀋陽“楊媽媽粥店”,竟然掛出大橫額 ,慶祝美國、日本發生疫情,引發衆怒。(推特圖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道明:中共病毒肆虐下 誰在導演這些“反常”之舉?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5日】中共病毒(武漢疫情)全球蔓延,而在疫情之外是一個又一個的暗流涌動。

近日,遼寧瀋陽一家名爲“楊媽媽粥店”的商家門口,突然樹起了一個充氣拱門,上書“熱烈祝賀美國疫情 祝小日本疫帆風順長長久久”。該圖片在中國大陸的網絡社羣中迅速傳播開來。

這一挑撥矛盾的標語引髮網民抨擊。有網民批評“泯滅人性”, “反人類”,“爲什麼沒有人查一查?”

有句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中國的普通民衆不可能幹這種事,那麼是誰乾的呢?疫情期間,公安、國保、街道人員沿街巡邏的很多,怎麼可能沒發現這麼惹眼的標語呢?直到網絡熱傳之後,公安才表態去調查,無論結果如何,標語掛出已有足夠的時間,讓其在網絡傳開,並已迅速傳播到了海外,已有日本文字的消息出現。

這並不是一個偶然、孤立的事件。

誰在煽動仇恨?

一則視頻在國內廣傳:凌晨三點的紐約,紐約以及全美各地到處都陷入了辱罵甚至毆打華人的情況,種族歧視有大舉蔓延之勢,似乎每一個華人都被危險包圍。視頻的結尾,是向黨表忠心,稱讚國內疫情好轉,譴責跑回中國躲避瘟疫的華人,並代表海外華人發誓絕不回國給祖國添亂。

隨即,視頻裏出現了手機屏幕上滿滿的各種互助救援羣,華人擁有的各種槍械……然而這些所謂的“互助救援羣”,許多都是按照郵編統一起名,名字都類似,這讓人想起了這幾天爆出來的大外宣協同造謠貼,按照既定的文稿填空,地名不同,其它雷同,中共四面出擊,命令早先派出滲入到海外各地的網軍,在海外的網絡、網站、自媒體上,給當地製造恐慌,發送量之大,難爲外界獲知。水軍有多少?這些統一文本,海量複製的效果有多大?從短時間數十萬人回國,最貴的機票十幾萬一張,就可看出中共宣傳的“大國戰疫”已經勝利,“海外疫情”一塌糊塗,有何等的蠱惑之力。

疫情一天不真相大白,中共就會一天不停止向外轉嫁矛盾。

顯然,正是中共無端指責病毒是美國帶來的,美方纔明確揭示病毒傳播的真正來源,並且美國總統特朗普已明確表示,他希望表達準確,這不是種族主義,根本不是。美國《華盛頓郵報》明確指出,武漢肺炎不應叫“中國病毒”,而是“中共病毒”。該文表示,針對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責中國,而應指責中共。作者強調,要把中國人民和中共區分開來。他讚揚中國人民在抗疫中的精誠團結,但強調中國人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中國是文明古國,中共是西來幽靈,所以中國不是中共,中共更不等於中國。但是,中共卻熟練地將自己僞裝成“愛國者”的領袖,並反反覆覆地利用這一點,製造仇恨,迷惑中國人。

歷史的真相併不遙遠

這讓人想起二零一二年出現的同樣一幕。當時,中共面臨空前的經濟、政治危機,爲了將國人的視線轉移,不惜發起了“釣魚島”反日事件,中共控制的“保釣行動委員會”數人強行登陸釣魚島,主動觸發日方的警戒,由此引發了國內的多個城市遊行,並打砸日產汽車等惡性事件。

然而,事後一位參與北京安家樓日本使館示威的人士稱,這隻抗議隊伍明顯“被當局組織”。有警察的嚴密監控,入口處可以免費領取礦泉水,但進入警戒線之前水全部收回,有事先打印出來的口號,有人拿喇叭引領喊口號。分成四排一百人左右一組,一組一組在警方的監控下去喊口號,之後遣散下一組跟上。警察有幾百人,北京唯一一架警用直升機在上空盤旋。

歷史的真相併不遙遠。中共不但對外製造仇恨,對內也是如此。

一九八九年,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產生了激烈的社會矛盾,最終發生了大學生在天安門的集會,爲了製造屠殺的藉口,必須設計產生仇恨。在近年,“六四”大屠殺由維基解密(WikiLeaks)網站公佈的一份美國外交電文揭開了真相,一名參與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的三十八軍士兵透露,在參與行動前,部隊中傳來消息,說有一百名士兵“失蹤”,相信是遭學生們殺害。該部隊迅速點查人數,確認少了一百人。該名士兵與戰友因此感到非常憤怒。當接到上級的開槍命令時,他們就啓動機關槍朝人羣掃射。

然而,令該名士兵無法想象的是,當時說“被殺害”的一百名戰友,後來又全部出現在部隊中。他意識到自己被瞞騙、開槍殺害平民之後,感到非常痛苦。他被告知嚴禁對任何人談及軍中的事情。

其實,用欺騙來煽動仇恨是中共打擊異己的一貫做法,連中共的頭目劉少奇也不能倖免。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中,更是以鋪天蓋地的謊言來欺騙民衆、煽動人們仇恨法輪功,其中最惡劣就是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導演的一場嫁禍法輪功的大騙局,即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自焚”僞案。和嚴禁上面那名士兵談及中共欺騙不一樣的是,中共迫不及待地把“天安門自焚”騙局向全世界播放。

紙包不住火。在央視公開的錄像中,僅組織者之一的王進東,就暴露出太多的破綻。被大火燒過的王進東,面部嚴重燒壞,雙腿和胸前的棉衣被燒爛,但他兩腿間盛放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翠綠如新;整個自焚事件從起火到滅火不到兩分鐘,不僅有遠鏡頭,還有近鏡頭、跟蹤拍攝鏡頭、大特寫。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向聯合國提交的“天安門自焚”的報告中公佈:“我們從錄影片中得出結論,天安門自焚是中國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備有這個錄影片的拷貝,以供派發。”中國代表團面對確鑿證據,沒有辯辭。

然而,被中共互聯網“柏林牆”封鎖的大陸民衆,根本看不到海外的真實報道,“天安門自焚”騙局的真相欺騙了很多人,許多人受這個“自焚”僞案欺騙而仇視法輪功,有的甚至參與迫害法輪功,從而使得迫害升級。到現在還有一些人不能像上面的士兵那樣認識到自己上當受騙了。

中共的治下,煽動人心,營造仇恨的手段,已成爲規模化、系統化,“小事找日本,大事找美國”,先輿論造勢,再激發仇恨,最後再編排、導演出一幕幕的慘劇,從而轉移民衆注意力、轉嫁社會危機、玩弄民意於股掌之間。

這次疫情如此嚴重,中共爲了自保,不惜將世界拖入混亂與深淵之中。中共纔是真正的病毒之源,退出中共組織就是遠離邪惡,才能真正自保。

——轉自《明慧網》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