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美國媒體指:中共習近平與WHO聯手 造成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美國媒體指:中共習近平與WHO聯手 造成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5日】(主持人:石濤)

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最近幾天,我們根本沒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到底死多少人,狀況是多少。其實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看得相當殘酷了,相當殘酷。其實在一兩個月前吧,我記得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我說面對現狀呢,有一種相當的無力感。當然我們的節目就是中文的了,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認識了。在我的眼睛裏,其實事情的發生看呢,我覺得看得非常清楚,所以死呢,是一件很悲慘,很悲慘的事情。

 

這是CNN的,CNN它有一個即時的數據,我看到其它電視臺不具備的。我做節目的時候,美國東部時間三月二十三號下午兩點半,三十六萬七千人確診,這裏包括八萬多的中國的假的數字,一萬六千一百人死亡。美國超過四萬,四萬零四百四十一人確診的,死亡人數四百八十八人,他們都是從霍金大學拿到的數據。道瓊斯股票現在下跌百分之三點多,六百一十點。在今天開盤之前,早晨的時候上午九點鐘,八點多九點的時候,當時道瓊斯股票上漲了五百多點,最多也百分之三點多,它理由呢,美國聯儲局大量購買美國債券。因爲它的利率都已經改過了,就是它的利率都已經到零了,所以不能動了,他就採取另外一個辦法,這是我們看到的狀況了。而參議院今天給否決了“關於中共病毒給美國帶來影響”聯邦政府所進行的撥款計劃,所以參議院給否決了。那現在會怎麼樣還不知道,它肯定會有更新了,我主要是跟大家更新這部分。如果參議院否決的話,對川普政府是個很大的打擊。我一再跟大家講過川普的侷限性,那數字大家就心裏有個數了,就是起碼在我節目中,你可以跟蹤一個相對最準確的時間。它是跟蹤那家大學了,如果下回我能找到那家大學的時間可能就會更好一點。

 

我在昨天的節目中跟大家講述了川普,再跟大家簡單講一下昨天那個話題。一九一七年列寧成立蘇維埃;習近平,二零一七年十九大,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一九一八年成立了蘇維埃共和國; 二零一八年習近平憲法宣誓、修改憲法,這是對應着百年紅朝。二零一八年一月份有苗頭,三月份開始西班牙大流感,西班牙大流感出現,持續兩年時間,中間經歷了三個波折: 二零一八年春天三月份, 二零一八年秋天和二零一九年秋天,中間那段間隔的時間稍長一點。而我們現在看到的, 二零一八面對中共的概念,我跟大家說過三撥,對不對?昨天主要是說到了按照病毒的本身,非典的本身,其實我們更新一點就是講,說明白的是指天滅中共的三下。反正起碼我覺得川普不爭氣,這麼好的牌,最後就壞在你這個生意人這兒。可是它是命來的,大家要相信這是命,看我節目的人,其實很多人懂得我說的是什麼。

 

二零一八年習近平宣佈完修改憲法之後,即刻見了,三月份,見了金正恩。然後四月份川普開始貿易戰,對吧?對鋼鐵、鋁製品產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貿易戰開打。這都是非常清楚,非常清楚的故事。所以二零一八年的四月份貿易戰開打,到二零一九年的六月初,前後貿易戰打了十四個月。這十四個月沒有結果啊。這十四個月是指“地”,香港的事情出來了,六月九號百萬人大遊行,六月四號出來幾十萬人紀念八九六四。所以貿易戰單獨幹了十個月,等到了這個,你要這麼算,我覺得有些數都一算起來就到嘴邊了。然後中間加了七個月的香港的事情,我們說的是“地”。

 

我一頭一頭的說啊,我跟大家解釋的是,川普是天地人的“人”,在天滅中共的三線中的第一線。貿易戰從二零一八年四月份開打,到今年一月十五號簽訂合約,二十一個月,三個七,二十一個月,所以他是“人”。我們看到了他在對待香港問題時,他就曖昧,很多香港人覺得不那個,就是生意人太尖了,可是呢他就是個人,他就這麼大本事,他就這毛病。如果他要像神似的,就不用別人了。大家一定要明白這道理,他今天扮演這角色,他突出他自己是他命裏註定的,是今天教育了我們所有的人。我們一再說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所以天滅中共是神,不是人,人在其中選擇善惡,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

 

而我們在說到香港的時候叫“地”,香港用了Be Water,而且到處是水,而它的特殊之處是它的大嶼山的大佛,大嶼山的大佛是香港的特殊之處,就是我們今天看到在大瘟疫時香港表現出來的故事。貿易戰打了十四個月的時候,香港的事情出的頭;香港的事情打出來七個月的時候,大瘟疫出現了,中共病毒出現了,它實際的狀況是相互接洽的。按照中共自己講的就是人的表面的行爲出來的故事,是一月二十三號。一月二十號習近平承認,一月二十三號封城。自己說的是一月七號,爲了他的利益,他就躉在一月份了,他的撒謊卻迎合了天意中的七個月,香港事情的七個月,那他要再走多遠?

 

剛纔說到這兒,我突然覺得,哎,這事不好辦,這事有點對上茬兒了,對上什麼茬兒?劉伯溫說,就是銅打鐵羅漢,你也難過七月一十三,七月一十三是陰曆,陽曆是八月三十一,八月三十一是香港的太子站的一週年。而到了八月三十一,這麼對頭算的話,七個月。香港的事情,走到十四個月,而大瘟疫的事情,七個月,大瘟疫的事情是一月二十三,這就對上了,什麼叫對上了呢?貿易戰打了二十八個月,香港的事情走了十四個月,到了八三一,大瘟疫這件事情走了七個月。那日曆牌是那麼定的啊,可不是我說的。

 

我們回覆了這段故事是什麼意思,就是川普的侷限性, 你不要埋怨他,有時候我也埋怨他,他戰勝不了共產黨。所以你現在看到的香港同樣是, 香港的抗爭只是救了香港人自己。而香港警察的做法,香港政府的做法,突出了它的邪惡。等真正大爆發,我們不認爲現在是大爆發,這是三線的。但是在非典中還會有三線,當非典3.0出現的時候,咱這麼說,香港政府的那些惡官、香港警察、中南海的人,就是現在圍着習近平的那些共產黨、共產主義的崇拜者們,那是真正最慘烈的,很容易倒,同樣包括WHO。那現在呢,WHO與習近平合夥,把整個全人類帶入今天的災難。這是今天一篇文章說出來的。

 

昨天我就跟大家講,帶入整個災難。而這份災難,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他們的邪惡是在喚醒着人們,要懂得在今天,在現實環境中,人們要認識到一切都是活的,邪惡的本身、魔鬼是真實存在的。川普他的侷限性是自然的,不是說他應該如何。盼望着他應該如何的人,你不相信神你相信人。川普的推文,他剛纔說,這是紐New York Posts,在佛羅里達一個人,他試了一種藥,這個藥它的結果應該是很好,所以川普就說,希望明天能在紐約跟其他地方使用,因爲紐約是最殘酷的,這是他早上發佈的一番講話。

 

跟大家分享另外一個,這篇文章很有趣了,你可以看到這是一種事實了。下面那個推文是他兒子,川普他倆兒子其中一個,川普轉推這篇文章。整個這概念,如果你讓我說, WHO與中共政權,配閤中國政權的邪惡宣傳,傷害了整個人類,就是把今天的人類帶入災難中。這就是這篇文章本身的內容了。這篇文章它是英文的,首先說這家網站,這家網站就是班農在進入白宮前,他在這家新聞網站做老闆,中文叫布萊特·巴特新聞網,是極右翼的新聞跟評論網站,支持川普。它是零七年出來的,創建這個網站的人就叫這個名字,布萊特·巴特,這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他是個評論員,最早是在以色列辦的,這個人叫安德魯·布萊特·巴特,應該他是以色列人猶太人,理直氣壯地去讚揚自由與猶太人,與以色列,這就是他網站的宗旨。班農曾經在進入白宮前,是這家網站的CEO,所以就是這麼來的。它總部在洛杉磯,在民主黨的地方,後來分社在得克薩斯,英國的倫敦,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它呢主要是播音的,沒有見過它電視的。我們現在看到班農在自己的家裏頭,Basement開電視臺,跟咱這勁頭差不多,他在他那個壁爐的位置上坐的。

 

這篇文章非常長,我跟大家照葫蘆畫瓢,它的概念基本上就這麼個概唸了。題目WHO配閤中共政權欺騙整個人類,欺騙全世界說,在人與人之間沒有明顯的人傳人的跡象。這篇文章把WHO從與中共配合一開始的狀況,就是一月二十八號前後,那個時候爲時間點,他見完習近平之後,WHO的逐個推文都給表現出來了,這要說起來就太長了,我就跟大家說個梗概了。上來文章大概意思,WHO完全相應北京對有關中共病毒的所有的做法,宣傳的做法,就是WHO在聽從中共宣傳系統、王滬寧的指揮,要始終把它保持一致。但習近平說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人傳人的時候,WHO就立刻向世界宣佈,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人傳人。而這個時候,在中共的內部,同時間在這個共產黨的整個國內完全失控。他的文章裏,把中共國就變成黨國,完全失控了,已經到處都是了,這是他上來就這麼直截了當的批評。

 

WHO在一月份跟二月份說顯示出來的推文說,WHO正在爲中共進行宣傳,在美國的推特網站上去散佈着中共的宣傳,其實實際作爲健康官員來講,卻明確指出,真正的第一個Case在十一月十七號就已經在武漢出現了。這裏他沒指明哪裏的衛生官員,我以爲應該是他錄用的《南華早報》的一篇文章,《南華早報》揭祕說,最早的政府文件顯示出第一個Case是十一月十七號。然後他就直接指責中共政權,就是中共的黨中央,完全隱藏了當時這種殘酷的疫情在國內那種爆發,就是爆發的初期跟這種擴展的初期,中共官員,我們說就中南海啦,完全掩蓋。在掩蓋的過程中,直接去拘壓甚至銷聲那些吹哨者,甚至監禁那些舉報人。它的目的是爲了牢牢控制住整個疫情傳播的真實的狀況。如果要不是這種以懲罰的方式以銷聲的方式,來面對疫情的這種傳染的真實狀況的話,他說,執政的共產黨對爆發的這種表面上的緩慢,利用它的權力,作爲它擁有權力跟政治系統的優越性的標誌之一,也就講,掩蓋真相、掩蓋疫情、殘害人、去侮辱那些講述真相的人,是彰顯它的權力跟彰顯習近平一黨獨裁和他一個人定爲一尊本身的優越性和超凡的力量。

 

然後他引述了南安普頓大學的一篇研究報告,提醒大家中間在原文中,引述了很多WHO的推文的圖像,所以我們就不引用,因爲太長了。南安普頓大學早些時候發表研究報告,如果當時的中共當局接受聽取了那些吹哨人的警告的話,就是聽取了那些武漢醫生的有關警告的話,可以減少現在在全球影響的和帶來傷害的百分之九十五,我們剛纔看到的多少?三十八萬哪,你算算百分之九十五是多少?所以習近平跟WHO成功地聯手,把全人類帶向了地獄。

 

然後他下面引用了一段《紐約時報》的文章,《紐約時報》在二月初的時候就已經告知承認在最關鍵的時刻,中共官員公開選擇面對日益危機,以這種保密的措施,就是說以一種掩蓋的方式,以一種虐殺的方式,以一種完全不負責任的方式,來避免引起公衆們的警覺,避免引起公衆們的這種認識,或者說他們不願意讓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出現這種大疫情,說是他要肩負責任,一種尷尬的狀況。中共已經完全拒絕爲這次的大疫情的爆發進行道歉,它沒認爲它做錯了什麼。一月十四號,在當時美國已經知道了第一例到達美國病歷的前一天,那是從武漢飛往西雅圖的,而世界衛生組織卻否認了正在通過人際之間的傳播。但是WHO在推文上說,習近平的中共當局進行了初步的調查,沒有發現病毒有人傳人跡象的明確證明。

 

這個我想說,他爲什麼這麼寫?是因爲他把WHO的推文完全拿出來,就證明今天習近平的中共聯手WHO,把人類帶入了中共病毒置於死命的危機之中,這次全球的大危機是它們倆聯手促成的。世界衛生組織花了幾天的時間才終於在推特上承認,人傳人是確實可行的,但是他們拖後了幾天。我記得跟大家解釋過,七天,對吧?他承認這件事情大概是在一月二十九號到三十號,二十八號總幹事見了習近平,他回來之後宣佈人傳人。二十四號聯合國相關內容就提出了有關質疑,就是說這種病毒是不是最終演變成大災難?因爲在一些感染病毒的人身上沒有任何症狀,毫無症狀但他帶有病毒,而這個病毒卻可以傳染的。《南華早報》十個小時之前有篇文章談到的是這個問題。《南華早報》談到的問題就是說,中共掩蓋了太多的人,他說是四萬多人,他說自己有證據自己有資料,把那些沒有症狀的,都不算是染病的, 在揭示出他染病的狀況。

 

然後下面談到的就是武漢海鮮城在一月底,WHO說如何如何如何,就說那是病毒的發源地,但是WHO在二月初又說他不清楚爆發的源頭,一直到了二月十一號,WHO依然說,不太清楚真正的病原體從哪裏來。對於有關從動物身上來的說法,他依然持懷疑態度。提醒大家這些內容都是引用了WHO的推文。一月十四號,WHO再次拿出了它的首席醫師的一番講話,它再次稱讚中共政權,稱讚中共在這件事情的反應,而且直接對衝那些反對它的人,指責WHO行爲的人,他在記者會上就非常的強硬,我們就走這個故事啦。在當天他跟記者說,我對中共的說法做法,那是我自己負責任,我確實讚美它,我寫了很多的讚美說法,而且到現在我也依然認爲是值得讚美的,那我未來會繼續讚美它。任何在源頭上積極抗擊疫情,保護自己的人民,和整個世界國家一樣,他說這是中國做的,所以如果你們質疑我的話,他們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這篇文章這麼寫就是在表明WHO是習近平的傀儡,是中共的傀儡,是如何把整個全世界的人帶入到災難中的。然後二月二十一號再次發出推文,還是它,中共國對疫情的處理給世界其它地區能夠遏制病毒的傳播帶來了有效的時間,這是它說的,就變成了今天這樣,所以WHO在面對中共的所有問題的時候,全是讚美;對世界其它地方的做法全都是警告、侮辱,所以就到了今天。我個人說法還是那句話,這是命啊。中共的做法,WHO的做法,讓今天所有人都認明我們今天遭遇了這份邪惡,是命裏註定的,習近平跟WHO在竭盡全力表現出什麼叫人之初性本惡,這份的性本惡超越了一般人的理解,而就在這個時候,病毒已經從中國傳遍了世界各地。而世界衛生組織在今年早些時候,但是卻已經談到了北京就已經有這種東西了,它是在推文中講的。

 

二月二十七號在它的推特上明確講,中共病毒不是流感,你一定要保持正確措施,它不是流感,但它可以得到控制,這就是從中國來的主要的Message之一,把太多相信WHO的人,這些社會的精英和國家全害了。誰不信它的?臺灣。臺灣想信它們,它們不然信。臺灣只能自己來,所以臺灣就得救了。那怎麼辦?它就是這麼來的,對吧?它說貫穿整個爆發的過程中。在中國所發生的肯定就比任何其它國家都多,這是沒錯的。也就是說,中共控制了這個國家,是全球這次大瘟疫的中心,這毋庸置疑,可是WHO在二月份一再強調一再強調,說新的Case在下降新的Case在下降,不會太有麻煩了。

 

三月十三號,美國政府召見了崔天凱,中共的大使,在有關抗議北京外交部的發言人說病毒來自於美國軍人,進行了抗議。川普政府官員直接表達了非常有力的這種概念,說中共在想藉助這種中共病毒給它們帶來重創的本身,它們以宣傳的手法,以欺騙的手法,在重塑它們的形象,來表達共產主義的勝利,而這個時候在世界上的其它國家就出現狀況,而在中共國它的疫情數量被共產主義控制了,所以就往下走,大概說的這意思。

 

然後下面就說了命名的問題,世界衛生組織說中共國冠狀病毒如果這麼稱呼的話,是對亞洲羣體具有潛在的侮辱性,是不合適的,如何如何,這樣很可能使得它們變的更加的麻煩。美國的主流媒體跟中共政權控制的本身出現了衝突,所以這個時候在有關是不是叫中共病毒,我們現在叫中共病毒,當時川普叫中國病毒啦,就出現了巨大的衝突,而巨大的衝突本身就牽扯到叫種族主義。WHO二月二十五號發表了推文說,當人們將傳染跟特定的人羣如果相關的,就出現這種叫污名化,它說這將意味着這種病毒跟某一個特定的人羣,就出現了固定的聯繫。而這一份固定的聯繫就代表着種族的歧視,被標記被分割等等一連串的東西,所以它這裏意思就是,WHO竭盡全力受制於或者說受指揮於共產黨的中宣部,盡它的全力來完全去吻閤中國共產黨的宣傳系統的說法,來欺騙整個世界,來美化共產主義的勝利,其實它裏面含義是這個。污名化會導致更加嚴重的健康問題,持續傳播,在流行期間難以控制傳染病,這是聯合國所謂的說法,它就說那就走到了今天。走到了今天,我們看到的這種狀況,是在它的所謂的不能污名化的基礎上走到了今天,全世界的人在死。在世界衛生組織系統中,在近些年已經很少對疾病進行命名了。

 

然後一月二十八號,習近平見了WHO的總幹事,這裏講了這段故事,舉行了會議,對北京在一月下旬的透明性跟對病情的處理的給以了強烈的讚揚。而中共當時卻最終試圖掩蓋隱藏一切有關病情的真相,而這一份掩蓋跟隱藏就讓全球的人,整個人類,跟大多數國家失去了對這種疾病的認識和它的傳播的概念。所以這文章寫的相當的衝突,我就跟大家描繪了大家就有一個認識啦。WHO的主要的醫生還直接侮辱鞭撻其它政府,象包括美國政府。他講,試圖通過停止與中共國的旅游來組織疫情的傳播蔓延到海外,他說這種做法是不應該的。所以人大媒體人家厲害,人家總結性相當強。

 

美國的國家醫學跟藥物專家福奇博士,Director,我們看到的美國記者會當中,就是川普的記者會當中,經常帶那個矮矮的小個子那個白人,那個小老頭是他。他宣佈,如果川普沒有在最早時間對中共國實行旅行禁令的話,後果是根本無法想象的,這是他的看法,他說後果根本無法想象。所以這兩個人的說法是完全對應的,美國醫生的疾病與藥物專家的主席,跟WHO的首席官員的說法完全是對立的。

 

然後他就講到了WHO的總幹事,WHO的總幹事,他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而中國卻是他們最大的援助國,所以這篇文章的基礎非常清楚,在吻合着武漢肺炎就是中共病毒的概念。共產黨的中國是對聯合國的最大援助國之一,所以也就變成了北京透過金錢,把WHO包括聯合國的相關的組織就全給控制住了,因爲用錢買來的。他說最成功的例子就是WHO,北京控制的WHO成功的拒絕了臺灣進入WHO,本來臺灣人有機會而且有理由,在隨着整箇中共病毒傳播的過程中,要知道事情真相,但儘管中共沒有控制檯灣,一直堅稱它是擁有臺灣的主權,但是他下面並沒有提到,這文章就結束了。沒有談到臺灣正是因爲中共與WHO的拒絕,成功的成爲了當今這一次病毒當中的最成功的抗疫者。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