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AP-Trump.jpg
联邦参议员卡顿。(AP)

美联邦议员: 中共偷走了我们的制药能力 我们必须拿回来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5日】(本台记者季云综合编译)就在「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之际,日前有中共官媒威胁切断给美国药品供应,激怒了美国人。代表阿肯色州的联邦参议员卡顿(Tom Cotton)和代表威斯康星州的联邦众议员伽拉格(Mike Gallagher)3月25日在福克斯新闻上撰文,抨击中共以非法手段将美国的基本药品转移到中国,造成对美国的威胁,而现在他们已有计划,要把制药能力中共手中拿回来。

AP-Trump-Impeachment-7
联邦众议员伽拉格。(美国国会)

两位议员在文章中说,三月初,一家中共宣传机构暗示,中共可能在任何时候切断给美国的救命的医药,使美国「沉没在新冠病毒疫情的地狱中」。很不幸,这并非空洞的「口炮」,美国的确极其危险地依赖着中共制造的药品,而中共的失误和掩盖导致了这次病毒传播的失控。

议员们说,现在应该改变了。他们已经制定了计划,终结美国依赖中共药物的现状,并把制药和医疗设备制造能力拿回美国

议员们说,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中共盯住美国的制药业,以行业内联合、国家补贴和放松安全标准等措施,用廉价和危险的中国药品冲击美国的医院和药房。意图摧毁美国制药业。这个策略成功地让美国工厂关门、掠夺了美国的高薪工作,剥夺了病人使用高品质药物(的权力)。2000年中共获得美国的特别贸易权, 其后的数年间,美国的青霉素制药厂关门,生产阿司匹林、维生素C等其他基本药物的制药厂也因中国掠夺性价格而相继关门。

「结果,中国逐渐主导了世界基础药品的市场。我们从中国进口很大比例的学名药,其中93%的布洛芬就进口自中国。」 而且,「直接贸易」都没有正确描述美国中国的依赖,因为大多数进口自印度等国家的药物中的有效成份都产自中国

议员说,对美国的主要共产主义对手中共在基础药物上的依赖,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明显威胁。正如《中国药物: 揭露美国中国药物依赖的风险》(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一书的作者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在去年的国会作证中所说,如果中共切断给世界提供药物原料,「军队医院和医务所将在至少数月内,甚至可能在数日内停摆。」

「这可能看起来像个极端且遥远的可能,但想想,为了应对中国病毒的传播,许多国家已经囤积了药物和医疗物资。中国自己也在囤积世界上大部分的物资,这些物资不仅有口罩,还有制造口罩的原材料」 。「在面对瘟疫和战争这类紧急事件时,各国为了保护自己会打破以前依赖的供应链和关系。现在非常明显,在基本药物方面,很久以前美国就令人伤心地放弃了保护自己的能力。」 议员说。

但议员说,依赖中国的基本药物以更基础的方式威胁美国的安全,人们都知道中国生产的药物质量很差、甚至很坏。2008年,当246名美国人被中国产的污染了的血液稀释剂致死的时候,中国产药物的质量尤其糟糕。最近的调查揭露,为了省钱,该血液稀释剂曾在中国的农场和违规的实验室里被人加入了廉价的药品。甚至中共都承认自己药品质量的低下。 2102年,中共发现一整批治疗疟疾的药物为假药、可能对患者造成危险。其后中共取消了这个贿赂非洲国家的项目。

中国病毒的流传显示,中共没有资格扮演世界医生和世界制药者的角色。所以我们发起了『保护我们的医药供应链不受中国影响法案』,终止对中国药物的依赖,把我们的制药能力拿回国」。议员们说。

议员们介绍,该议案要求,最迟到2025年,联邦机构如国防部、退伍军人医院、医疗及医补等机构停止购买含有中国原料的药物。其中允许制药公司有时间调整。该议案明确给进口商压力,要求他们停止跟中共做生意。该议案还要求制药公司标出原料的产地,以帮助消费者确定它们是否安全等。

议员说,该法案还提供与药物及医疗设备生产有关的工厂、库房和资金的资助,以鼓励医疗行业在美国生产。该议案对中国的野心构成威胁,中共清楚地知道这点。本周初,一位中共的发言人针对美国要把医疗行业搬回国内的呼声称,中共支配全球制药生产的情况是无法逆转的「市场作用」,搬回美国「既不现实,也不明智」。

「先不说中共发言人关于市场作用的说法有多讽刺,美国中国药品的依赖也不是不可逆转的。这种依赖是在美国决策者和商界人士多年的错误决定助长下中共无情手段的结果。」

「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清除这个损失。 对依赖中国药物的解药就是停止购买他们,把我们制造基础药物的能力拿回美国来。」 议员们说。

 

责任编辑:楊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