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AP-Trump.jpg
聯邦參議員卡頓。(AP)

美聯邦議員: 中共偷走了我們的製藥能力 我們必須拿回來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5日】(本台記者季雲綜合編譯)就在「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蔓延之際,日前有中共官媒威脅切斷給美國藥品供應,激怒了美國人。代表阿肯色州的聯邦參議員卡頓(Tom Cotton)和代表威斯康星州的聯邦衆議員伽拉格(Mike Gallagher)3月25日在福克斯新聞上撰文,抨擊中共以非法手段將美國的基本藥品轉移到中國,造成對美國的威脅,而現在他們已有計劃,要把製藥能力中共手中拿回來。

AP-Trump-Impeachment-7
聯邦衆議員伽拉格。(美國國會)

兩位議員在文章中說,三月初,一家中共宣傳機構暗示,中共可能在任何時候切斷給美國的救命的醫藥,使美國「沉沒在新冠病毒疫情的地獄中」。很不幸,這並非空洞的「口炮」,美國的確極其危險地依賴着中共製造的藥品,而中共的失誤和掩蓋導致了這次病毒傳播的失控。

議員們說,現在應該改變了。他們已經制定了計劃,終結美國依賴中共藥物的現狀,並把製藥和醫療設備製造能力拿回美國

議員們說,在過去的20多年中,中共盯住美國的製藥業,以行業內聯合、國家補貼和放鬆安全標準等措施,用廉價和危險的中國藥品衝擊美國的醫院和藥房。意圖摧毀美國製藥業。這個策略成功地讓美國工廠關門、掠奪了美國的高薪工作,剝奪了病人使用高品質藥物(的權力)。2000年中共獲得美國的特別貿易權, 其後的數年間,美國的青黴素製藥廠關門,生產阿司匹林、維生素C等其他基本藥物的製藥廠也因中國掠奪性價格而相繼關門。

「結果,中國逐漸主導了世界基礎藥品的市場。我們從中國進口很大比例的學名藥,其中93%的布洛芬就進口自中國。」 而且,「直接貿易」都沒有正確描述美國中國的依賴,因爲大多數進口自印度等國家的藥物中的有效成份都產自中國

議員說,對美國的主要共產主義對手中共在基礎藥物上的依賴,是美國國家安全的明顯威脅。正如《中國藥物: 揭露美國中國藥物依賴的風險》(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一書的作者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在去年的國會作證中所說,如果中共切斷給世界提供藥物原料,「軍隊醫院和醫務所將在至少數月內,甚至可能在數日內停擺。」

「這可能看起來像個極端且遙遠的可能,但想想,爲了應對中國病毒的傳播,許多國家已經囤積了藥物和醫療物資。中國自己也在囤積世界上大部分的物資,這些物資不僅有口罩,還有製造口罩的原材料」 。「在面對瘟疫和戰爭這類緊急事件時,各國爲了保護自己會打破以前依賴的供應鏈和關係。現在非常明顯,在基本藥物方面,很久以前美國就令人傷心地放棄了保護自己的能力。」 議員說。

但議員說,依賴中國的基本藥物以更基礎的方式威脅美國的安全,人們都知道中國生產的藥物質量很差、甚至很壞。2008年,當246名美國人被中國產的污染了的血液稀釋劑致死的時候,中國產藥物的質量尤其糟糕。最近的調查揭露,爲了省錢,該血液稀釋劑曾在中國的農場和違規的實驗室裏被人加入了廉價的藥品。甚至中共都承認自己藥品質量的低下。 2102年,中共發現一整批治療瘧疾的藥物爲假藥、可能對患者造成危險。其後中共取消了這個賄賂非洲國家的項目。

中國病毒的流傳顯示,中共沒有資格扮演世界醫生和世界製藥者的角色。所以我們發起了『保護我們的醫藥供應鏈不受中國影響法案』,終止對中國藥物的依賴,把我們的製藥能力拿回國」。議員們說。

議員們介紹,該議案要求,最遲到2025年,聯邦機構如國防部、退伍軍人醫院、醫療及醫補等機構停止購買含有中國原料的藥物。其中允許製藥公司有時間調整。該議案明確給進口商壓力,要求他們停止跟中共做生意。該議案還要求製藥公司標出原料的產地,以幫助消費者確定它們是否安全等。

議員說,該法案還提供與藥物及醫療設備生產有關的工廠、庫房和資金的資助,以鼓勵醫療行業在美國生產。該議案對中國的野心構成威脅,中共清楚地知道這點。本週初,一位中共的發言人針對美國要把醫療行業搬回國內的呼聲稱,中共支配全球製藥生產的情況是無法逆轉的「市場作用」,搬回美國「既不現實,也不明智」。

「先不說中共發言人關於市場作用的說法有多諷刺,美國中國藥品的依賴也不是不可逆轉的。這種依賴是在美國決策者和商界人士多年的錯誤決定助長下中共無情手段的結果。」

「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清除這個損失。 對依賴中國藥物的解藥就是停止購買他們,把我們製造基礎藥物的能力拿回美國來。」 議員們說。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