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格蕾塔·桑伯格
曾在聯合國氣候行動峯會發言的瑞典少女格蕾塔·桑伯格 (Greta Thunberg) 從中歐旅游回國,感覺疲憊、渾身發抖、嗓子疼和咳嗽。她沒做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或薩斯新型冠狀病毒-2 【Novel-Coronavirus-SARS-CoV-2】)檢測,根據症狀,她推測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她進行自我隔離兩週,現在她的中共病毒症狀已基本消失。圖爲2019年9月照片(美聯社)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5日】(本台記者張玉文綜合編譯)曾在聯合國氣候大會上帶着憎恨的表情咆哮式演講發言的瑞典女學生格蕾塔·桑伯格 (Greta Thunberg) 日前宣稱自己也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了,只是症狀輕微。但也有不少民衆不以爲然,認爲她的所謂症狀和她那些激進環保舉動一樣是種表演,爲了博眼球,刷存在感,因爲在重大疫情面前沒人關注她了。

桑伯格聲稱從中歐旅游回國,感覺疲憊、渾身發抖、嗓子疼和咳嗽。她沒做病毒檢測,根據症狀,她推測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她離開妹妹和母親,進行自我隔離兩週,現在她的“中共病毒”症狀已經消失。

桑伯格24日在社交平臺Instagram發帖稱,兩週以來遠離她的妹妹和母親獨自進行自我隔離。她強調大約10天前,她與和她一起到布魯塞爾旅遊的父親同時出現幾乎同樣的症狀。她感覺疲憊、渾身發抖、嗓子疼和咳嗽。她父親的症狀更厲害,而且還發燒。

她在貼文中說。在瑞典,除非需要緊急治療,否則不給進行檢測,人們被告知,當感覺不舒服時,就呆在家裏自我隔離。因此,她沒有去做檢測。但是根據綜合症狀和狀況,“我極有可能感染了武漢肺炎(中共病毒)。”

桑伯格是瑞典人,父親是瑞典舞臺劇演員,母親是歌劇次女高音。桑伯格被診斷患有阿斯伯格綜合徵(自閉症的一種)、強迫症和選擇性緘默症。

桑伯格2019年9月23日在聯合國氣候行動峯會上的環保問題發言的視頻流傳在很多社交媒體。她在演講時一邊歇斯底里地念着稿子,一邊擺出一副與其年齡不相稱的極端憎恨的扭曲表情,讓很多人感到非常驚愕和不安,不少人懷疑其真實性,質疑她的所謂環保主張和她的觀點都是別人灌輸給她的。網民評論說,這女孩面相不善,戾氣很重,有股政治作秀的臭味;用力過猛了,演技還是不太行。

桑伯格甚至以極低的票數取代了呼聲極高的香港反送中民衆成爲2019年《時代週刊》封麪人物,更讓人們不得不思量背後的操作。

俄羅斯總統普京去年10月談到桑伯格時說,沒有人向通貝里(桑伯格)解釋,現在這個世界是複雜而多樣的,非洲和其他國家的人們也想和瑞典人一樣富有,使用清潔能源,但實現起來很難。普京還說:“但如果有人爲了個人利益而利用兒童和青少年,就應受到譴責。成年人必須竭盡所能,不要讓青少年和兒童陷入極端的境地。”

有人直接表示,桑伯格背後的推手是實力雄厚的環境保護政治說客。

責任編輯:聞笛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