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历史上的今天,三鹿毒奶粉(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历史上的今天,三鹿毒奶粉(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7日】(编辑:江峰)

三聚氰胺的发现

2007年初  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陆续收到几百名消费者的投诉,说他们家的宠物猫和狗吃了这猫粮、狗粮之后,出现中毒情况,有些宠物还死了。

要知道美国人把猫咪、狗狗当家庭成员的,可就是件大事了。调查发现大多数死亡的宠物是吃了加拿大一家宠物食品公司MENU FOODS的宠物粮出现问题的。

加拿大的MENU FOODS接到通知之后赶紧地大规模紧急召回产品。FDA很快就查明了,污染的产品使用了从中国大陆进口的蛋白粉。这蛋白粉里面的含有一种叫做三聚氰胺的化合物。

 三聚氰胺,纯度99.0%(图片:Leiem /维基,CC BY-SA 4.0)
三聚氰胺,纯度99.0%(图片:Leiem /维基,CC BY-SA 4.0)

咱们这里就说说什么是三聚氰胺三聚氰胺是一种化学原料。可以跟甲醛聚合成树脂,再用高温就可以做成美观的塑料餐具。那种仿瓷餐具挺漂亮的,就是它做的。

你得说了,什么?做餐具的原料跑食物里去了。为什么呢?

这要从小麦蛋白粉说起,小麦蛋白粉是饲料的重要成分,这饲料市场是按照蛋白质含量来定价的,这个蛋白质含量低一个百分点,这个产品得少卖50元到60元人民币。

这缺乏技术的这些饲料小厂干不过大厂,怎么办呢?就开始想歪招了。目前,测量蛋白质含量的办法叫做凯氏定氮法。

要知道蛋白质在蛋白粉里面有多少呢?是通过这个氮元素含量高低来看的,三聚氰胺的含氮量高达66%,价格又便宜。它是生产餐具的,它不是当蛋白粉来卖的。所以添加三聚氰胺提高检测蛋白质含量这个方法很快就在食品加工业里面传开了,并被很多不良的厂家大肆使用。

2007年4月,为了给美国的这些阿猫阿狗申冤,美国食品药监局FDA首先向中方提出了准备来中国进行调查的申请,可是FDA的官员和中国国家质检总局的联合调查组,来到了生产蛋白粉的工厂原址的时候,人都傻了。

别说找蛋白粉了,连厂房都没了,机器设备荡然无存,一排厂房从厂区消失了。看来工厂老板除了会卖黑心蛋白粉以外,还会变魔术。

其实不是什么变魔术,这个厂区对机械设备进行了深翻,清理土壤。然后,把里面可以化验出三聚氰胺成分的土都给移走了。。

显然是有人故意透露消息,当时中国的网上已经开始了对来调查的美国人的围攻。中国食品安全领域专家叫做陈君石的,他也说,美国的宠物中毒是偶然的事件,被故意放大了。网民是一片愤慨,说这是反华阴谋,你厂房都没了嘛。

三鹿毒奶粉 错失被揭露的良机

美国FDA的官员几乎是无功而返,于是中国民粹主义者一片叫好。按照他们的思路那就是 ,想给美国人讨个公道的FDA灰溜溜地走了。

其实美国人的思路很简单,真相被隐瞒那就意味着罪恶还将继续,今天发生在美国的公共卫生事件,明天就会发生在中国,而且有更大的可能它已经正在中国发生。

2007年的宠物食品事件在美国是被广泛报道的,但是在中国没有引起广泛的公众关注,毕竟那只是大洋彼岸的几只猫狗嘛。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道德的底线一旦被突破,贪婪的洪水会淹没一切。这一次真出大事了,出事的不是狗粮了,而是婴儿奶粉。

2007年到2008年初,全国相继有婴幼儿家长曝出,说孩子喝了河北石家的三鹿奶粉之后,出现小便异常、患有肾结石等问题,甚至有婴儿死亡。

三鹿的内部邮件显示,其实在2008年8月1号,三鹿送检的16个婴幼儿奶粉样品当中的15个样品中检出了三聚氰胺的成分。

8月2号,三鹿把这个情况就汇报给了石家庄市政府。它为什么汇报?三鹿是国资企业。并开始秘密回收市场上的三鹿婴幼儿奶粉。

朋友们,这可是商品社会呀,你这边秘密回收,那边不知情的是不是有大量的库存就在继续发送,商店还在继续销售?而且那些已经购买了奶粉的家长,就会不断地给自己欢天喜地迎来的小宝宝亲手喂毒。

为保奥运会 三鹿毒奶粉事件被隐瞒

这一涉及全国婴幼儿健康的大事件没有马上被曝光。原因很简单,因为再过几天就是2008北京奥运了,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这个面子大呢?还有什么不可以忍一忍呢。

于是,在全党全国人民掰着手指头数奥运金牌的时候,全国的新生婴儿都在继续使用毒奶粉,直到奥运会结束之后的九月初,才被甘肃一家报纸率先披露出来了,之后披露出来的数字令人震惊,受害的婴儿遍布全国。官方承认的人数多达29万5千人。

毒奶粉事件发生后,中国超市内的奶制品被紧急下架。(图片:Marc van der Chijs/flickr)
毒奶粉事件发生后,中国超市内的奶制品被紧急下架。(图片:Marc van der Chijs/flickr)

三鹿奶粉事件之后,包括蒙牛、伊丽、雅士利也相继爆出奶粉中查出了三聚氰胺,中国的一线品牌一下是全部沦陷了,日本、香港、台湾等地  凡是使用大陆奶粉的食品均受到影响。

咱们知道很多人做这个蛋糕、糕点也会使用奶粉的嘛,大陆出的奶粉既然便宜,就普遍变成为食品工业的一个原料。

2009年2月12号,历史上的今天,三鹿公司申请破产。

三鹿宣称它有1100道质量检测工序,这个谎言是在中央电视台撒的,这不攻自破。

中国中宣部在9月14号下令,禁止中国内地媒体擅自报道三鹿事件,一律要以官方公布的或者是新华社报道的为准,一下子就把这事给按住了。

9月14号,政府部门还给律师开会,重点强调说,政府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了,要服从大局、保持稳定。下命令了,律师,如果你涉及三鹿奶粉事件,就不是一个简简单单丢饭碗的问题。

面对受害者们索赔的愿望,律师们只能是选择拒绝或者逃避。

避重就轻找替罪羊 打压维权延续至今

目前,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并没有引发大规模的法律索赔诉讼。三鹿事件曝光之后,官方逮捕了三鹿集团的几名高管,生产和销售三聚氰胺的商人和奶站工作人员,之后的判决也是令人吃惊。

三鹿公司的几名高管分别被判处有期和无期徒刑,生产和销售三聚氰胺的两名农民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这个判令本身就是一个极其荒唐的事情,对三聚氰胺危害明显不具备辨识能力,没有人告诉他有多毒,而且添加量比较少的奶农给处死了。明知有毒还大量添加, 最后事发了隐瞒,不去终止伤害的三鹿,却量刑那么轻。

这种法律的不公和对真相的刻意隐瞒培养了社会更大的隐患。

作为一个父亲,为了给自己的孩子讨公道,北京的赵连海成立了结石宝宝之家,但是他的公道没讨来。

2010年的11月,赵连海被北京市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名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2009年,引咎辞职一年的原来质检总局的局长李长江,出任了国家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拜副部级。

三鹿事件被免职的原来的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市长冀纯堂,这些官们是高调免职、低调复出。几年后被判无期徒刑的原来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坐牢2年后被减为有期徒刑,紧接着又连续两次秘密减刑。

2011年的4月5日,赵连海重新在他的推特上发推文:

“大家好,我是赵连海。

首先向所有的朋友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向所有曾经关心、关注、帮助我和我的家庭的所有朋友们致以诚挚的感谢!

今天我很惭愧,我很惭愧我今天才正式公开出来说话,但不论如何我必须要说话。我们不能保持沉默,我们也拒绝沉默。太多的老百姓遭受到了太多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用应该更加坚定的一种态度来进行表态,所以说今天以真名来正式地退出中共的所有组织。我们只有觉醒、只有真正地醒悟,并且不去畏惧什么。我们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坚定的这种勇气。因为人世间正义的东西必将战胜邪恶,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必然的。

共产党必将遭到人民的唾弃,必将被人民彻底地抛弃!这是我非常坚定的信念。”

三鹿集团是一家国资控股的大型企业,被誉为乳业第一民族品牌,如果中共打造的民族品牌带头吞噬、谋杀民族的后代,这就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食品安全和企业管理缺失的问题了,这个社会的道德沦丧已经堕入了极其危险的地步了。

可怕的就是人们在造假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道德心理障碍了。

之后的故事我们就很熟悉了:进口奶粉在中国的销量大幅上升。中国人开始到香港去抢奶粉,到德国、到澳大利亚去抢奶粉,到美国去抢奶粉。越来越多的海外华人开始做代购,而奶粉的生意一直都很好。

注射疫苗 (图片: pixabay)
大陆毒疫苗(示意图片: pixabay)

2018年7月,大规模大陆毒疫苗事件爆发,魔鬼再次把手伸向民族的未来。

历史上的今天,三鹿毒奶粉

当我用最毒的东西喂养我最亲的人

我的灵魂便只剩下诅咒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