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康熙大帝 (图片:Wikimedia)
康熙大帝 (图片:Wikimedia)

康熙大帝的饮食养生之道对当前疫情的启示 (中)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8日】(作者:徐希微)(接上文)今天的中国人,以追求什么都吃过为荣,甚至争相以“吃货”自称。有些人自诩为饕餮一族,(饕餮是上古凶兽,极度贪吃,以致吃掉了自己身体,是一个有首无身的贪婪凶兽)这是片面曲解了饮食文化的内涵。其实,食物的感官感受与文化内涵的高度融合互为表里,才是饮食文化的完美体验。

圣祖康熙黄帝的饮食修养,于淡然中充满着一种平和的能量,融入着顺应自然的天人合一理念,正如康熙帝告诫的“惟心不为耳目口鼻所役,始得泰然”。不为贪念所奴役,才能得到身心泰然。

三、居洁净处,清气着身

康熙帝告诫诸皇子“尔等凡居家在外,惟宜洁净。”并论述道理,曰:“人平日洁净,则清气着身。若近汚秽,则为浊气所染,而清明之气渐为所蒙蔽矣”。史料记载,圣祖康熙帝天秉洁净,所穿衣服有多年的,却依然清洁,穿了几个月的衣服依旧清爽没有汗迹。对于洁净,圣祖进一步告诫“然亦不可太过成癖,”并释义洁癖的病态是反受其累,曰:“尝见有人过于好洁,其所居之室一日扫除数次。家下人着履者,皆不许入。衣服少有沾汚,即弃而不用。亲属所馈饮食,俱不肯尝。此等人谓之犯洁癖,久之反为身累。”并说如果太过成癖,则变得狭隘“实非正心修身之大道”。

四、饮食为重,慎用药补

康熙帝说:“养生之道,饮食为重。”指出,今天的医生一看见人病,就令人少食,以药物调治。康熙帝说如果是内伤,饮食上禁忌还可以,若是其他病症,应当视病由调理进食,才能利于气血增长,一味的限制饮食的做法“茍于饮食,禁之太过。”康熙帝说太过看重补药的做法不可取,云:“惟任诸凡补药,鲜能资补气血而令之充足也,养身者宜知之。”

康熙帝对蒙古古制药“绰尔海”,有着入理精辟的注解,被医者奉为圭臬。云:“ 药惟与病相投,则有毒之药亦能救人;若不当,即人参人亦受害。是故,用药贵与病相宜也。”

生活于白山黑水之间的大清满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发祥于盛产人参的长白山以北,所以满洲贵族有惯用人参治病的习俗。然而,康熙帝主张要谨慎进补,对人参要合理服用。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苏州织造李煦为江宁织造曹寅代奏请药,康熙帝派人星夜送药给曹寅,并说“南方庸医,每每用补剂,而伤人者不计其数,须要小心。曹寅元肯吃人参,今得此病,亦是人参中来的。”(曹寅,是曹雪芹的先祖)

古之帝王,以致官宦、富人等大多喜欢服用补药。康熙帝从药理学和处世角度阐述喜用补药之弊,曰:“至药性宜于心者不宜于脾,宜于肺者不宜于肾。好服补药者,犹人之喜逢迎者也,天下岂有喜逢迎而能受益者乎。”

康熙帝57岁的时候,下颌处有少许白须,有人晋献乌须方子,圣祖笑而辞曰:“自古帝王鬓斑须白者,史书罕载,吾今幸而斑白矣”并说“有人见朕之须白,言有乌须良方。”康熙帝坦然看待白发生的现象,不以为烦恼,而是认为皓发帝王史书罕见,人活至白发也是幸事、福气到来,曰:“今幸而须鬓白矣,不思福履所绥,而反怨老之已至,有是理乎”

康熙帝在承德热河狩猎偶遇一人参,命翰林蒋廷锡画图,戏作七言截句记之:“ 旧传补气为神草,近日庸医误地精,五叶五枝成洛数,顺时当用在权衡。”这都诠释了康熙帝对使用补药,要权衡、慎用的宗旨。并说:“凡人之性喜补剂,不知补中有损。”

五、饮和食,所用之水最切。

康熙帝告诫,云“人之养身饮食为要,故所用之水最切”。

康熙帝极为重视饮水的洁净,并著文《水性记》详解。在外行军、巡视时,康熙帝常告诫左右随扈大臣、侍卫,要注意饮水清洁,以防疾病。并说,我等长居塞外不免要饮用河水,平时没事,“但夏日山水初发,深当戒慎。此时饮之易生疾病。必须大雨一二次后,山中诸物尽被涤荡,然后洁清可饮。”即便是行军在外,也尽量不饮山洪、河沟之水,不得已时“若遇不得好水之处,即蒸水以取其露,烹茶饮之”

圣祖康熙帝亲征葛尔丹时,安营之处本没有水源,然而圣祖驻营后“竟有原无水处,忽尔清泉流出,导之可致数里,人马资用不竭。” 圣祖说“皆由朕上得天心,出师有名,故尔新泉涌出、山川灵应。” (未完待续)

附:康熙大帝的饮食养生之道对当前疫情的启示 (上)

       康熙大帝的饮食养生之道对当前疫情的启示 (下)

责任编辑:穆珊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