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康熙大帝 (圖片:Wikimedia)
康熙大帝 (圖片:Wikimedia)

康熙大帝的飲食養生之道對當前疫情的啓示 (中)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8日】(作者:徐希微)(接上文)今天的中國人,以追求什麼都吃過爲榮,甚至爭相以“吃貨”自稱。有些人自詡爲饕餮一族,(饕餮是上古兇獸,極度貪吃,以致吃掉了自己身體,是一個有首無身的貪婪兇獸)這是片面曲解了飲食文化的內涵。其實,食物的感官感受與文化內涵的高度融合互爲表裏,纔是飲食文化的完美體驗。

聖祖康熙黃帝的飲食修養,於淡然中充滿着一種平和的能量,融入着順應自然的天人合一理念,正如康熙帝告誡的“惟心不爲耳目口鼻所役,始得泰然”。不爲貪念所奴役,才能得到身心泰然。

三、居潔淨處,清氣着身

康熙帝告誡諸皇子“爾等凡居家在外,惟宜潔淨。”並論述道理,曰:“人平日潔淨,則清氣着身。若近汚穢,則爲濁氣所染,而清明之氣漸爲所矇蔽矣”。史料記載,聖祖康熙帝天秉潔淨,所穿衣服有多年的,卻依然清潔,穿了幾個月的衣服依舊清爽沒有汗跡。對於潔淨,聖祖進一步告誡“然亦不可太過成癖,”並釋義潔癖的病態是反受其累,曰:“嘗見有人過於好潔,其所居之室一日掃除數次。家下人着履者,皆不許入。衣服少有沾汚,即棄而不用。親屬所饋飲食,俱不肯嘗。此等人謂之犯潔癖,久之反爲身累。”並說如果太過成癖,則變得狹隘“實非正心修身之大道”。

四、飲食爲重,慎用藥補

康熙帝說:“養生之道,飲食爲重。”指出,今天的醫生一看見人病,就令人少食,以藥物調治。康熙帝說如果是內傷,飲食上禁忌還可以,若是其他病症,應當視病由調理進食,才能利於氣血增長,一味的限制飲食的做法“茍於飲食,禁之太過。”康熙帝說太過看重補藥的做法不可取,雲:“惟任諸凡補藥,鮮能資補氣血而令之充足也,養身者宜知之。”

康熙帝對蒙古古製藥“綽爾海”,有着入理精闢的註解,被醫者奉爲圭臬。雲:“ 藥惟與病相投,則有毒之藥亦能救人;若不當,即人蔘人亦受害。是故,用藥貴與病相宜也。”

生活於白山黑水之間的大清滿族是一個古老的民族,發祥於盛產人蔘的長白山以北,所以滿洲貴族有慣用人蔘治病的習俗。然而,康熙帝主張要謹慎進補,對人蔘要合理服用。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蘇州織造李煦爲江寧織造曹寅代奏請藥,康熙帝派人星夜送藥給曹寅,並說“南方庸醫,每每用補劑,而傷人者不計其數,須要小心。曹寅元肯吃人蔘,今得此病,亦是人蔘中來的。”(曹寅,是曹雪芹的先祖)

古之帝王,以致官宦、富人等大多喜歡服用補藥。康熙帝從藥理學和處世角度闡述喜用補藥之弊,曰:“至藥性宜於心者不宜於脾,宜於肺者不宜於腎。好服補藥者,猶人之喜逢迎者也,天下豈有喜逢迎而能受益者乎。”

康熙帝57歲的時候,下頜處有少許白鬚,有人晉獻烏須方子,聖祖笑而辭曰:“自古帝王鬢斑須白者,史書罕載,吾今幸而斑白矣”並說“有人見朕之須白,言有烏須良方。”康熙帝坦然看待白髮生的現象,不以爲煩惱,而是認爲皓髮帝王史書罕見,人活至白髮也是幸事、福氣到來,曰:“今幸而須鬢白矣,不思福履所綏,而反怨老之已至,有是理乎”

康熙帝在承德熱河狩獵偶遇一人蔘,命翰林蔣廷錫畫圖,戲作七言截句記之:“ 舊傳補氣爲神草,近日庸醫誤地精,五葉五枝成洛數,順時當用在權衡。”這都詮釋了康熙帝對使用補藥,要權衡、慎用的宗旨。並說:“凡人之性喜補劑,不知補中有損。”

五、飲和食,所用之水最切。

康熙帝告誡,雲“人之養身飲食爲要,故所用之水最切”。

康熙帝極爲重視飲水的潔淨,並著文《水性記》詳解。在外行軍、巡視時,康熙帝常告誡左右隨扈大臣、侍衛,要注意飲水清潔,以防疾病。並說,我等長居塞外不免要飲用河水,平時沒事,“但夏日山水初發,深當戒慎。此時飲之易生疾病。必須大雨一二次後,山中諸物盡被滌盪,然後潔清可飲。”即便是行軍在外,也儘量不飲山洪、河溝之水,不得已時“若遇不得好水之處,即蒸水以取其露,烹茶飲之”

聖祖康熙帝親征葛爾丹時,安營之處本沒有水源,然而聖祖駐營後“竟有原無水處,忽爾清泉流出,導之可致數裏,人馬資用不竭。” 聖祖說“皆由朕上得天心,出師有名,故爾新泉涌出、山川靈應。” (未完待續)

附:康熙大帝的飲食養生之道對當前疫情的啓示 (上)

       康熙大帝的飲食養生之道對當前疫情的啓示 (下)

責任編輯:穆珊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