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經濟,美聯社圖片。
中國製造業面臨第二波衝擊。(美聯社圖片)

中國製造業遭遇二次衝擊 專家:最糟糕的時刻還沒到來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國正在復工的企業遭遇訂單減少延遲甚至取消的困局,這對中國經濟正在造成第二輪衝擊波。有經濟學家指出,中國出口最糟糕的時刻還沒有到來,“中共肺炎”疫情在發達經濟體持續的時間越久,外需惡化的時間越長,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將越來越大。

中國企業被要求延遲取消訂單

在經歷長達兩個多月之久的停擺之後,中國似乎正在緩慢復工,但許多工廠發現,市場對其產品的需求已經消失。中國和海外的消費者在“中共病毒”爆發中遭受了不小的損失,他們對未來感到憂慮,不願花錢消費。需求消失,導致訂單減少甚至取消,中國廠家面臨復工但難以復產的困局。

彭博3月27日報道,山東磐古工具有限公司出口經理Grace Gao,從上週以來,不斷收到大量海外客戶的電子郵件,要求延遲訂單,已經準備發貨的產品暫停發貨,直到另行通知,對於貨款,有的客戶還要求至多兩個月的支付寬限期。

山東磐古工具有限公司生產錘子和斧頭之類的工具,其中60%銷往歐洲市場。隨着“中共病毒”疫情肆虐歐洲大陸,那裏的封鎖措施也切斷了中國工廠的訂單。中國各地廠家均受到波及。

Gao表示,這是一個徹底的,戲劇性的轉變:上個月客戶還追着我們確認是否仍能按計劃交貨,現在變成了我們追着他們詢問是否仍應按訂單交付產品。他估計,4月至5月的銷售將比去年減少高達40%。

中國經濟第二輪衝擊波

中共肺炎”疫情下,中共採取的極端而強制的封城封路等限制措施,導致大部分中國廠家停工停產;目前這些工廠復工後,卻遭遇海外訂單取消中國經濟恢復正常的期望可能會落空。

澳新銀行經濟學家邢兆鵬表示,“中共病毒”在全球的傳播,將通過兩個渠道影響中國製造業,一個是供應鏈中斷,另一個是外部需求下降,“這絕對是對中國經濟第二輪衝擊波。”

報道稱,訂單取消、不確定的物流和延遲付款正在成爲中國企業最新的頭疼事。

福建海峽紡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Dong Liu表示,製造商看到很多情況,包括海外客戶訂單反悔,或者由於其他國家的海關關閉而無法交貨;出口訂單受到的影響相當嚴重。

東莞市艾齊徽章禮品有限公司的Alice Zeng表示,從2月中旬開始,發現訂單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消失。首先是針對日本一些馬拉松比賽的訂單取消,接着是歐洲訂單,然後是美國訂單

該公司銷售金屬紀念品,其產品100%出口,此前一直期望能夠獲得2020年歐洲盃相關的合約,而該賽事現已被延期。Zeng說,她的供應商在東莞的工廠現在仍然很忙碌,但是4月份可能不會有很多新訂單

在中國東部沿海以紡織品聞名的紹興市柯橋區,工廠的訂單取消量創歷史記錄。當地行業調查顯示,自本月當地工廠重新開業以來,約78%的紡織企業訂單減少,65%的企業反映已有的訂單被客戶取消

汽車引擎零件製造商的出口經理Janny Zhou說,“即使已經準備好交付,我們現在不得不把產品留下。總體而言,我們的客戶無法及時向我們付款,因爲銀行關門了,他們本人被要求留在家中。”

經濟學家:中國出口最糟糕時刻還沒到來

中共商務部承認,中國外貿發展的外部發展環境不確定性上升,部分外貿企業遭遇訂單取消

麥格理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表示,“對於出口和供應鏈來說,最糟糕的時刻尚未到來。中國全年出口可能很容易下降10%甚至可能更多。”

野村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3月26日在一份報告中表示,估計3月份出口訂單量較去年同期相比會大幅下滑,鑑於出口訂單減少的滯後影響,外需惡化的衝擊在二季度的後半段將會更爲明顯。

陸挺分析認爲,“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具有高度不確定性,考慮三種情景假設下中國出口將會受到的影響:

在基準情景下,發達經濟體“中共病毒”的感染率將在4月下旬達到峯值,中國出口同比增速由一季度的-20%下滑到二季度的-30%。在另外兩種更爲糟糕的情景下,假設發達國家“中共病毒”感染率將分別在5月上旬和5月下旬達到峯值。相應地,二季度的出口同比增速也將分別惡化到-35%和-45%。

陸挺指出,“中共肺炎”疫情在發達經濟體持續的時間越久,外需惡化的時間將會越長,恢復全球供應鏈所需的時間也會越長,對中國經濟的衝擊也將會越來越大。值得一提的是,在基準情景下,預計2020全年的出口增速約爲-18.5%,比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時的-16.0%更爲糟糕。

責任編輯:宋月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