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聚集、人群、武汉肺炎、口罩 (图片:Wikimedia)
转了一圈,最终会不会还是回到群体性免疫而终场?(图片:Wikimedia)

转了一圈,最终会不会还是回到群体性免疫而终场?

【希望之声2020年3月31日】(编辑:慧明)中共肺炎以前所未有的面貌颠覆着人类的认知,这种中共病毒扫荡了中国战场,接着扫荡欧洲大地、北美大地,现已波及全世界197个国家和地区,一些目前发生数量较少的非州国家、南亚国家等,又会不会是下一个战场?

中共病毒,它既温和又凶险。温和的一面,它有相当一部分为轻症甚至无症状,可以自愈。凶险的一面,一部分病人病情相当凶险危重,在意大利死亡率则超过10%,在西班牙是7%左右。

中共病毒(图片:pixabay)
中共病毒(图片:pixabay)

中共病毒,到目前为止,没有特效药,主要依靠人体自身免疫能力和对症支持治疗。一些药物在临床试验中,发现可以减少病人由轻症转重症、重症转危重症的比例。

疫苗的研究,令人期待,疫苗的研制方向一共有五个方向:

信使RNA疫苗

DNA疫苗

重组基因疫苗

佐剂效应催化疫苗

腺病毒载体疫苗

疫苗研制是极为严谨和复杂的,2003年发生的SARS冠状病毒,至今也没有研制出疫苗。现在,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这中共肺炎将如何收场?世界会不会进入中共病毒周期性感染的节奏?

疫苗  (图片:torange)
疫苗 (图片:torange)

目前看,指望在夏季到来时,中共病毒会因气温升高而消失,已经是幻想,因为在赤道周边国家同样出现并存在广泛性的社区感染。

指望中共病毒会隔代减弱,现实已经证明目前没有一点隔代减弱的迹象。病毒在第二波战场的欧洲、北美,同样表现出霸道的致病能力。

中共病毒,会不会进入一个全球性的周期性的感染?这个是完全有可能的。这样,中共肺炎,可能不得不可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就是群体性免疫问题。

群体性免疫有2种,一种是疫苗研制成功,人人接种疫苗而使人群获得对中共病毒的免疫能力,进而阻止该疾病的传播。另一种是疫苗研制不成功,人群普遍感染该病毒付出伤亡的代价后,从而使人群获得对该病的免疫力。

疫苗接种(示意图,pixabay)
疫苗接种(示意图,pixabay)

希望第一种情况成为现实,但是第二种情况不是不可能,因为疫苗研制并非易事,如发生于2003年的SARS冠状病毒,2012年的Mers冠状病毒,至今仍然没有研制出疫苗。

所以,中共肺炎,可不可能最终会以群体性免疫而终场,是人们需要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也许,英国人不像大家说的那么傻...他们可能只是不喜欢说假话而已...毕竟,公共卫生这个概念就是英国诞生和引领的。

责任编辑:李智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