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聚集、人羣、武漢肺炎、口罩 (圖片:Wikimedia)
轉了一圈,最終會不會還是回到羣體性免疫而終場?(圖片:Wikimedia)

轉了一圈,最終會不會還是回到羣體性免疫而終場?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1日】(編輯:慧明)中共肺炎以前所未有的面貌顛覆着人類的認知,這種中共病毒掃蕩了中國戰場,接着掃蕩歐洲大地、北美大地,現已波及全世界197個國家和地區,一些目前發生數量較少的非州國家、南亞國家等,又會不會是下一個戰場?

中共病毒,它既溫和又兇險。溫和的一面,它有相當一部分爲輕症甚至無症狀,可以自愈。兇險的一面,一部分病人病情相當兇險危重,在意大利死亡率則超過10%,在西班牙是7%左右。

中共病毒(圖片:pixabay)
中共病毒(圖片:pixabay)

中共病毒,到目前爲止,沒有特效藥,主要依靠人體自身免疫能力和對症支持治療。一些藥物在臨牀試驗中,發現可以減少病人由輕症轉重症、重症轉危重症的比例。

疫苗的研究,令人期待,疫苗的研製方向一共有五個方向:

信使RNA疫苗

DNA疫苗

重組基因疫苗

佐劑效應催化疫苗

腺病毒載體疫苗

疫苗研製是極爲嚴謹和複雜的,2003年發生的SARS冠狀病毒,至今也沒有研製出疫苗。現在,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這中共肺炎將如何收場?世界會不會進入中共病毒週期性感染的節奏?

疫苗  (圖片:torange)
疫苗 (圖片:torange)

目前看,指望在夏季到來時,中共病毒會因氣溫升高而消失,已經是幻想,因爲在赤道周邊國家同樣出現並存在廣泛性的社區感染。

指望中共病毒會隔代減弱,現實已經證明目前沒有一點隔代減弱的跡象。病毒在第二波戰場的歐洲、北美,同樣表現出霸道的致病能力。

中共病毒,會不會進入一個全球性的週期性的感染?這個是完全有可能的。這樣,中共肺炎,可能不得不可不面對這樣一個事實,就是羣體性免疫問題。

羣體性免疫有2種,一種是疫苗研製成功,人人接種疫苗而使人羣獲得對中共病毒的免疫能力,進而阻止該疾病的傳播。另一種是疫苗研製不成功,人羣普遍感染該病毒付出傷亡的代價後,從而使人羣獲得對該病的免疫力。

疫苗接種(示意圖,pixabay)
疫苗接種(示意圖,pixabay)

希望第一種情況成爲現實,但是第二種情況不是不可能,因爲疫苗研製並非易事,如發生於2003年的SARS冠狀病毒,2012年的Mers冠狀病毒,至今仍然沒有研製出疫苗。

所以,中共肺炎,可不可能最終會以羣體性免疫而終場,是人們需要認真思考的一個問題。也許,英國人不像大家說的那麼傻...他們可能只是不喜歡說假話而已...畢竟,公共衛生這個概念就是英國誕生和引領的。

責任編輯:李智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