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香港大嶼山佛像(圖片:pixabay)
“神”(金文)字左邊的“示”,象徵上天、神和天地陰陽之道對世間的點化、啓示。(圖片:pixabay)

【中國曆史正述】導論之二:“天”與“神”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0日】

二、“天”即是“神”,是中國曆史文化的根源與守護者。

一談到“神”、“上帝”,很多人會聯想到西方基督教等宗教中各自強調的唯一的“神”(God)的概念。其實中華民族是最敬神、愛神的民族。歷史上,從創世的盤古、造人的女媧、飛昇的大道、得道的真仙、修出三界的羅漢、大慈大悲的菩薩、普度衆生的佛陀,乃至天地山川、聖賢英魂,茫茫神州大地,可謂萬物有靈。生活中,中國人講頭上三尺有神靈,從生老病死、婚嫁姻緣、生兒育女、學業仕途、福祿運勢、吉凶成敗,事無鉅細,都有不同層次的神明在安排。神,無所不在。

何爲神?在中國人的直觀印象中,神有着美好的、人的形象,這當然與女媧神按照自己的形象摶土造人直接相關。而在中國人的傳統文化中,神傳漢字的文化鋪墊中,將神的涵義蘊藏在“神”字的結構中。

“神”(金文)字左邊的“示”,象徵上天、神和天地陰陽之道對世間的點化、啓示。右邊的“申”,是“神”字的本字,從漢字象形、會意的特質來看在甲骨文、金文、小篆中是兩個相反相成、相生相化而又變化莫測的“人”的形象——人源於神,神模仿神像而造的人的形象。

這大概是本輪中華文明淵源與道家的一種微妙折射吧。那麼就“道”而言,其於傳統文化中有三重含義,其一是指道家所認識的宇宙本源、真理大道。所以,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又說,“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其二是指被稱作“道”的神,如“陰陽不測之謂神”,“神也者,變化之極,妙萬物而爲言,不可以形詰”等,都是從“神”的角度來描述“道”。其三,道還可以指遵照道家之理修煉的人。

天壇(圖:pixabay)
傳統文化從來講究法天順道、敬神禮佛。(圖片:pixabay)

總之在中國傳統文化的認識中,天道與神造化了宇宙萬物,祂的形象和信息無處不在。

所以,傳統文化從來講究法天順道、敬神禮佛。即使是在重點強調人倫綱常的儒家,其前提也是敬天法祖、“畏天命”,把人間倫常奉爲“天倫”。對祖宗最高的禮讚,則是以祭神的心態和儀式,祭祀和崇拜祖先的英魂——鬼神,將對“天地人”三才之道的解悟,在人倫綱常、禮義中對映演繹。

中國古人援理於天的文明脈絡,清晰可見。例如周朝採用的“天、地、春、夏、秋、冬”六官治理天下,就是三代版生動而制度化的“天人合一”之人文演繹。再如,歷朝歷代講究“天父地母”,也是道家的天道與陰陽之理,展現爲儒家的人倫與孝道。又如,西漢大儒董仲舒,援道家陰陽家的陰陽、五行生剋之論及戰國法家韓非的“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拓展而成“三綱五常”學說,以及後世普遍尊奉的“天地君親師”,這些都是天理、天道在不同時期人文層面的演繹。正因爲中國人將天理天道作爲文明源頭,所以古人歷來把“逆天叛道”、“欺師滅祖”視作最不可饒恕的罪惡。

時至今日,中國人的思維體系中依然保留着對天、對神的記憶。所以,即使是再固執的人,口稱不信神佛,卻會在走投無路之時,發自內心地呼喊一個尊號:天!老天爺!即使是再狂妄的人,自謂天不怕地不怕,到了萬劫不復之境時,也一定會“認命”。

這個“天”,就是神,就是含義更廣大、豐富、深遠的神。

這個命,就是天命,上天所定之命。

典籍之中屢見不鮮的“上天”“昊天”“皇天”等等,就是高天之上,主宰天下的神明之義。茲列舉一二:

“敢昭告於上天神後,請罪有夏。”

“昊天上帝,則不我遺。”

“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爲天下君。”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

“不虞天性,不迪率典。”

…………

中國人日常口頭上唸叨着的“天”,絕大多數時候,是指天道、天意、天數、天命、天機、天帝、天神、天界、天堂、天威、天位、天籟,等等。即使在指我們頭頂的這方層層無盡的、看得見摸不着的宇宙“天空”,對人而言,也永遠是神祕莫測。

因爲人是天之造化,神之造化,所以人類與生俱來、最珍貴和不可改變的是天真,天良,天性,天賦,天倫……

山(圖片:pixabay)
中國人“天外有天”之說,則成爲回溯萬物之源的路徑。(圖片:pixabay)

《說文》雲,“天,顛也。至高無上,從一大。”

天,永遠是人頭頂上那個“一”,那個老子說的“道生一”的一,“道法自然”的那個“法”生的“一”。最終,是那個高高在上昭示於人的“道”,那個最終衡定人的“法”。

古人云“天外有天”,則又“百姓日用而不知”地道出了一個莫大的天機:天是人的主宰,是神明,而且是無窮多層面、無窮多種類、有形或無形的、主宰人類的神明。用現代的說法,中華傳統自古就是“多神論”。這一認識較之其他民族或宗教,尤爲深遠。

“神”與“天”的不同字形。(大紀元製圖)
“神”與“天”的不同字形。(大紀元製圖)

其他民族都尊奉他們傳世神話中的創世神,而偏執於某種宗教形式的人士,甚至會排斥其他的神明之說。事實上,不同的神創造了不同的人種和民族,傳下不同的對其相應神的信仰、修煉和教化的體系。所以對於那一個特定的民族或宗教而言,它的神明當然是唯一的。然而在中華神傳文化中,卻是衆神同在,天外有天的,於是中華神傳文化體係指向了諸神之上、諸天之外的更高層面。

人類往古以來有一共識,即萬物皆有一個共同本源,而中國人“天外有天”之說,則成爲回溯萬物之源的路徑。自人類開始,層層上推,無邊的天宇蒼穹,一定有一位最高的天,最高的神,我們尊稱祂爲“創世主”。祂主宰並造化了層層天、地、神、人及萬事萬物,而中國曆史各朝各代,各自所演繹的獨一無二的文化,正如諸天在人間的映射。正因爲中國傳統文化中神的內涵如此博大精深,所以中國古人才於冥冥中順應天意,用含義廣大無邊的“天”來尊稱各自源頭的諸神明和層層高天之上最高的主宰——創世主。

所以,中國人一直尊崇“天人合一”的理念,各家各派乃至各人,對天人合一的理念各有解讀。然而,綜而述之,所謂“天人合一”,就是人要順合於天,人道要順合於天道、神意,最終則歸合於最高的天法,創世主的大道大法。

文章來源:神傳文化之中國曆史研究組/大紀元

責任編輯:勇舒/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