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话坛】病毒与中共同在 乱象与反思并存(一)(音频/视频)

CCPVirusCoExistswithCCP_StayAwayfromCCP
名刊话坛 - 21 / 547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名刊话坛】病毒与中共同在 乱象与反思并存(一)(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8日】(看中国周报735期)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

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看中国周报第735期看论坛版由宋紫凤撰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共病毒」之由来(上)《病毒中共同在 乱象与反思并存》。

 

2019年年末,一场夺命肺炎出现在中国武汉,并在数月内迅速蔓延全国,传播世界。人们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一无所知,如盲人摸象般赋予其各种称谓,在诸多称谓中,如果说「冠状病毒」、「新冠肺炎」是基于病毒外观上的一种描述;「武汉肺炎」是对疫情初发地的描述;「中国病毒」是基于一种分不清中共与中国的区别的描述,那么「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则是人们在大疫之下,亲历灾难后,直指本质道出真相的最为精准之描述。

中共病毒制造者

人们将这场病毒称为「中共病毒」,首先是因为此病毒并非天然形成,需由人工制造而成。而中共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则被指为病毒的制造地点。

疫情爆发之初,中共病毒来源解释为华南海鲜市场,是蝙蝠身上所携带的一种病毒

但是,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124日刊登的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临床特点》的论文显示,2019121日的首例发病患者并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并且,在20191210日出现的3个病例中,也有2例患者并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

接下来,全球一批顶尖的病毒学专家陆续公布了他们对「中共病毒」基因组序列的研究结果,惊人的结论是「中共病毒」不可能是自然形成。

如,美国生物基因分析专家、匹兹堡大学生物信息学分析核心总监詹姆斯·里昂斯·韦勒(James Lyons-Weiler)在接受权威杂志《自然》采访时提出「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他将这种病毒和其它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进行对比,发现这种病毒有一个只能是人为置入的元素,并指出置入该元素的技术被称为矢量技术,是一种将新的基因插入病毒或细菌中的技术。

此外,曾任美国Walter Reed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的肖恩‧林(Sean Lin)、印度科学家、希腊专家团队等一批专家都认为 中共病毒」不可能是自然发生。

就在此时,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进入人们的视线。该研究所拥有中国病毒研究领域最高等级的P4实验室。该实验室被指与中共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而中共病毒」则被指是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

虽然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站出来以生命担保中共肺炎病毒与她的实验室无关,但接下来的一则曝料,则让人看到其中的疑点重重。215日,推特账号为「财经冷眼」的推友曝出:零号病人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黄燕玲。随后《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石正丽、及另一位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都表示对研究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了解。

但是,人们却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网站上查到了黄燕玲的信息。该网站2011114日发布的《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公示》上显示,黄燕玲来自西南交通大学,是微生物学专业。

而在网站发布的诊断微生物学学科组的科研团队名单中,黄燕玲的名字也赫然在列。网页上还显示着多位该组研究生的照片,点击照片下方的名字,就可以看到对这位研究生的中英文介绍。奇怪的是,只有黄燕玲的名字之上没有照片,而点进名字后,也没有黄燕玲的简介。不禁令人质疑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什么要隐去黄彦玲的信息,他们要掩盖什么样的真相?

中共病毒中共生化武器的结论令中共大为惊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此的回应是「荒谬无知」,「居心不良」。而习近平的一番讲话则远比外交部泼妇骂街式的外交辞令要信息含量巨大。214日的中共深改委会上,习近平针对疫情突然提出要出台生物安全法。所谓生物安全的概念并非针对自然界,而是针对现代生物技术开发和应用领域而言。习近平在应对「中共病毒」「中共肺炎」时,却谈到了生物安全法,已然公告天下,导致这场疫情的病毒,其产生与传播,非是纯自然的,而是与生物技术开发有关。

就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被人们聚焦时,又传出消息: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院士全面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

具有生化武器专家,及中共军方双重背景的陈薇在此敏感时刻接管武汉P4实验室,其任务被普遍认为是奉中共之命亲赴P4实验室销毁证据。

所以,虽然中共对「中共病毒」是其人工制造矢口否认,并一度将「中共病毒」的来源解释为蝙蝠、蛇、穿山甲、甚至火星,但正如伊朗前总统阿贺马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在推特中所说:全世界都清楚这种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的!

中共病毒保驾护航

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名称之由来,还因疫情之下,中共不仅防疫无功,反倒助疫为虐,为「中共病毒」保驾护航,为「中共肺炎」放行开路。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曝出从13日起就在向美国和世界卫生组织(WHO)通报疫情,也就是说,北京早于13日之前就已知疫情的出现及其严重性。然而,在疫情尚未大面积扩散的最初阶段,人们并未看到中共采取过任何防疫措施,相反,从13日到23日封城令突然下达的二十天中,武汉市迎来了为期五天的武汉市两会,为期七天的湖北省两会,浩浩荡荡的返乡人在九省通衢的大武汉随春运的人潮涌向全国各地,直至封城令下达的前四天,中共还在组织由四万户家庭参加的百步亭社区万家宴,好一场末日狂欢打造出的盛世新年!一场场花团锦簇人头攒动的政治走秀中,没有人意识到一场致命的「中共病毒」正在从空气中,从接触中,从人类已知的各种病毒传播途径中全方位疯狂扩散,它们潜伏在人体内,潜伏在年关中,潜伏在盛世兲朝的大梦里,直至23日,封城令下,北京依旧歌舞升平,武汉一夜泪海尸山。

有人曾分析「中共病毒」流出实验室,是意外泄露还是人为释放,其实到此为止,针对这个环节的纠结已无太大意义。因为不论病毒最初是如何流出实验室,而它流出实验室后,全赖中共之助力从而风暴式扩散,井喷式爆发,则是世界有目共睹。

有人谴责中共在疫情初发时,未能引起足够重视,此类谴责显然是将中共对疫情的放任归为无心之过。然而,需要看到的是,中共之助疫,并不仅在封城前的疫情初发阶段,而是贯穿始终的。其中最见行动力的助疫大招正是封口。

从最初只在朋友圈这一极小范围内提及疫情的李文亮及另外7名医生被训诫,到后来的武汉义士方斌、公民记者陈秋实、前央视主持人李泽华、异议人士陈思明……越来越多的人因讲出疫情真相及抨击中共不作为而被绑架、软禁、拘留、入狱、以及等同于谋杀的被强行送入医院暴露在「中共病毒」中。而126号,中共明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却祭出新一轮更为严厉的封口行动,发布了关于「中共病毒」的所谓《相关谣言专项治理公告》。据此公告,「传谣者」将受到最高被判7年的惩罚。

大到封城封省,小到封口封门,中共步步为封,而「中共病毒」却在城与城之间恣意游荡,在中共的保护伞下,不仅席卷全国,更悄然向世界蔓延。

中共用虚假的疫情数据麻痹了全世界,再辅以经济要挟与政治施压,使得与中共走得越近的国家越先受其祸,罹祸尤深。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在下一期的节目中,我们将继续谈论今天的话题,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李心如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