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2020 G20
G20峰会在全球疫情下采用视频会议方式举行 (图源:AP photo)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8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海外知名自媒体人、历史和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在他3月27日的YouTube视频节目中,贯穿了历史和现实事件的对比分析和评论,着重谈论了中美采用封城措施抗疫的大不同,「天津教案」与「义和拳乱」对当下具有启发,中共为何从战狼式“甩锅”转风软化,最高领导层意见公开悖逆现象显示中共核心最高层已到崩盘边缘,以及美国和世界受害国家对中共的追责是在抗击“中共病毒”疫情中战略方向的调整。

此封城非彼封城,中美做法差异很大

江峰比较中美两国抗疫做法说到,美国的防疫措施,不是用雷霆手段,中共使用的那种让全世界都惊呆了的后患无穷的封城,全世界都不会用,中共的封城封户害死的人瘆于病毒。美国叫做 stay at home , 就是待在家里。原来旧金山等城市用的是stay in shelter(待在躲避处),那种叫法其实是美国从冷战时期沿用过来的一种公共危机状态下的叫法,因为冷战时是担心苏联扔原子弹,所以要躲到防核掩体; 飓风造成的危机状态时的躲避也用shelter,那就是躲到学校这些能抵御狂风的建筑里去。可这次是“中共病毒”侵袭,再用shelter会引起歧异,又不是让扎堆儿呆在一起,正相反,是自己待在家里。所以把原来的运行机制 stay in shelter 改成了stay at home, 待在家中;他也不说“隔离”,而是说“保持社交距离”。

要是看到媒体上说美国哪个城市封城了,这说法很容易让国内的朋友产生错觉:我们封城你们谴责不人道,你们封城怎么就不说了呢?其实差别很大。我们都看不到警察在哪里,更看不到扎着红袖标的到处封堵。完全充份的信息透明,就让大家充分知道危险的状况,人是有趋利避害的本能的,你把危险说清楚了,你让他扎堆儿,他也不去了;你想搞聚会,别人也不来了。需要做什么,怎么做,决定权在自己。家里缺少必需品了,那就去购买,不会有人拦着。

美国货物供应总量来说,是不会缺货的,会有部分商品有点像季节性缺货,这次是因为恐慌性囤货,很多家庭买了不必要过量的货物造成暂时短缺。早期厕纸缺货,是有传闻说厕纸都是中国生产,中国停产了全世界就断货了。所以在欧美、澳洲“中共病毒”疫情还没有爆发的时候,出现了一阵对厕纸的哄抢。其实澳大利亚和北美都是纸浆生产产地,根本不愁。

全球化和中共的“一带一路”导致瘟疫传播广泛而迅速

江峰认为,瘟疫带来的冲击,要远远大于地震等自然灾害,瘟疫甚至会摧毁一个文明,他会给人类的生活方式、经济手段、社会体制带来巨大的改变。这次瘟疫要不是经济全球化,它的传播远远不会那么广泛而迅速,做一个航班,二十个小时基本就到达世界各个角落了;要不是中共搞的“一带一路”,对于很多文明差异很大,或原本比较封闭的地区,瘟疫就不会传播的那么深远。那么这次瘟疫究竟是怎样造成的?瘟疫之后,人类要有怎样的追讨责任,和怎样的思考呢?

天津教案”与“义和拳乱”对当下具启发意义

江峰讲到,在1900年庚子之乱前,有一桩“天津教案”,实际上对当下是很有启发意义的。他讲述那段历史故事说,基督教在中国其实是有历史的,在唐朝的时候,李世民就为天主教建了寺庙,当时叫做景教,说明中国社会是接受西方宗教的。到了清末为什么矛盾那么大了呢?清朝没落导致社会巨大的不满和失落,经济和军事上的破落,硬件拼不过,文化成了唯一能保全面子的东西,基督教文明就遭到了中国文人非常多的毁誉,谣言四起。

当时有很多贫苦人家养不起孩子,或是孩子不健康,好多就被送去西方教会的育婴堂。清朝人根本不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跟朝廷天天计较赔多少银子的洋鬼子能做赔钱买卖收养弃婴。西方人的善行对于一些中国人精致的自私心理来说,无法接受,于是“洋鬼子挖眼睛壮阳”,“育婴堂挖器官做药引子”……这种典型的中国思想被安到了教会身上。

1870年,一场传染病导致育婴堂死去了不少孩子,尸体被野狗翻出来后,引发了谣言,似乎证实了育婴堂对孩子行坏事。当时正好抓住三名人贩子,天津官员就按照既定的嫁祸教堂的思路刑讯,结果屈打成招;于是传闻就成了事实:政府都说了,就是育婴堂指使干的。民怨沸腾,政府失控,于是发生了天津民众火烧教堂,奸污并烧死修女的惨案。

法国的舰队开到了天津大沽口,随后英、俄、美国的舰队也来讨说法了。清政府让曾国藩出面调查,杀了涉事人贩和官员,并赔偿了事。30年后,1900年“义和拳乱”也是从谣言开始,被清廷利用,最后到了不可收拾的社会混乱,招致八国联军入京。“义和团”运动其实就是“天津教案”的升级版。

中共从战狼式甩锅再到膝盖发软,为何?

说毕历史,再谈今事。江峰说,“庚子之乱”过后120年,就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庚子年。老的育婴堂谣言没新意了,新的“美军实验室制造病毒放毒”的谣言又来了;中共驻法国大使甚至引用《今日野兽网站》的语言,直接攻击性称“川普瘟疫”。中共说“美军放毒”,川普开始反击说“中国病毒(中共病毒)”;中共称“川普瘟疫”,马上美国海军在南海罕见发射导弹,并派出军舰穿越台湾海峡,军事震摄打脸的意图非常明显。川普是一个注重行动力的人。更有意思的是,此次穿越台海,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伯克级驱逐舰士官使用高倍望远镜眺望镜头,什么意思? I am watching you! 我盯着你呢!这是美军的幽默,实力之下的幽默。

江峰分析认为,中共方面罕见地没有高调门抗议,似乎象征著一种挑衅姿态的突然放软。紧接着,中共外交部对外宣传齐刷刷地左转右:《环球时报》一直讽刺川普对“中共病毒”疫情马虎却把责任推给中国,24日却突然声称现在是“需要团结的时候”,“如果美国中国此时发生冲突,历史将不会原谅。煽动中美冲突的人将受到历史的谴责。”前两天中共央视还说:美国声称对中国的援助,对不起,我们没收到,现在我们也不需要了。一副义正严词的声讨,可是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则另有说辞:感谢支持和帮助过中国抗疫斗争的美国人民、美国商界和机构组织。狠狠地给北京央视的战友们一个耳光。那位宣称“美军携带病毒”的赵立坚,也突然改口,说,要团结,要开展国际间合作。战狼的牙口都不好了?

中共玩儿外交战狼把戏,到川普这里就不灵了:你侮辱美军,我就喊你“中国病毒”;你说我“川普瘟疫”,我就在你的家门口射导弹,这就是舰队开到天津大沽口的架式么,中共怎么不抗议了呢?中共跟大清朝一样,膝盖发软呀。习近平要参会G20,面子也是要保的嘛。

意见公开悖逆,凸显中共核心最高层已到崩盘边缘

江峰继续再往深处分析了国内:在中共谎报“中共病毒”疫情“三个零”的情况下,在干冒二次疫情大爆发的危险要强行开工复产的情况下,这时候把指挥权交给了李克强,不就等于把因为疫情再次爆发而无法实现社会经济正常化的责任甩给李克强了么?与以往忍气吞声不同的是,这次李克强竟然抗争了。《财新网》24号报导,李克强在疫情领导工作小组上说,要公开透明,发现一例报告一例,是什么就是什么,不得瞒报漏报。这其实就是在跟习近平背书的全国疫情“三个零”的舆论方向唱对台戏了。因为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

中国最高领导层如此的意见公开悖逆,加上中共内部要求召开中央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对习近平“逼宫”的呼吁呼应,可以看出,中共核心最高层已经到了崩盘的边缘。

崔天凯对美国人说他代表国家元首,这就很有意思了,外交部是国务院下属,你代表的是国务院总理呢,还是党的总书记呢? 赵立坚决不是放胆闯祸,而肯定是收到指示去那么做的,作为外交部发言人的赵立坚代表的又是哪个元首呢?因为崔天凯已经谴责赵立坚的行为是有毒的,所以看来两人的国家元首不是同一人呀。那么现在到底还有“一尊”么?或者更准确的说,大家还愿意捧著“一尊”么?“一尊”还敢做“一尊”么?

江峰认为,中共外交外宣突然服软,跟国际形势也有密切关系。最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说法是代表美国政府的态度的,那就是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的关键时刻,更应该关注的是信息的透明和政府之间的合作,解决疫情问题是第一位的。但中共的提前甩脱责任,为自己保全政治和经济国际形象的一厢情愿,导致中共的政治宣传急躁失度,且凸显其卑鄙无耻。这下美国也就把责任追讨问题提前拿出来了。

追责——美国和世界受害国家在抗击“中共病毒”疫情中开始了战略方向的调整

美国参众两院3月24日引入两项议案,要求调查中共政府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错误处理,并追究中共造谣宣称“病毒源自美国”的行为。此外,参众两院提出要量化疫情对各国造成的损失,并要求中共进行赔偿美国国会代表的是美国人民的意愿,换句话说,就算川普政府现在不考虑追究,很快他也要服从国会的意愿开始索赔了。

江峰介绍说,议案引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研究表示,如果中共提前三周对“中共肺炎”疫情做出行动,全球的大流行可以剧减95%。这还没算上是否故意人工合成病毒的罪恶呢,目前只是根据包括中共自己的文件即可证明的隐瞒给世界造成的损失。

撒谎造谣终于要负责任了。这是美国政府乃至全世界受害国家正在抗击“中共病毒”疫情的同时,开始进行战略方向的调整,这本来不是现在要做的事情,由于中共的战狼外交和狂妄愚蠢,现在报应提前来了。所以中共迅速调整宣传口径,希望缓和这个趋势。同样的原因,G20峰会召开主要话题就是对抗“中共病毒”疫情,讨论疫情之下挽救经济和生命的共同关心的话题。如果中共的任何刺激性态度,任何“甩锅”行为成为讨论话题的话,习近平马上就会下不来台,所以中共外交部外宣迅速转口风。

江峰指出,“躲避责任和追讨,就是中共未来的主旋律。但是,活的债能躲,死去亡灵的追讨你躲得过去么?大家看看这两天武汉的殡仪馆前领取亲人骨灰的长队,武昌殡仪馆说一天只能派发死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500个骨灰盒,直到清明节。这么一算,一个殡仪馆就要有6000个亡灵!而武汉地区共七个殡仪馆,按照各个殡仪馆的火化炉数量推测火化量比较准确,武昌殡仪馆有18个炉头,全市共有86个炉头,按比例算那就是接近30000人。还有大量街头无人认领的、大量做为“自然死亡”的,和大量没有确诊的死亡病例呢?

是啊,还有上溯七十年,死于中共暴政的亡灵呢?上诉一百年,死于共产主义肆虐中华大地的亡灵呢?它,还不起的。”

在江峰节目中涉及到了更多故事、史实和细节,如希望了解更多内容,请观看如下视频。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