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武漢各殯儀館排着長長的人龍。(視頻截圖)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陳維健:武漢不哭!錢如何止得住不哭?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9日】經過二個多月的封城武漢終於解封了!解封的第一天武漢人不是歡呼,而是哭泣,在武漢的殯儀館人們排起了長隊,他們終於可以抱着親人的骨灰痛哭一場,忍受不住的情感像洪流一樣爆發,萬人一哭,天地同悲。但死者家屬卻接到政府的通知,如果家屬不哭,低調下葬,可得到三千元的補助。

在殯儀館人們揣着親人的遺照,默默地排着隊伍,去領親人的骨灰盒,他們的身邊不是跟着領導就是伴着小區員工,以防情緒激動,更有便衣虎視眈眈地注視着他們的一舉一動,人們忍受住了哭泣,連幽咽抽泣也停止了。殯儀館的一切儀式均被取消。沒有悼念,沒有哀樂,沒有花圈。有人在網上發了一張排隊領骨灰的照片,稱這是一張令人淚崩的照片,即立被當局刪除了。人我諷刺武漢喜迎解封你們哭什麼。有人說此時感恩的時候,你們哭什麼。政府昔日爲了隱瞞疫情捂住人們的嘴,現在爲了要人們感恩,也捂住人們的嘴。

二個多月來,親人死去沒有能看上最後一眼,沒有說上最後一句話,更沒有能夠拉拉一拉即將離去的親人的手就被送去火化。那個時候,他們強忍受着淚,那個時候他們爲恐怖所佔據,那個時候他們的情感麻木了,還不及細想親人已經離去,他們還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現在讓他們去領骨灰了,讓他們去接受那個小小的骨灰盒,他們纔回過神來,親人已經離去,再也回不到他們的身邊。死者死時沒有尊嚴,裹屍袋裏一扔,屍體疊屍體,沒有任何的儀式,就送進了焚屍爐。現在解禁了,爲死去的親人作一個告別悼唸的儀式,追敘一下死者的人生,爲死於非命痛哭一場。這是活着的人爲死去的人唯一能做的事。

爲逝去的親人痛哭一場,這是人類基本的感情,但是這樣的感情中共也要控制,化三千元就要買下哭的感情。政府爲了那種莫名其妙的臉面,真的把人當豬了。有一首歌“不哭”

從這裏分割出兩個國度

揮霍多少時間

折磨多少痛苦

才累積出的領悟

忍住不哭

我要忍住不哭

望向天空不讓眼淚流出

不哭是哭。錢如何止得住不哭。歷朝歷代的政權再邪惡,也沒有邪惡到不讓人們爲失去親人一哭,中國民俗有花錢買哭的哭喪婦,卻從沒有花錢買不哭。武漢沒有讓雙手撫摸的“哭牆”,他們只有揣着這骨灰已冷的灰盒痛哭。也許他們忍受住不哭,但他們心中的哭聲震顫中國大地。

——轉自《北京之春》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