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湖北江西警方混战。(视频截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金言:湖北江西警方混战 习近平外防暴乱内防政变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9日】正当“任大炮之案”持续发酵,引发中南海大乱之际。湖北和江西两省警方也在九江长江大桥上爆发激烈冲突,警察被打伤,警车被掀翻在地。这也正好应验了《刘伯温碑记》中的惊人预言:“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

俗话说得好:“一座九江城、半城黄梅人。”虽然目前黄梅、九江两座城市分别属于湖北、江西两省管辖,中间有一条长江相隔。但自古以来“湖北佬”与“江西老表”就是一家亲,可以说是唇齿相依的关系。

没想到,疫情解封后的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外出务工人员,于3月27日经过九江长江大桥进入江西,准备前往九江火车站乘坐高铁返回各地打工谋生时,被九江交警设卡拦截,不让湖北车辆和人员通行,于是引发大规模暴力冲突事件。

有目击者录制视频称,冲突的导火索系当天早上九江市浔阳区警方将卡口前移,设置到了黄梅县小池镇的卡口处,黄梅警察前去理论时遭对方殴打并抓捕,从而引发湖北警察及附近县市的数千百姓喊着口号,逼近江西警察的防线,卷入双方混战。江西九江立即增派大批特警支援。随后,湖北黄冈也继续增派大量特警在黄梅一侧戒备,准备和九江决一雌雄。此次冲突中有多辆九江的警车被掀翻,至少已经造成了5名江西公安和辅警受伤住院。

为了外防武汉肺炎病毒(中共病毒)扩散输入,从1月23号武汉封城开始,九江浔阳公安分局特巡警大队就派遣120多名公安民警,在九江一桥担负所谓“守住一座桥护好九江城”的值守任务。期间,就曾发生多起威胁、恐吓,甚至武力冲关事件。

其实,自瘟疫开始至今,湖北人和武汉人就犹如“瘟神”、“通缉犯”或“过街老鼠”,在外省市遭遇全面围追堵截,处处受到歧视与排挤,甚至被赶出出租屋流落街头。最近媒体也不断传出湖北人返程复工复产在贵州、上海、北京等地遇到被劝返、阻拦事件。湖北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女子夜闯京城更是引发轩然大波。

有网友说,“湖北人困住家里六十多天了,没有收入来源,如今解封了还卡住不让出去复工都急眼了。”

有评论指出,“虽然名义上湖北和江西都已解禁,但实际上两地的隔离依然在延续。即使是上面要求放开通关,基层的官员也未必相信湖北的双结零是真的。”

还有推友表示:“北京虽然三令五申湖北解封,不许排斥湖北人,但地方为了保护自己,只能阳奉阴违,虽然每个省份一二把手不一定是本省人,但底下干活的公务员官员都是本省人,他们都会考虑本省利益!别忘了中国各省之间的地域观念是根深蒂固的!”

2月3日,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强调,“疫情防控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坚决服从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做到令行禁止。各地区各部门必须增强大局意识和全局观念,坚决服从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及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指挥。结果,习近平的话音未落,大陆各地就发生地方政府主导的拦路“抢劫”医用口罩的恶性事件。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2月6日,四川省锦江市政府从巴中县调运了30万只医用口罩,由装甲车和30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负责押送。结果,中途被绵阳市公安的几十辆警车拦截,被迫留下20万个医用口罩当作买路钱。然而,就在绵阳公安满载战利品往回赶的半路上,又遭到了金堂公安的拦路抢劫……

一场发源于武汉的瘟疫,让鄂人变成了恶人。正如最近一副漫画所揭示的,清朝末年,因“嫉鄂如仇”,朝廷下令“封城”,结果爆发了让大清彻底玩完的武昌首义;如今红朝末年,因“仇如鄂疾”,中共下令“封桥”,结果引发了“狗咬狗”的九江暴乱。

这一切充分表明,地方局势正在严重失控,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日益加剧,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核心地位也难以保全,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大陆各地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当年“军阀混战”和“诸侯割据”的分裂局面。

与各地诸侯发生暴乱相比,更令习核心寝食难安,如坐针毡的是,中共红二代大亨任志强,因在一篇文章中号召政变推翻习近平,自从3月12日开始已经失踪半个月了。这几天也有各种五花八门、眼花缭乱的消息频频传出。

一是传说王岐山以辞职的决心力保任志强,朱镕基和汪洋也出面说情,做工作。

二是相传任志强在北京市纪委昌平蟒山基地关押处开始绝食。习已亲自将此事定为“重案”,“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可能也包括王岐山。”并至少判15年。

三是最新传言十余知名企业家联名上书习近平,由李克强转递,提出九大诉求。更严重的是,中共五元老李瑞环、温家宝、李岚清、胡启立与田纪云也已经上书,而这件事“比任总公开信之事严重千倍”。

尽管无法得知今天的“庚子上书”会不会重演当年“公车上书”的悲剧?但是“早一步戈尔巴夫,晚一步齐奥塞库”,也许将成为共产集权统治者永远也逃不脱的魔咒。

——转自《大纪元》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