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湖北江西警方混戰。(視頻截圖)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金言:湖北江西警方混戰 習近平外防暴亂內防政變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9日】正當“任大炮之案”持續發酵,引發中南海大亂之際。湖北和江西兩省警方也在九江長江大橋上爆發激烈衝突,警察被打傷,警車被掀翻在地。這也正好應驗了《劉伯溫碑記》中的驚人預言:“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

俗話說得好:“一座九江城、半城黃梅人。”雖然目前黃梅、九江兩座城市分別屬於湖北、江西兩省管轄,中間有一條長江相隔。但自古以來“湖北佬”與“江西老表”就是一家親,可以說是脣齒相依的關係。

沒想到,疫情解封后的湖北省黃岡市黃梅縣外出務工人員,於3月27日經過九江長江大橋進入江西,準備前往九江火車站乘坐高鐵返回各地打工謀生時,被九江交警設卡攔截,不讓湖北車輛和人員通行,於是引發大規模暴力衝突事件。

有目擊者錄製視頻稱,衝突的導火索系當天早上九江市潯陽區警方將卡口前移,設置到了黃梅縣小池鎮的卡口處,黃梅警察前去理論時遭對方毆打併抓捕,從而引發湖北警察及附近縣市的數千百姓喊着口號,逼近江西警察的防線,捲入雙方混戰。江西九江立即增派大批特警支援。隨後,湖北黃岡也繼續增派大量特警在黃梅一側戒備,準備和九江決一雌雄。此次衝突中有多輛九江的警車被掀翻,至少已經造成了5名江西公安和輔警受傷住院。

爲了外防武漢肺炎病毒(中共病毒)擴散輸入,從1月23號武漢封城開始,九江潯陽公安分局特巡警大隊就派遣120多名公安民警,在九江一橋擔負所謂“守住一座橋護好九江城”的值守任務。期間,就曾發生多起威脅、恐嚇,甚至武力衝關事件。

其實,自瘟疫開始至今,湖北人和武漢人就猶如“瘟神”、“通緝犯”或“過街老鼠”,在外省市遭遇全面圍追堵截,處處受到歧視與排擠,甚至被趕出出租屋流落街頭。最近媒體也不斷傳出湖北人返程復工復產在貴州、上海、北京等地遇到被勸返、阻攔事件。湖北武漢女子監獄刑滿釋放女子夜闖京城更是引發軒然大波。

有網友說,“湖北人困住家裏六十多天了,沒有收入來源,如今解封了還卡住不讓出去復工都急眼了。”

有評論指出,“雖然名義上湖北和江西都已解禁,但實際上兩地的隔離依然在延續。即使是上面要求放開通關,基層的官員也未必相信湖北的雙結零是真的。”

還有推友表示:“北京雖然三令五申湖北解封,不許排斥湖北人,但地方爲了保護自己,只能陽奉陰違,雖然每個省份一二把手不一定是本省人,但底下幹活的公務員官員都是本省人,他們都會考慮本省利益!別忘了中國各省之間的地域觀念是根深蒂固的!”

2月3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強調,“疫情防控要堅持全國一盤棋。”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堅決服從黨中央統一指揮、統一協調、統一調度,做到令行禁止。各地區各部門必須增強大局意識和全局觀念,堅決服從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及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的指揮。結果,習近平的話音未落,大陸各地就發生地方政府主導的攔路“搶劫”醫用口罩的惡性事件。

尤其令人髮指的是,2月6日,四川省錦江市政府從巴中縣調運了30萬隻醫用口罩,由裝甲車和30多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負責押送。結果,中途被綿陽市公安的幾十輛警車攔截,被迫留下20萬個醫用口罩當作買路錢。然而,就在綿陽公安滿載戰利品往回趕的半路上,又遭到了金堂公安的攔路搶劫……

一場發源於武漢的瘟疫,讓鄂人變成了惡人。正如最近一副漫畫所揭示的,清朝末年,因“嫉鄂如仇”,朝廷下令“封城”,結果爆發了讓大清徹底玩完的武昌首義;如今紅朝末年,因“仇如鄂疾”,中共下令“封橋”,結果引發了“狗咬狗”的九江暴亂。

這一切充分表明,地方局勢正在嚴重失控,中央與地方的博弈正日益加劇,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核心地位也難以保全,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戰。大陸各地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出現當年“軍閥混戰”和“諸侯割據”的分裂局面。

與各地諸侯發生暴亂相比,更令習核心寢食難安,如坐鍼氈的是,中共紅二代大亨任志強,因在一篇文章中號召政變推翻習近平,自從3月12日開始已經失蹤半個月了。這幾天也有各種五花八門、眼花繚亂的消息頻頻傳出。

一是傳說王岐山以辭職的決心力保任志強,朱鎔基和汪洋也出面說情,做工作。

二是相傳任志強在北京市紀委昌平蟒山基地關押處開始絕食。習已親自將此事定爲“重案”,“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可能也包括王岐山。”並至少判15年。

三是最新傳言十餘知名企業家聯名上書習近平,由李克強轉遞,提出九大訴求。更嚴重的是,中共五元老李瑞環、溫家寶、李嵐清、胡啓立與田紀雲也已經上書,而這件事“比任總公開信之事嚴重千倍”。

儘管無法得知今天的“庚子上書”會不會重演當年“公車上書”的悲劇?但是“早一步戈爾巴夫,晚一步齊奧塞庫”,也許將成爲共產集權統治者永遠也逃不脫的魔咒。

——轉自《大紀元》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