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日本爲何未加嚴防卻避免了災難性爆發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9日】(主持人:石濤)

在星期五收市的時候,我講股市收市的時候,紐約時間下午4:00,那股票大概下跌了3.5%~4%。在美國確診的感染人數幾乎同一時間突破了10萬,那這是全球各個國家當中第一個以國家的概念突破了10萬。意大利跟西班牙,它死亡人數又創新高。但是從整體的這個圖表來講,我們一會跟大家展現一個圖表,從整體的圖表來講,可以看出來意大利呢,它在最頂峯的時候基本在往下走。你別看它創高,但是它的趨勢是拉平往下走的。西班牙還在往上頂,但是感覺上頂起來它的增長比例再降低,取而代之的是法國、英國。法國跟英國,特別是法國就顯現出來有點像西班牙的概念。西班牙的爆發時間跟意大利的爆發時間相隔了14天啊,很有規律的。而英國就出現了更特別的場面,英國的王子查爾斯先出狀況,到了蘇格蘭,去自我封閉去了。然後星期四的晚上英國首相宣佈自己出狀況,結果從星期一到星期四包括與內閣開會,與他的抗擊疫情的小組開會,與他的財長開會,衛生部長開會和到英國的下院,就是下議院,如果按照美國的話就叫衆議院去進行演講和被質詢。他整天參加了一系列的活動,從星期一到星期四。星期四下午到晚上,他感覺發燒,身體不適,然後一測是這麼回事。兩個小時之後他的衛生部長自己一測也搞定了。三個小時之後,他的首席衛生官一測也搞定了。那就麻煩了,就是英國本身它的政府內閣,整個內閣大臣都處在危險之中。結果英國政府它宣佈是這麼宣佈的,它說只要沒有症狀不用檢測。給我的感覺說不上來的味道了。咱換個角度來講,你要尊重科學,你就尊重科學。

你看他川普是硬來的,他沒有什麼distance的,他不幹。他的內閣成員,他的抗擊疫情的人,人挨人,開新聞發佈會,我就這個。你看看美國開新聞發佈會,他就這個。截止到現在,川普他就這個,他沒事,所有人都覺得會出事,他沒事。在一個多星期之前,巴西總統帶着他的內閣到了美國的佛羅里達,跟川普、川普的女兒和女婿等一起同桌吃飯。那個代表團裏頭大概2/3的人都搞定了,包括巴西駐美國大使都搞定了,這美國人人人都沒事。就是說所謂的保持距離的做法,對不對?你不能說對,也不能說錯,它是個方法,但是你一定要能夠看清楚這中間有着很大的差距,是不好效仿的,而且因人而異,出現了這種很大的故事。那在美國出現的數字就相當的大,超過10萬,而它的主要的州是在紐約州,紐約佔了45,000,現在可能搞不好到5萬了。那死亡的人數也是佔在紐約州,蠻複雜蠻特別。但是它的疫情的方向就像已經轉到美國本土。它爆發的數字跟它的死亡數字不太相比例,死亡的人數低,爆發的人數高。

那這個概念,如果他做的好的話,多少有點像德國,德國的感染數很高,但它的死亡數低。那他們所希望的做法是在複製韓國。韓國的特點就是在盡最大可能在第一時間進行檢測,就是最多的環境最多的可能去檢測,從而在最短的時間內檢測出來所有那些暗藏的沒有任何症狀的人,但是他是個病毒攜帶者,把這些人篩出來,從而不許這些人流動,切斷它的傳染渠道,有點像,但是我不知道美國能不能夠OK,因爲韓國的人數太少,韓國的人數跟美國的人數沒辦法比的。所以他能做到,但並不代表美國能做到。而韓國自己在有關試劑測試試劑的問題上,它自己走的比較先。而另外一個比較特別的就是日本日本的人數是韓國的兩倍甚至到三倍,日本是最早出狀況的,但是日本到現在都是採取了很鬆散的管制,可是它沒事兒。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這麼說的,這是我做節目的時候看到的數字,62萬。那這個速度就非常快了,死亡人數28,000將近3萬。死亡人數跟確診人數基本保持在5%左右。這是我們看到的圖,因爲它有時間的原因跟地區之間的差距,所以你看到它的更新,凡是空白的地方都沒有更新。美國第一105000,我是早上拍的節目,所以它昨天的數字應該沒有出來。意大利86000,中國不算了,西班牙72,000,德國53,000,伊朗不算了,法國33,000。那死亡的人數,意大利就非常的厲害,91,00,所以910086,000,意大利的死亡率高達11%。西班牙5700 7200,那5700 8%左右。那德國390就是400嘍,那40053,000,那0.7%多。法國是2000200033,000的話,那也就是6%左右。所以你可以看到依然是比較特別的就是德國,它表現出來的故事就是完全不同。而在同期,同樣背景狀況和它經濟水平差不多的日本就表現出相當的不一樣。我們跟大家講就是日本了。

這是週末《紐約時報》寫了一篇文章《未加嚴防避免災難性爆發日本的抗疫好運還會繼續嗎?》。它是英文,所以當它翻譯成中文的時候,它只能這麼說叫好運。在今天講述着科技的一切,講述着人類方法的一切,面對如此大的疫情,而日本又是中國之外最早感染的國度,最早感染的地區,包括它的京都,包括東京,包括大阪,都是最早出現的。它出現的時間早過韓國,但是等到了北海道就相對的更加的嚴重一些。可是在北海道之前,我們知道出現公主號的遊輪,那個遊輪就是爆發的非常令所有人恐怖。現在在世界的海洋上還有20多艘遊輪沒人要。它哪也靠不了岸,人家不讓靠岸。

我不知道它的供給怎麼供給、它的垃圾怎麼處理。那如果有病毒的話,那垃圾是最危險的地方。反正就是人的打掃衛生這點事,可不都在垃圾桶嗎?所以垃圾是最麻煩的,咱不知道怎麼處理。有兩個遊輪來到了悉尼,到了澳大利亞,澳大利亞就不讓靠岸,嚇壞了,所以咱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樣。但當全球陷入這種疫情的時候,都是自己保自己了,所以人們很難去譴責,現在你也聽不着譴責之聲,說你要人道,你要這個,你要那個,他自己都已經受不了了,對吧?作爲醫療系統來講,你像意大利跟西班牙全都壓垮了,基本崩潰了,其實中國也是這樣。但中國的概念是殺豬的概念,雷神山、火神山就是把所有帶有病毒的人殺了,那當然是個辦法,對不對?那是沒錯了。所以這就是人們對待人的態度的問題,那個是另外一回事。

日本什麼叫抗疫好運?我們在跟大家分析在這一次的疫情當中的一些表現出來很不同的國度、地區,首當其衝的就是香港,我們講過天滅中共,不用說了。中華民國臺灣拒絕中共,這也都不用講了。那韓國出現的最大特點就是篩選,最早期的篩選,當爆發之後篩選所有的人,韓國當時可以看到在任何超市,就是人們只要流動的地方,它都會給你截過去,給你測試。德國同樣是最早出現的,但是德國採取的方式類似韓國,它也是大規模的檢測。而在德國另外一個概念它染病的人70%都是20歲到50歲,它也蠻特別的。這次打擊的是年齡長一些的人。意大利它是一個老年社會,所以出現的狀況是這樣的,表面上。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在受到疫情衝擊的地區,但是狀況很好的。

還有另外三個國家或地區,截止到現在算保持不錯的,新西蘭、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現在這三個國家,國情什麼都差不多,新西蘭最好,澳大利亞次之,那加拿大是跟着。而這三個國家共同的特點,在過去的兩年時間裏面都跟中共掰了,都打起來了。新西蘭打的最徹底,澳大利亞打的還OK。那加拿大打的是孟晚舟,被迫孟晚舟,所以孟晚舟出現在加拿大,在中共病毒的影響下,她救了加拿大人。這事兒沒有孟晚舟,加拿大跟中共不會幹起來。但你要說她救了加拿大人,這事怎麼聽着彆扭,對吧?我們反過來說,加拿大替美國扣下孟晚舟,中共抓了兩個加拿大人,從而造成衝突。所以反過來講,應該說那兩位被中共抓的加拿大人,促使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國民認清中共的邪惡,從而形成了今天的場面。我們在節目中一直這麼跟大家分析的。在有關日本的時候,我們當時跟大家分析了習近平是否4月份訪問日本。這件事情就類似於日本的那條公主號,這是一對一的。就是任何一個國度跟中共之間的關係。

我們上期節目,在時間的角度來講,跟大家講了一系列的很特別的角度,就是神韻。結果我查了一下內容,我們看一張圖。這個圖有點小,但是大家可以看到,這張圖是什麼圖?在過去的兩個月裏面,在疫情爆發之前的兩個月裏,應該是12月到1月到2月的部分,在日本將近10個城市,神韻演出演了將近兩個月,幾十場,從日本的最北一直到日本的最南,2020年度的神韻演出是在全球最早的一個地區完全演完了,幾乎所有的票全賣了。在他的演出的過程中從南到北,神韻今年有7個團,其中一個演出團從南到北持續了兩個月,這是神韻演出以來,從2006年開始到現在14年,從來沒有過在日本這麼演出的。而對比下來,美國是另外一個概念,像類似的狀況的國度,因爲美國人多,它的國土面積大。而神韻藝術團本身是以紐約爲中心的,所以美國的概念跟日本的概念是不可比的。但日本完全可以就像意大利,就像法國,就像西班牙,這樣的國度可以相比較,所以這是在日本非常特別的。

有朋友說這有什麼關係嗎?天滅中共,香港人喊出來,你說跟疫情有沒有關係?這是有目共睹的。臺灣大選,拒絕中共,你說跟病毒有沒有關係?新西蘭拒絕中共,你說什麼關係?在澳大利亞幾乎快出現了排華的浪潮,因爲中共對澳大利亞滲透太深,促成澳大利亞立法要打擊中共在澳大利亞的所有滲透,你說有沒有關係?加拿大現在是這樣了,在它疫情爆發的時候一直不設防,加拿大的做法類似日本,它不設防。美國是最早關上關門的,美國跟意大利是最早的,今天是居一二的。這也是川普吹牛皮的地方,說我是最早就切斷了它的航空,你說那話沒用,現在你們家超過了10萬。意大利也說了我最早切斷了跟中國的航空,你們家死的人最多。

事實在嘲諷着今天人在現實環境中自以爲是的那一份傲慢。“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劉伯溫多狠啊,你死活該。“世上有人行大善”,就看你認識不認識,對不對?“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初一十三”,那日子還沒到呢,陽曆831號。有朋友說那這病情沒準就過去了。今天中國的大學、中學、小學這個學期沒了,開學的日子91號,它自己都那樣了,你吹什麼牛皮啊?按照劉伯溫的話,你要不迴心轉意,死期就在你眼前頭,就在你腳尖上。不是我說你,劉伯溫說的,你有本事你回600年前,你跟他算賬去,傻瓜你也回不去,對吧?我只不過跟大家解釋這個問題,說我就聽你解釋。那你活該呀,死不死是你的事,關我什麼事啊?銅打鐵羅漢不就是說你在人的這邊想盡了所有的辦法,跟這塊肉一樣想盡了所有的辦法,沒用,你過不去。如果按照他那日子,還有一回來呢,再來一回,這保不齊。所以這是神韻藝術團在日本演出的時候。

那如果從我們剛纔說的香港的角度,中華民國的概念,和新西蘭、澳大利亞,那神韻藝術團在日本的演出,這個就是順理成章。在疫情控制好的地區,韓國跟德國表現出來的是人的方法,這是真的。截止到現在,你看出來是人的方法。但是像日本這種做法,韓國比日本嚴厲多了,德國也比日本嚴厲多了,沒有。那他演出了兩個多月,有很多的日本人在看過演出之後的不同的感受了,我們只跟大家分享一個了,因爲時間的原因。他這張照片講述的是13號,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日本京都演出時的場面。那京東,我們也去過,它的演出場子都比較小,因爲日本的地方是那樣。那其中有一篇採訪的內容,這個人是做會計師算賬的。

京都,我個人在那待過三天,京都給我的印象就是它的古老,它的歷史的傳遞,它的古老,裏面可以看到東方文化,因爲日本是跟唐朝有關的,你看到東方文化在時間的背景之下流傳到今天的時候,它的痕跡。在京都,任何一個十字路口,你都可以看到佛龕,或大或小,有些比較好了,比較的那種莊嚴了,有些相對比較簡單,但是它給你的氛圍,你都感感覺到那一份的莊重。

而供奉他的人的嚴肅和作爲京東在人與神之間與佛之間的那種生命之間的交往。在十字路口,在橋頭,在任何一個人們可以相互交叉的地方,都可以看到這些,香火不斷。你說誰上的香?不知道,對不對?你說誰做的這個佛堪一定有它的來處。在日本京都,那人們居住那麼緊張,那太緊張了,它的所有的車都是日本最小規模的那種車,那能有個停車場,就是能有一個停車的地方,搞不好那個停車的地方比他那個租金貴多了。那麼貴重那麼缺少地皮的地方,人們卻留下這樣的位置給佛,而且遍地都是。多到什麼程度呢?如果其他的朋友沒有意識的話,便利店它比北美的加油站多多了,我們只能這麼對比了。

所以這是神韻藝術團在那演出時的一個人的感受,她說一個真正的中國即將誕生。在她的採訪中很短了,我們因爲時間的關係,在她的採訪中她對演出說精彩迷人,令人感觸,而且非常震撼。對她最震撼的就是男生的這個唱歌,極具穿透力,非常震撼,歌詞啓發人心,歌詞中提到的無神論、進化論這是共產黨宣傳的思想本質。直接就給點出來了。她說太了不起了,而最後一個節目當今中共國依然發生着不爲人知的迫害,卻不讓這麼美好的演出在中國能夠演出實在是遺憾,能夠在新年之際看到神韻演出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對於她個人來講,運氣太好了,因爲一個真正的中國要誕生了。

運氣太好了,在新年之際,因爲一個真正的中國誕生了,原因是在歌詞中她看到了神韻演出直指中共的本質:無神論、進化論。我們現在是3月底了,對不對?大家經歷過這樣的一份磨難,你再看看這個人的表態。這個人在看神韻演出時的這種感悟,你再看看日本的好運。她的好運是日本的好運,而日本的好運真實的表現出來。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