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汉封城后,年轻的打工仔们无法打工又回不了家,只好流浪街头(视频截图)
武汉封城后,年轻的打工仔们无法打工又回不了家,只好流浪街头(视频截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全球抗疫 中国“抄作业”之说为何喧嚣后消失?

【希望之声2020年3月30日】(本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随着“中共肺炎”疫情在全世界快速蔓延、中共宣称疫情在中国得到控制,大陆网络上一度大量出现了嘲笑欧美不会“抄作业”的声音,意指欧美国家不懂得效仿中共控制疫情的手段。然而中共官方鼓励的这种言论,也引发了民众对于疫情出现之初,中共隐瞒消息以致为祸全球的讨论。等到西方国家纷纷出台针对本国民众和企业的纾困计划后,中国网民呼吁中共当局向西方“抄作业”时,大陆网络上“抄作业”的言论却突然间偃旗息鼓、消失殆尽了。

美国之音报道说,2月下旬左右,嘲笑西方国家在控制疫情方面不会照搬中国的做法,即“抄作业”的帖子在大陆网络上大量出现。与此同时,中共官媒也在大肆宣传其领导人如何“英明伟大”,这种“抄作业”的言论恰好与官方宣传的论调相契合,于是得以在官方严密控制的大陆互联网上大行其道。

但是,相关言论也不可避免的引发了民众对于官方不希望人们关注的话题的讨论,例如中共隐瞒疫情,打压泄露疫情信息的医生,以及各地暴力封城所引发的人道危机等等。

知乎网站上署名陈敏的网友质问说:“疫情前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越来越严重?难道心里没数吗?”“把十几年前犯的错再犯一次,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这难道不更应该引起我们反思?”

还有大陆网友披露,他的三个武汉朋友都在封城期间去世,但都不是死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而是死于封城期间他们原有的疾病得不到应得的治疗。

此外,美国之音引述中国律师祝圣武和中国法律学者腾彪指出,武汉和湖北的封城,以及中国其他地方的封城都没有经过正当和正常的法律程序,是无法无天的操作。

报道说,所谓的外国不会“抄作业”的说法富有中国特色,其鼓吹者缺乏起码的国际知识、法治观念和人道精神。

许多大陆网民也对鼓吹“抄作业”的说法十分反感,一个署名为“地下室的汉娜”的博主说,“在暴涨的优越感之下,任何事件中都能挖掘出自豪和骄傲。被优越感冲昏的头脑,自然可以一边批评其他国家的停航政策和‘过度防疫’,一边吼着其他国家来抄大规模隔离的作业,而无法察觉到这里显而易见的矛盾。”

报道也指出了一个怪现象,在西方国家纷纷推出大手笔的经济措施给企业和个人纾困(如英国政府保障因疫情失业的人80%的工资,美国每个家庭将得到数千美元的现金资助)之后,“抄作业”的说法在中共控制的中国互联网上突然销声匿迹。

报道说,尽管有无数网民强烈呼吁中共当局效仿西方国家,抄西方政府的作业,救助本国民众,而不是只顾向其他国家“大撒币”,但当局对此却充耳不闻,官媒对此也不做任何报道。

报道引用网友的调侃说:“我问钟点工:为啥抄作业的声音不见了?钟点工说:(人家西方国家的政府)都开始给老百姓发钱了,(你让中共政府)咋抄?”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