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青少年對抗中共病毒。(圖片:Pixabay)
青少年對抗中共病毒。(圖片:Pixabay)

【居家防疫】疫情期間 如何幫助青少年安穩度過居家隔離期?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0日】(編輯:李雪蓮)中共病毒蔓延之際,各國政府要求人民居家隔離,以度過病毒傳染的高峯期。當你有父母需要照料及工作需要投入時,管理及照顧停課的青少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青少年還處於活波好動時期,而且渴望獨立,當他們被命令安置在適當的地方時,他們會感到被嬰兒化,居家隔離尤其令他們沮喪。我們怎樣做才能鼓勵青少年遵守社會隔離措施?通過將他們像有能力的年輕人而不是小孩一樣對待,我們就可以幫助他(她)們安穩地度過居家隔離期。

期望青少年做出貢獻

青少年可以幫助準備飯菜和家庭清潔。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保持家庭空間中所有物品的清潔,並通過吸塵和擦拭櫃檯來幫助實際清潔。疫情期間,青少年會接受大量疫情相關信息,家長應該以正確的方式與他們直接交流疫情,有助於青少年緩解焦慮,避免恐慌。鼓勵他們即使在狹窄的空間裏,要保持對兄弟姐妹友好。計劃與家人一起進行有趣的活動也是一項重要的貢獻。

青少年(圖片:Pixabay)
青少年(圖片:Pixabay)

青少年自行管理

青少年可以處理自己的功課和其他職責而不是亂成一團。我們作爲父母的可以幫助及與他們互動,使孩子們履行職責。這意味着我們爲他們提供了在我們家庭同意的範圍內自由開展活動的空間,要給孩子更多主動選擇的機會。通過社交媒體幫助孩子和同伴建立聯繫,通過網絡讓孩子們定期在線上聚會,讓孩子在居家的日子裏依然能享受與同伴交流的樂趣。

請他們幫助我們的工作

“我的孩子不斷在Zoom上打擾我,要求我提供愚蠢的東西,”一個朋友發短信給我,瀕臨沮喪。我們需要青少年弄清他們不斷的打擾是如何影響我們的。嘗試使用感覺詞而不是批評。例如,解釋而不是指責:“當我進行視頻通話時,我會感到尷尬和壓力,而你一直在問我問題”,而“持續打擾我是不自知和自私的。”

使用非控制性,非指令性語言

做到這一點的一種好方法是問他們問題而不是告訴他們怎麼做。例如:“今天有什麼我可以幫你做些運動的嗎?”一種很好的問題是:“你的計劃是什麼?”如:“你完成家庭作業的計劃是什麼?”這清楚地表明他們仍在控制自己的行爲,並有助於他們與自己的動機和意圖聯繫起來。青少年通常只需要制定一個計劃,有時候,如果不要求他們闡明一個計劃,他們就不會這樣做。尤其是那些習慣了不斷嘮叨的青少年,因爲他們知道父母最終會感到沮喪併爲他們做計劃。

青少年(圖片:Pixabay)
青少年(圖片:Pixabay)

承認所有這些都是困難

現在,許多放學回家的學生正在承受巨大的損失。他們對悲傷,焦慮,壓力和孤獨感難以應付。但是,成年人的重大經驗之一是可以做困難的事情。

我們還可以通過強調他們的社會價值(他們的生活如何具有目的、意義和對他人的影響)來深入他們對社會的高度重視。儘管這一全球大流行病的影響對我們成年人來說可能是顯而易見的,但對我們的許多孩子而言卻並不多。這是我們對拒絕隔離的青少年說的話:

我們知道你想見朋友。我們知道你無聊和孤獨。

我們希望你能清楚地看到自己並不是被動的。你的行動直接影響着這場危機的進程。

我們在想:你在這場危機中最真正關心的是什麼?

你可以爲誰提供幫助,你擔心誰會傷害你?你現在如何使用自己的技能來幫助世界?

如果你的孫子孫女會問你在大流行病期間你扮演的角色。你會告訴他們什麼?

如果他們只是聽不懂,請嘗試幽默,這對青少年可能非常有效。不滿意嗎?嘗試讓他們證明他們對顯示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率指數潛力的圖表的理解。向他們展示來自意大利和美國醫院的錄像帶,懇求人們留在家中。

青少年(圖片:Pixabay)
青少年(圖片:Pixabay)

幫助他們看到這不是他們對生活的想要或期望的。這是生活對他們現在的期望。我們希望他們能夠抓住機會,成爲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問題。

現在最好的結果是,在醫院不堪重負之前,我們已經控制了病毒。 我們正在直接和通過自己的榜樣教給孩子們如何承擔責任——不僅是爲了我們自己和我們的直系親屬,而且是爲了我們本地和全球社區。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