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瑞士足聯主席感染中共病毒。(美聯社圖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玉清心:瑞士籤一帶一路 疫情嚴重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0日】人口只有八百萬的瑞士,今天在全球確診Top10中排名第九。新公佈的14,829例確診人數佔全國人口的2.1%,這一人口比例高於歐洲疫情最嚴重的意大利(1.6%)和西班牙(1.6%)。

三天前感染病例破萬時,瑞士開始慌了。政府敦促人們都待在家裏,禁止五人以上的羣聚,並實行更嚴格的邊境管控等等。

由於感染病人躥升,軍人被徵調幫助第一線醫護人員。這是自二戰以來,瑞士軍隊從來沒有過的事。

疫情蔓延半個多月,各行業叫苦連天,抱怨經濟遭受沉重打擊。瑞士政府和中央銀行開始向放緩的經濟注入資金,以防止經濟崩潰。

富庶小國瑞士,在多年的民調中,都被推崇爲是地球上最適宜人類生活的國度。在那些青山綠水中,雲集着世界級的商賈富豪、名流權貴。

瑞士人的好日子正在被中共病毒蹂躪摧毀着,禍根從何而來?

2019年3月,G7工業集團成員之一的意大利不顧盟友反對,與中共結盟成爲歐洲首個簽署中共“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瑞士是繼意大利之後,在歐洲第二個和中國意向簽署一帶一路的國家。

意大利的地中海港口是“一帶一路”沿路上的樞紐,據此可以更方便的把中國貨物快速抵達購買力強盛的西歐腹地。而不在一帶一路沿線上的內陸國家瑞士,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能怎麼支持、參與?

中共覬覦瑞士獨特的國際地位由來已久。瑞士有國際上最富聲譽的金融服務業;瑞士有國際組織總部聚集的日內瓦國際大都市。這些對“一帶一路”倡議有着極爲重要的價值。

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中提議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後,瑞士和英國一樣,是最早成爲意向創始國的西方國家。

2014年,瑞士中國自由貿易協定生效,瑞士成爲“第一個與中國簽署意義重大的自貿協定的歐洲大陸國家和世界經濟20強之一”。

2017年,習近平會見到中國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的瑞士聯邦主席洛伊特哈德。

2019年4月,北京舉行第二屆“一帶一路”峯會期間,瑞士總統兼財政部長烏力・毛勒(Ueli Maurer)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意向書。

根據瑞士財政部公開的信息,這一備忘錄旨在讓中國和瑞士在一帶一路上的第三國,加強貿易、投資和項目融資。

意大利擁抱“一帶一路”,爲主要西方經濟體國家也參與“一帶一路”在發揮一定的政治影響力。

瑞士對“一帶一路”的支持,起了更非比尋常的作用。它的積極參與在向外界釋放“歐洲國家對這一倡議適應得不錯”的信息,幫助中共忽悠那些吃不準的國家“也有充分的理由這麼做”。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但病毒是針對中共來的,這一趨勢越來越清晰。“誰和中共親近誰倒楣”,意大利慘遭疫情肆虐,瑞士緊步後塵。兩國的疫情正在印證這一紅色魔咒。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