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佛罗里达的一个工人带着口罩工作,前面是一个标志警示人们保持六英尺的距离。(美联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何清涟:中共病毒在西方国家蔓延的主要原因:拒绝社会疏离

【希望之声2020年3月31日】西方国家,人作为个体都有自由意志,在非常时刻采取理性的集体行动非常困难,比如此刻的欧美社会,让社会成员尤其是年轻一代主动遵守社会疏离(Social Distancing)非常困难,这一点成了西方各国防疫的短板。如果要说西方的防疫与中国的德拉古模式相比,最大的弱点在哪里,我认为就是这一点。写这篇文章,算是我对1月以来全球疫情蔓延的一点总结,其中所述,在推特上、脸书上(尤其是前者)都有文字可查,并非事后诸葛亮。

人类防疫铁则:隔离与疫区封锁

从1月中旬武汉肺炎发生疫情以来,关于防疫,我在推特上主要谈了4点:

1、瘟疫时期,个人自保的最好方式就是Social Distancing(社会疏离),不分政治体制,这都是必须要做的。阻绝传染病的最好方式就是断了传染源,让自己不成为传染的介质与受体。

2、封锁疫区,迟封不如早封。发生传染病立即封锁疫区,所有的国家在处理疫情时都做,尤其是农村与边远地区,可以不动声色。中国本次特点在于封锁的是武汉这个超级大城市。我当时就赞成在中央政府保证基本物资供应的情况下实施武汉封城,但我也指出,只有中国政府这种“铜头铁肩”的极权政府才能硬扛,民主国家做不到。我也指出,在武汉封城前,从天河机场已经有6万人飞往全世界40多个国家,这些人当中的病毒携带者必将成为全球各国的疫源,这为后来的事实所证明。

赞成封城,几乎是冒着推特上的血风腥雨,一批政治反对者跑来说我赞成封城是赞成中共剥夺人权。我当时回复了不少推文,详谈疫情时期的公共伦理,比如:染疫者有接受隔离不传染他人的责任,健康者有不被传染的权利。相关道理,后来集中写在《从武汉肺炎看瘟疫期的公共伦理》(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1月30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eqinglian/hql-01302020155809.html)

3、民主国家无法象中国那样强制人们“自我隔离”,只能靠公民自觉。视行动自由为自由根本的西方国家,在初期实行起来会非常艰难。也因此,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国,以及美国的纽约与加州等地一旦发生疫情,将是巨大灾难。也因此,我劝所有朋友、熟人不要再去纽约开会、访友。

4、疫情无法击垮中共政权 ,因政府垄断一切资源,反而会使中国民众加深对政府的依赖。

我建议大家Social Distancing,并非只要求别人。我从1月15日就开始实行社会疏离,取消一切春节期间聚会,也不再会见从大陆、香港、日本来的朋友。从社会角度而言,保持个人健康,不增加社会负担是公民责任;从个人角度来说,这是对生命的尊重,也是对家人的爱护。

拒绝疏离成了防疫短板

人是社会动物,城市是人群聚集之地,尤其是年轻世代喜爱聚会。武汉肺炎流行之后,对这场疫情有两条线的叙说,一条是中国官方经过严格筛选的叙说,人们只见到极为缓慢增长的死亡数字,与不断传出的康复病例数据,还有政府如何努力防控,中国人民如何称颂中共政府的伟大。另一条则是在推特、微博上的信息,那上面都是妻离子散、阖家团灭、以及因触犯隔离规定而被虐待的信息,但传播有限,西方媒体大多也不采用。也因此,西方各国青年们对此毫不在意——这是媒体的失职。

反观西方各国的疫情,很多就是在不在意之间早已经蔓延开来。中国广为流传的那中国青年挂着“我是人类,我不是病毒”求过往行人拥抱的视频,就发生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意大利最先封锁了疫区伦巴底,尽管当地青年可以在疫区内自由活动,但还是游行抗议封锁。记者采访青年人时,他们满面笑容地回答:“听说这病的死亡率只有2%,死的主要是老年人,我们不怕。”还发动拥抱亲吻运动以彰显自己的“勇敢”。

尽管武汉有百步亭万家宴群体感染之例在前,事过一个月,2月26日法国南部尼斯狂欢节照旧举行。法新社尼斯站报道称,根据大多数现场参加人员的说法,他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态度持无所谓, “我们只活一次,及时狂欢最重要”。尼斯市政府认为这是一个用6百万欧元预算,就可以生出3千万欧元的年度盛事,不愿取消。法国人天性浪漫不喜欢受约束,3月1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巴黎封城之后,成千上万的人立刻逃出巴黎,不管自己是否感染了病毒,这些病毒是否有可能危及居住乡下的亲友恋人。

大学左派文化造就“婴儿化”的学生

让年轻一代自觉实行社会疏离几乎是西方国家难以完成的任务,中国那种强制隔离也被西方视为不可接受的人权灾难。3月25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一篇文章《新冠疫情引发“代际战争”》,指出一个严峻的事实:正与疫情抗争的西方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说,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无忧无虑的年轻人年轻人无法接受这种改变生活方式的社交限制。3月上旬,正当各国政府开始限制社交聚会时,从纽约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馆里仍挤满了饮酒作乐的人群。法国和比利时出现了违规的“封城聚会”;美国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大肆 有学生举办“世界末日宿舍趴”。有些年轻人在推特上把武肺病毒戏称为“婴儿潮一代终结者”(Boomer Remover)。科学家们指出,检测结果表明儿童和年轻人感染和传播病毒的几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学家越来越担心:即使全社会都在采取隔离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会拖后腿,可能会使减缓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并将易感染人群置于高风险之下。

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全力推动下,全球化迄今已有20多年,其绿色版就是让发展中国家共享全球增长,其最大成果就是造就了中国经济奇迹。其灰色版就是西方各国的贫富差距加大、穷人增多,社会矛盾激化。中国武汉肺炎3个月内让全球近200个国家中招,算是中国成为世界要角之后出现的全球化黑色版,说不定有可能成为全球化的终结者。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