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佛羅里達的一個工人帶着口罩工作,前面是一個標誌警示人們保持六英尺的距離。(美聯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何清漣:中共病毒在西方國家蔓延的主要原因:拒絕社會疏離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1日】西方國家,人作爲個體都有自由意志,在非常時刻採取理性的集體行動非常困難,比如此刻的歐美社會,讓社會成員尤其是年輕一代主動遵守社會疏離(Social Distancing)非常困難,這一點成了西方各國防疫的短板。如果要說西方的防疫與中國的德拉古模式相比,最大的弱點在哪裏,我認爲就是這一點。寫這篇文章,算是我對1月以來全球疫情蔓延的一點總結,其中所述,在推特上、臉書上(尤其是前者)都有文字可查,並非事後諸葛亮。

人類防疫鐵則:隔離與疫區封鎖

從1月中旬武漢肺炎發生疫情以來,關於防疫,我在推特上主要談了4點:

1、瘟疫時期,個人自保的最好方式就是Social Distancing(社會疏離),不分政治體制,這都是必須要做的。阻絕傳染病的最好方式就是斷了傳染源,讓自己不成爲傳染的介質與受體。

2、封鎖疫區,遲封不如早封。發生傳染病立即封鎖疫區,所有的國家在處理疫情時都做,尤其是農村與邊遠地區,可以不動聲色。中國本次特點在於封鎖的是武漢這個超級大城市。我當時就贊成在中央政府保證基本物資供應的情況下實施武漢封城,但我也指出,只有中國政府這種“銅頭鐵肩”的極權政府才能硬扛,民主國家做不到。我也指出,在武漢封城前,從天河機場已經有6萬人飛往全世界40多個國家,這些人當中的病毒攜帶者必將成爲全球各國的疫源,這爲後來的事實所證明。

贊成封城,幾乎是冒着推特上的血風腥雨,一批政治反對者跑來說我贊成封城是贊成中共剝奪人權。我當時回覆了不少推文,詳談疫情時期的公共倫理,比如:染疫者有接受隔離不傳染他人的責任,健康者有不被傳染的權利。相關道理,後來集中寫在《從武漢肺炎看瘟疫期的公共倫理》(自由亞洲電臺,2020年1月30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eqinglian/hql-01302020155809.html)

3、民主國家無法象中國那樣強制人們“自我隔離”,只能靠公民自覺。視行動自由爲自由根本的西方國家,在初期實行起來會非常艱難。也因此,意大利、法國、西班牙等國,以及美國的紐約與加州等地一旦發生疫情,將是巨大災難。也因此,我勸所有朋友、熟人不要再去紐約開會、訪友。

4、疫情無法擊垮中共政權 ,因政府壟斷一切資源,反而會使中國民衆加深對政府的依賴。

我建議大家Social Distancing,並非只要求別人。我從1月15日就開始實行社會疏離,取消一切春節期間聚會,也不再會見從大陸、香港、日本來的朋友。從社會角度而言,保持個人健康,不增加社會負擔是公民責任;從個人角度來說,這是對生命的尊重,也是對家人的愛護。

拒絕疏離成了防疫短板

人是社會動物,城市是人羣聚集之地,尤其是年輕世代喜愛聚會。武漢肺炎流行之後,對這場疫情有兩條線的敘說,一條是中國官方經過嚴格篩選的敘說,人們只見到極爲緩慢增長的死亡數字,與不斷傳出的康復病例數據,還有政府如何努力防控,中國人民如何稱頌中共政府的偉大。另一條則是在推特、微博上的信息,那上面都是妻離子散、闔家團滅、以及因觸犯隔離規定而被虐待的信息,但傳播有限,西方媒體大多也不採用。也因此,西方各國青年們對此毫不在意——這是媒體的失職。

反觀西方各國的疫情,很多就是在不在意之間早已經蔓延開來。中國廣爲流傳的那中國青年掛着“我是人類,我不是病毒”求過往行人擁抱的視頻,就發生在意大利佛羅倫薩。意大利最先封鎖了疫區倫巴底,儘管當地青年可以在疫區內自由活動,但還是遊行抗議封鎖。記者採訪青年人時,他們滿面笑容地回答:“聽說這病的死亡率只有2%,死的主要是老年人,我們不怕。”還發動擁抱親吻運動以彰顯自己的“勇敢”。

儘管武漢有百步亭萬家宴羣體感染之例在前,事過一個月,2月26日法國南部尼斯狂歡節照舊舉行。法新社尼斯站報道稱,根據大多數現場參加人員的說法,他們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態度持無所謂, “我們只活一次,及時狂歡最重要”。尼斯市政府認爲這是一個用6百萬歐元預算,就可以生出3千萬歐元的年度盛事,不願取消。法國人天性浪漫不喜歡受約束,3月17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宣佈巴黎封城之後,成千上萬的人立刻逃出巴黎,不管自己是否感染了病毒,這些病毒是否有可能危及居住鄉下的親友戀人。

大學左派文化造就“嬰兒化”的學生

讓年輕一代自覺實行社會疏離幾乎是西方國家難以完成的任務,中國那種強制隔離也被西方視爲不可接受的人權災難。3月25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一篇文章《新冠疫情引發“代際戰爭”》,指出一個嚴峻的事實:正與疫情抗爭的西方科學家和政府官員說,他們遇到了一個難題:無憂無慮的年輕人年輕人無法接受這種改變生活方式的社交限制。3月上旬,正當各國政府開始限制社交聚會時,從紐約到柏林,各地酒吧和餐館裏仍擠滿了飲酒作樂的人羣。法國和比利時出現了違規的“封城聚會”;美國的大學校園裏,學生們大肆 有學生舉辦“世界末日宿舍趴”。有些年輕人在推特上把武肺病毒戲稱爲“嬰兒潮一代終結者”(Boomer Remover)。科學家們指出,檢測結果表明兒童和年輕人感染和傳播病毒的機率不比老年人低。流行病學家越來越擔心:即使全社會都在採取隔離措施,但千禧一代有可能會拖後腿,可能會使減緩病毒蔓延速度的所有努力化爲烏有,並將易感染人羣置於高風險之下。

在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的全力推動下,全球化迄今已有20多年,其綠色版就是讓發展中國家共享全球增長,其最大成果就是造就了中國經濟奇蹟。其灰色版就是西方各國的貧富差距加大、窮人增多,社會矛盾激化。中國武漢肺炎3個月內讓全球近200個國家中招,算是中國成爲世界要角之後出現的全球化黑色版,說不定有可能成爲全球化的終結者。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