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为今年2月份时的武汉方舱“医院”。(AP photo)
美国传统基金会负责对外和国防政策研究的副总裁卡拉法诺(James Jay Carafano)3月31日表示,专制政权只是强制实施骇人听闻的公共卫生政策,其实摆脱瘟疫危机并不需要独裁统治。图为今年2月份时的武汉方舱“医院”。(AP photo)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著名智库高管:摆脱瘟疫危机并不需要独裁统治

【希望之声2020年3月31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美国传统基金会负责对外和国防政策研究的副总裁卡拉法诺(James Jay Carafano)周二(3月31日)在福克斯新闻网站撰文,驳斥专制政权能更好地处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危机的说法。他说,专制政权只是强制实施骇人听闻的公共卫生政策;而在韩国这样的民主国家看到,摆脱危机并不需要独裁统治。 

卡拉法诺在文章中说,目前许多第一波遭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海啸般袭击的国家疫情似乎正在减缓。现在值得深思的是,一旦这场瘟疫结束后世界将会怎样?这场瘟疫会导致一些国家政权被颠覆吗? 

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文明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Civilizations)一书中警告,不要以单一的线性关系来解释政权的兴衰。例如,法国是一个富裕而强大的国家,但国王路易十六仍然被砍了头。另一方面,近代早期的英国经历了瘟疫、内战、革命和一系列对外战争,以及一个小冰川期,却仍然成就了历史上最强大的帝国之一。 

因此,我们只能猜测各种制度将如何抵御中共病毒风暴。在进行评估时,我们不仅必须考虑它们对病毒的反应,还必须考虑经济决策、政治动荡、自然灾害(飓风季节即将来临),以及可能对其稳定性产生严重影响的外部因素。 

在瘟疫期间,即使不满的人想要抗议、走极端或政治变革,但在各地施行的社交距离的规定给他们带来了独特的挑战。例如,更难组织大规模抗议活动;政府可能会制定更严格的旅行限制、安全措施和监督政策。 

在规定社交距离期间,互联网起了很大作用,但也可能是一个问题。例如,专家们担心伊斯兰极端主义者等会更猖獗,因为那些最容易受仇恨宣传的人有更多时间在家接受他们的煽动。可以说,最脆弱的政权可能是网络化程度最高的。 

对民众政治态度最敏感的议会民主制度可能是最脆弱的政府。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一点。韩国等遭受瘟疫重创的地方,政府的支持率似乎更高。而英国和德国这样的国家几乎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因为其政治反对派缺乏民众的信任。 

有人认为,专制政权能更好地处理中共病毒危机,但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持这一点。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看到专制政权只是以蛮横的暴力实施骇人听闻的公共卫生政策。而在诸如韩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我们看到摆脱危机并不需要独裁统治。 

独裁政权散布中共病毒的谎言、低效率和造成的苦难会使它们垮台吗?在中国、俄罗斯、北朝鲜伊朗等地似乎不太可能。这些世界一流的残暴政权在这次瘟疫中已经度过了相当艰难的时期。 

但是可以预期的是,短期内这些全球恶棍可能会面临更多风险,因为他们必须将国内稳定置于对外冒险之上。例如,伊朗不得不将其政府资金的20%用于应对大瘟疫,这就减少了其向邻国出口苦难的资金。 

最有可能出现动荡的是那些已经混乱不堪的地方。委内瑞拉和叙利亚是典型的例子。这些政府甚至无法保持照明,更不用说对瘟疫采取公共卫生措施了。另一方面,动荡的政权可能会依靠强大的外部援助,例如俄罗斯和古巴向委内瑞拉提供援助,这大大增加了民众推翻委内瑞拉压迫者的难度。 

许多人认为,中共病毒将永远改变世界。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仍然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一旦中共病毒瘟疫结束、经济回归正常、社交隔离规定终结,我们很可能会看到的是,世界会有变化,但更多的是依然如故。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