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今年2月份時的武漢方艙“醫院”。(AP photo)
美國傳統基金會負責對外和國防政策研究的副總裁卡拉法諾(James Jay Carafano)3月31日表示,專制政權只是強制實施駭人聽聞的公共衛生政策,其實擺脫瘟疫危機並不需要獨裁統治。圖爲今年2月份時的武漢方艙“醫院”。(AP photo)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著名智庫高管:擺脫瘟疫危機並不需要獨裁統治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1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美國傳統基金會負責對外和國防政策研究的副總裁卡拉法諾(James Jay Carafano)週二(3月31日)在福克斯新聞網站撰文,駁斥專制政權能更好地處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危機的說法。他說,專制政權只是強制實施駭人聽聞的公共衛生政策;而在韓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看到,擺脫危機並不需要獨裁統治。 

卡拉法諾在文章中說,目前許多第一波遭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海嘯般襲擊的國家疫情似乎正在減緩。現在值得深思的是,一旦這場瘟疫結束後世界將會怎樣?這場瘟疫會導致一些國家政權被顛覆嗎? 

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文明的興衰》(The Rise and Fall of Civilizations)一書中警告,不要以單一的線性關係來解釋政權的興衰。例如,法國是一個富裕而強大的國家,但國王路易十六仍然被砍了頭。另一方面,近代早期的英國經歷了瘟疫、內戰、革命和一系列對外戰爭,以及一個小冰川期,卻仍然成就了歷史上最強大的帝國之一。 

因此,我們只能猜測各種制度將如何抵禦中共病毒風暴。在進行評估時,我們不僅必須考慮它們對病毒的反應,還必須考慮經濟決策、政治動盪、自然災害(颶風季節即將來臨),以及可能對其穩定性產生嚴重影響的外部因素。 

在瘟疫期間,即使不滿的人想要抗議、走極端或政治變革,但在各地施行的社交距離的規定給他們帶來了獨特的挑戰。例如,更難組織大規模抗議活動;政府可能會制定更嚴格的旅行限制、安全措施和監督政策。 

在規定社交距離期間,互聯網起了很大作用,但也可能是一個問題。例如,專家們擔心伊斯蘭極端主義者等會更猖獗,因爲那些最容易受仇恨宣傳的人有更多時間在家接受他們的煽動。可以說,最脆弱的政權可能是網絡化程度最高的。 

對民衆政治態度最敏感的議會民主制度可能是最脆弱的政府。但是到目前爲止還沒有證據表明這一點。韓國等遭受瘟疫重創的地方,政府的支持率似乎更高。而英國和德國這樣的國家幾乎沒有什麼可擔心的,因爲其政治反對派缺乏民衆的信任。 

有人認爲,專制政權能更好地處理中共病毒危機,但沒有可靠的證據支持這一點。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看到專制政權只是以蠻橫的暴力實施駭人聽聞的公共衛生政策。而在諸如韓國這樣的民主國家,我們看到擺脫危機並不需要獨裁統治。 

獨裁政權散佈中共病毒的謊言、低效率和造成的苦難會使它們垮臺嗎?在中國、俄羅斯、北朝鮮伊朗等地似乎不太可能。這些世界一流的殘暴政權在這次瘟疫中已經度過了相當艱難的時期。 

但是可以預期的是,短期內這些全球惡棍可能會面臨更多風險,因爲他們必須將國內穩定置於對外冒險之上。例如,伊朗不得不將其政府資金的20%用於應對大瘟疫,這就減少了其向鄰國出口苦難的資金。 

最有可能出現動盪的是那些已經混亂不堪的地方。委內瑞拉和敘利亞是典型的例子。這些政府甚至無法保持照明,更不用說對瘟疫採取公共衛生措施了。另一方面,動盪的政權可能會依靠強大的外部援助,例如俄羅斯和古巴向委內瑞拉提供援助,這大大增加了民衆推翻委內瑞拉壓迫者的難度。 

許多人認爲,中共病毒將永遠改變世界。但是到目前爲止,這仍然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一旦中共病毒瘟疫結束、經濟迴歸正常、社交隔離規定終結,我們很可能會看到的是,世界會有變化,但更多的是依然如故。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