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831恐襲事件」
3月31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中「8.31恐襲事件」滿7個月,有網民發起悼念活動。(攝影:證銘)

「8.31事件」7個月多人被拘捕 民權觀察:警濫用禁聚令

【希望之聲2020年3月31日】(本台記者鄭銘綜合報導)3月31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中「8.31恐襲事件」滿7個月,有網民發起悼念活動。防暴警察在現場進行大規模搜身並拘捕多人,香港人權組織「民權觀察」批評港警濫用「禁聚令」,剝奪市民行使和平集會自由及表達自由的權利。

礙於「中共病毒」疫情嚴峻,有網民3月31日晚在太子站發起831悼念活動,以流水式的獻花方式進行。

香港反送中
3月31日(星期二)網民發起悼念活動。防暴警察在現場進行大規模搜身並拘捕多人,香港人權組織「民權觀察」批評港警濫用「禁聚令」,剝奪市民行使和平集會自由及表達自由的權利。(攝影:鄭銘)

防暴警察則在太子站一帶佈防,並分別在荔枝角道和大南街一帶,截查最少20名市民,並安排大型旅遊巴將被截查的人士帶走。警方並最少4次在太子站附近一帶舉起藍旗,要求聚集的市民離開。

晚上9時後,警察分別在大南街、塘尾道和荔枝角道多處驅散,並拘捕至少十多名男女,他們雙手被反綁坐在路邊,有人眼角受傷流血,由警員押上警車。警方並繼續在太子道西及砵蘭街一帶截停多名市民搜查。到近10時再在大南街制服一名黑衣男子,他的鼻子受傷,有救護車到場將他送院。

HK
晚上9時後,警察分別在大南街、塘尾道和荔枝角道多處驅散,並拘捕至少十多名男女,他們雙手被反綁坐在路邊,有人眼角受傷流血,由警員押上警車。(攝影:鄭銘)

民主黨社區主任陳堡明晚上8時許在太子「元朗冰室」外觀望悼念情況,突然3名警員上前,對他和身旁的4人進行搜身,他對此表示不滿。警方要求他們「五人一排」靠牆,又拿出攝錄機拍攝他們的「大頭」,指控他們多於4個人,違反「禁聚令」,之後將會票控他們,並抄下他們的身分證、電話和地址等資料。

HK
防暴警察則在太子站一帶佈防,並分別在荔枝角道和大南街一帶,截查最少20名市民,並安排大型旅遊巴將被截查的人士帶走。(攝影:鄭銘)

他批評警方相互不認識的人搜身做法離譜,不應將爲防疫訂立的「4人禁聚令」變成警方打壓市民的利器:「但你將一個因爲疫情產生的條例,做成政治檢控時,絕對不合理,亦不可原諒。當身邊所有人不認識時,何來聚集呢?」

油尖旺區大南區議員李國權也遭警截查,他覆述警方的言論:「有警員向我講,他有理由相信你(我)們犯下599G其中一條規例,即預防及控制條例,多於4人集會;記下我們的名字、地址電話,有機會日後作出檢控。」李國權強調自己是一個人過來,身邊並無任何同行者。

「民權觀察」關注香港警察濫用公共衛生條例打壓和平集會,指香港政府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訂立新規例,包括禁止4人以上在公衆地方聚集。在推出新規例後的首個反修例示威中,香港警察利用有關規例驅散集會及示威者。

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及沈偉男指出,港人有權於公衆地方就太子站「8.31事件」進行和平的悼念或紀念活動。即使警方對「8.31事件」有不同的認知和判斷,亦無權剝奪市民行使和平集會自由及表達自由的權利。 

HK
礙於「中共病毒」疫情嚴峻,有網民3月31日晚在太子站發起8.31悼念活動,以流水式的獻花方式進行。(攝影:鄭銘)

他們表示,當日下午5時起,警方多次在沒有衝突的情況下,清理擺放在太子站B1出口的白花,更用雪糕筒及膠帶圍封該出口,阻止市民獻花。晚上10時,警方一度警告現場市民「有五個人或以上聚集立即拘捕」。晚上11時,警方引用此條例截查急救員,並進行搜身。

民權觀察批評警方濫用公共衛生條例作打壓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只會增加公衆對政府的憤怒和不信任。

責任編輯:雲天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